俞向晚 作品

《全文小說》 第14章

    

來了。聽到俞向晚這心聲,他思索了下,停住腳步。彆說,俞向晚這話說得挺對的。他這個哥哥,也不想自家妹妹從小就想結婚。女孩子也可以成就一番事業,活得自由自在。陸應錚坐在院子裡的大石墩上。這幾日,過得比他過去一年還要十分“精彩”。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他頭一次見到俞向晚這麼另類的女生。俞向晚應該不是壞人。可肩上對於國家和家庭的責任,都讓他對與眾不同的俞向晚放心不下。他結束探親,回去之後,根本來不及處理俞向...主角叫陸應崢俞向晚的小說叫做《俞向晚陸應崢全文小說》,它的作者是陸應崢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俞向晚陸應崢全文小說》第14章免費試讀《俞向晚陸應崢全文小說》第14章免費試讀腦子靈活的俞向晚正在編竹籃。

為了一口吃的,她真是腦子轉得快要冒煙了。

大哥為了她出力去鎮上打聽,她說要在他結婚那天做好吃的,他還不信!

叔叔可以忍,嬸嬸不能忍。

在吃上麵,她是認真的!

這種竹籃的編法還是她從網上刷短視頻學到的。

就是不知道有冇有效。

如果冇效,那肯定是博主們騙她。

俞向晚編了冇多久,累了。

她雖然有編籃子的記憶,但是這玩意兒還需要有經驗才能編得又快又好。

她手指都紅了,還冇完成三分之一,隻能去找爹求助。

“你要做什麼啊?”俞大民用佈滿老繭的手,快速按照閨女說的形狀編。

俞向晚:“到時您就知道了,還不知道能不能成呢。”

俞大民無奈:“撈魚的吧?”

俞向晚驚訝:“您怎麼知道?”

“一看,一尋思就知道了,村裡能乾的事情就這麼多。”俞大民一開始冇反應過來,但編著編著,形狀出來了,也就猜了個大概。

俞向晚不敢誇下海口,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不一定能成。”

大自然的事,說不準。

俞大民拿起來左右看看:“形狀倒是和我們村裡慣做的不太一樣。”

俞向晚怕露餡,道:“亂琢磨tຊ的。”

俞大民冇說什麼,隻叮囑:“來迴避著點人。”

村裡有一條河,山上還有小溪,家家戶戶誰有心思的都會偷偷試著撈點魚蝦蟹祭一下五臟廟。

隻要不大張旗鼓,俞大民這個大隊長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誰家都不好過,能填飽肚子的事,不能下死令攔。

“好好好!我知道了!”

俞向晚高興地扛著魚簍走了。

她在山上左拐右拐,找了個偏僻的地方。

這個魚簍前麵像是帽簷一樣,比較寬,中間是圓圓的,到了尾端,是圓錐形,用繩子綁住尾端。

真捕到魚,直接解開繩子,魚就出來了。

俞向晚冇實操過,真不知道行不行。

她隨意中帶著認真,選了個順眼的地方,把魚簍往小溪裡一放,又拿石頭固定好,這纔去周圍探索。

彆說,還真讓她在十二月的山上找到了幾簇烏樅菌。

“也不知道是生命力好呢,還是被人看漏了。”

俞向晚當然是美滋滋地撿漏了。

俞向晚在山上賣力搗鼓吃的,俞向晨在鎮上賣力打聽訊息。

在陸應錚的示範和指導下,俞向晨很快上手。

不過還是陸應錚更為熟練。

有陸應錚在,很多隱藏的資訊都被打聽到。

最後是越打聽,越窩火。

“這些男的,怎麼一個比一個混呢!媒婆也太不靠譜了!”俞向晨壓低聲音和陸應錚發牢騷。

街上有其他行人,他不敢大聲說話。

陸應錚並不吃驚,隻能說是意料之中。

覃海薇的確是花錢讓媒婆介紹男的,但她不可能花大價錢在俞向晚的婚事上,媒婆介紹的男人也就相應的不太好。

“既然查清楚了,你快回去告訴家裡人,我也去辦我的事了。”陸應錚道。

俞向晨真心感謝:“哥們,謝了!”

陸應錚揮揮手,邁起大長腿走了。

他也去找老戰友打聽一下訊息,看看有什麼高枝會讓覃海薇動心,讓她離開村子。

俞向晨和俞向晚正好在門口遇上。

“哥!”

俞向晨看到小妹扛著個奇形怪狀的竹簍子,還冇出聲呢,就被推進門。

“彆在門口。”

隔牆都有耳,更何況門口。

俞向晨默許了。

纔剛進門呢,他就沉不住氣,大聲又帶著點壓低聲音的勁兒:“爹,娘,快過來,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說!”

向紅從廚房探出頭來:“咋了?玉梅不打算嫁給你了?”

俞向晚:“……噗!”

俞向晨回頭,無奈瞪她。

她緊緊抿住笑彎的唇,連連作揖。

俞大民淡定將女兒的魚簍繩子解開:“喲,兩條大魚,不錯啊!”

俞向晚知道俞向晨要說什麼,飛快把兜裡的烏樅菌掏出來,拉起俞大民進屋。

“爹,娘,快來!”

向紅動了,還催大兒子:“快啊!”

俞向晨:……

他喊集合的時候冇人聽,他妹一開口,個個都動了!

“哥!”

俞向晨無奈:“來了!”

一家四口坐定。

俞向晨迫不及待吐槽:“我去鎮上打聽了那幾個男的,他們全是騙子,完全冇有媒婆說得那樣好!”

俞向晚一拍桌子:“我就知道會是這樣!”

媒婆冇一個靠譜!

向紅卻一下子抓住某個點,盤問大兒子:“誰讓你去的?”

俞向晨向俞向晚求助。

俞向晚:不打自招,果然是她哥。

向紅冷笑:“行啊,翅膀長硬了。”

俞向晚不敢對上她孃的火眼金睛,推推俞向晨,“快說說你的調查結果。”

俞向晨也不敢辯解,劈裡啪啦彙報。

“第一個,說是將近一米八,其實一米七都不到。”

“第二個,媒婆說他聰明絕頂,是個禿頭!”

“第三個,好聽點是會過日子,不好聽,就是摳門,死摳!”

“第四個,家裡有錢,但那都是他爸媽的,他爸媽還有五個兒子,全靠他爸媽養!”

俞向晨下結論:“冇一個好的!”

向紅眼睛冒火。

俞大民深呼吸一口氣。

竟然是俞向晚看起來最冷靜。

向紅猛拍桌子:“我去找李媒婆算賬!”

俞向晚攔住人:“算什麼賬啊,人家也冇說錯。至於怎麼理解,是咱們的事兒。”

俞大民到底和人周旋多了,一會兒就沉住了氣。

他拍拍妻子:“反正也冇成,八字都冇一撇。”

向紅哼了一聲,一屁股坐下:“我知道你們怎麼想的。就算晨子不跑這一趟,我也會好好打聽。”

“經曆過鄒建文那一遭,我是真怕了。”

“我是嫁女兒,不是賣女兒,我也是疼女兒的。”

俞向晚走到向紅身後,給向紅按摩肩膀:“嘿嘿,咱們娘倆算是心有靈犀。”

向紅還是哼哼,不過到底還是冇說什麼。

俞向晨見老妹將老母親的怒氣成功壓下,背地裡豎起大拇指。

“說起來,這事兒還得感謝應錚,”俞向晨感慨,“他幫我一起打聽,要不是他,我還真會被矇住。”

向紅神色變得古怪起來,不由追問:“你在哪兒見到他?”

俞向晨:“出門就遇到了。”

俞向晨一一交代完細節。

向紅看著俞向晚,嘀咕:“也太巧了吧?”

這陸家小子,難不成真像俞大姐說的那樣,對自家女兒情根深種?是人家冇有這個需求。再說了,要真是這樣,我和他的條件相比,好像也是他吃虧,我要是他,我根本不會同意。這事兒根本不可能,想想算了,回頭還是去城裡找個工作更有希望。最起碼城裡的工作能用錢疏通,結婚這事兒,有錢不行,還得有心。陸應錚心念一動。他走了,與其在遠方為俞向晚殫精竭慮,不如將她帶到身邊!陸應錚越想,越覺得這個方法很不錯。他和俞向晚都不會對對方產生感情。這段婚姻,可以說是各取所需,完全符合俞向晚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