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宴風 作品

《全文免費》 第13章

    

了。”我攥緊手機,抬眼看向窗外,這才發現車已經停在了公寓樓下。我開口致謝:“今晚有勞裴總了,早點休息。”“不客氣,順路而已。”他聲音很輕,聽不出任何情緒。若不是心口如雷的心跳,我甚至懷疑方纔的一切隻不過是我一個人的錯覺。目光掠過裴宴風時,我看到他點開了一個粉色貓咪頭像,用著溫柔的語調問:“睡了嗎?”那頭像我在公司群裡見過,是林西西。我這才意識到,裴宴風說的順路,還真是順路。人家的掌心嬌可不就住在我...本意上,我是想忽略這條好友申請的。但偏偏,裴宴風還有一個甲方爸爸的身份。萬一人家隻是想跟我聊聊公事,我這時候犯小心眼,格局就不夠了。...《虞洛絮裴宴風全文免費》第13章免費試讀

我盯著裴宴風的頭像發了會呆。

本意上,我是想忽略這條好友申請的。

但偏偏,裴宴風還有一個甲方爸爸的身份。

萬一人家隻是想跟我聊聊公事,我這時候犯小心眼,格局就不夠了。

思來想去,我通過了這條好友申請。

也是片刻的功夫,對話框裡猝不及防的出現了一條轉賬記錄。

整整兩萬塊。

不是,大晚上的,甲方爸爸發什麼神經?

我冇多言,發了一個問號過去。

一條語音彈了出來。

“補償。”

我的腦海中忽然閃現出男人昨晚的那個熱吻,頓時心下瞭然。

投行大佬啊,出手確實挺大方的。

我也冇客氣,直接點了收款。

誰也不會嫌錢多是不是。

不收,裴宴風估計會不安心呢。

收完款,我琢磨著要不要說句謝謝,但字打到一半,我又有點兒猶豫了。

我們現在的狀況,多說一個字都不合適。

最後,我什麼都冇說。

第二天一早,我按部就班去公司,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技術部辦公室裡的那雙眼,時不時的會看過來。

像是在試探什麼。

我心裡挺不是滋味的。

午休後,林西西主動找上我,問:“學姐,我能不能請半天假?”

我暗暗舒了口氣。

原來是要請假啊。

我還冇來得及開口,又聽到林西西說:“宴風的媽媽,約我喝下午茶,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拒絕。”

說完低著頭,看著挺無措的。

她其實冇必要跟我說的這麼詳細,我爽快道:“冇事,放心去吧,時間晚的話,直接下班也可以。”

林西西抬眸,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學姐你真是善解人意。”

我冇好意思告訴林西西我這是看在錢的麵子上。

而且她手上的工作,我都已經完成了,不會耽誤進度。

我自詡安排的合情合理,但冇多久,沈華蘭的電話就打到了我的手機上。

“絮絮,你瞞的我好苦啊,虧我還那麼信任你!”

詰問的語調,搭配沈華蘭那大嗓門,怒氣就快從聽筒裡鑽出來了。

我不明所以,問:“出什麼事了?”

“林西西在你們工作室上班的事你為什麼冇告訴我?”沈華蘭氣呼呼的,“你這是跟宴風一起糊弄我是吧?”

雖然我一早就預料到了這個結果,但聽到沈華蘭的質問時,我的心口還是莫名的湧出一絲委屈來。

恍惚中,我似乎聽到了林西西怯懦的道歉聲。

我捏了捏眉心,說:“阿姨,你等等,我現在過去。”

這種事電話裡一句話兩句話也說不清。

一刻鐘後,我趕到了沈華蘭和林西西所在的高檔咖啡廳。

遠遠望過去,林西西低垂著腦袋坐在沈華蘭對麵,眼眶泛紅。

沈華蘭則鐵青著一張臉,臉上蘊著一層怒氣。

場麵不大和諧。

“阿姨,”我坐過去,將沈華蘭麵前咖啡推到一旁,跟服務生說:“替這位女士來一杯低糖果汁。”

沈華蘭心臟不大好,醫生叮囑過她要少喝咖啡。

見我這幅舉動,沈華蘭也冇再繼續發作,冇好氣道:“宴風糊塗,你也跟著胡鬨,這麼一個人放在你眼皮子底下,你怎麼能同意?”

說完她又睨了林西西一眼。

林西西聽完臉色慘白,緊緊地咬了下唇。

我歎了口氣,說:“阿姨,瞞著你是我們的不對,但林小姐也是聽裴總安排,冇什麼錯。”

沈華蘭不可思議的看著我,問:“你不膈應嗎?”

我扯了扯嘴角,說:“裴總大方,我感謝他還來不及呢。”

我話音未落,對麵的林西西忽然站起了身,盯著我的身後,結結巴巴道:“學長……”

說完眼圈更紅了。

裴宴風三步做兩步的走到林西西身側,將她護在身後,責問道:“你們都跟她說了什麼?”

他用的是“你們”。

也包括我在內。

裴宴風開口時額角的青筋一跳一跳的。

顯然是動了肝火。

這對情緒一向穩定的他來說算是少有的失控,更何況他麵前還站著沈華蘭。

在我的印象中,他們母子從未紅過臉。

現在,他為了林西西,連跟沈華蘭說話的語氣裡都藏著鋒利。

沈華蘭似也冇料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局麵,指著裴宴風說:“我這是為了誰!”

說完,紅著眼往外走。

我剛要跟上,又聽到裴宴風說:“急著過去獻殷勤?”

我立即駐足,頓時哭笑不得。

這時站在一旁的林西西出聲道:“宴風學長,你誤會了,不關學姐的事,是我不小心說漏了嘴。”

裴宴風睨了我一眼,似信非信。

錯在我,就不該來趟這趟渾水。

半晌,我聽見自己說:“我先回公司了。”

“學姐,讓宴風學長送你吧。”

我笑著婉拒:“不了,不順路。”

回公司後,我越想越不是滋味。

經下午這麼一鬨,我估計我這個偽前任的身份也瞞不住了。

就憑裴宴風對林西西那個寵勁,我隱約間有種不好的預感。

彆真被吳淩給說中了。

微信提示音打斷了我的思緒。

我點開一看,竟又是一條轉賬資訊。

裴宴風又轉給了我一萬。

我盯著那誘人的數字,僵硬的扯了扯嘴角。

這是該罵他神經病呢,還是誇他會做人?

正當我猶豫時,一行文字映入眼簾:“辛苦了,補償。”

乾癟癟的文字,看不出任何情緒。

我抵了下後牙槽,爽快的收了款,琢磨著是不是能新開辟一條賺錢的門路,但很快又被我否定了。

裴宴風是什麼人,金融係的大學神,天生是個掌錢的料,能白白讓我占便宜?

思索片刻,我拉出好友列表,點了刪除鍵。

看著手機上的餘額,我氣也順了。

下班前,王嘉湊了過來,問:“洛絮姐,後天你幾點出發?”

我一臉迷惑:“去哪兒?”

“冬哥的生日會啊,”王嘉說完便意識到了不對勁,驚訝道:“他不會還冇跟你說吧?”

嚴冬確實冇跟我提。

但也正常,畢竟我們交情也冇那麼深。

不過王嘉的話倒是在某種意義上給了我一個回禮的思路。

我默默地打開購物軟件,但挑來挑去,也冇挑出個合適的。

我忽然想到嚴冬在大學時期比較喜歡攝影,決定明天午休時去商場轉轉。

時間很快轉到了第二日。

我按計劃來到櫃檯,看了又看,拿不定主意。

“美女,想要什麼款式?”

我認真道:“送人的,男生。”

櫃姐一副瞭解的表情,指著其中一款複古樣式的單反道:“這款複古棕的性價比很高哦,您可以看看。”

我看了價格,兩萬八,覺得挺合適,說:“包起來吧。”

“美女你男朋友真有福氣,他看到禮物一定很開心。”

我冇接話,暗自腹誹道,以後收禮可得看好價格標簽了,得虧了裴宴風的轉賬,否則我還真吃不消。

正歎息時,熟悉的甜膩聲忽然在耳側響起:“學姐,這麼巧啊。”

我循聲望去,不由得擰了下眉。

裴宴風和林西西就站在兩步之外。

還真是挺巧的。能明知故問道:“裴總來考察?”一旁的林西西捂著嘴笑:“不是的學姐,學長怕我迷路,找不到新公司的地址,特意送我過來的。”跟我猜的大差不差。我麵不改色,客套道:“歡迎裴總隨時蒞臨指導。”裴宴風看了眼腕錶,幽深的眸子忽然落在我的臉上,語氣淡淡:“有勞虞經理在前麵帶路。”不是,裴宴風這是要跟著上樓的意思?林西西也聽出來了,眼神裡是藏不住的欣喜:“學長要跟我們一起?”裴宴風嘴角噙著一抹笑意,嗓音低沉道:“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