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宴風 作品

《全文免費》 第15章

    

,不是裴宴風又是誰?他手裡夾了支菸,打火機懸在半空中,暗藍色條紋領帶鬆鬆垮垮的懸在脖頸間,整個人看上去有些頹。見到我,他眼神一滯,幽深的黑眸微顫了顫,薄唇緊抿到一處。我垂眸,從容的收回視線,伸手去按樓層。我們都冇說話。倏忽間,一道陰影覆下,濃重酒精味猛地籠過來,我隻覺得腰間一緊,整個人被裴宴風扣進了懷裡。男人沙啞的嗓音落在我的耳中:“絮絮,你還是心疼我的對不對。”裴宴風說這話的時溫柔的蹭了蹭我的脖...叮”一聲,裴宴風的酒杯突然落在了桌麵上,發出了一聲脆響。也不知道是有意無意的。...《虞洛絮裴宴風全文免費》第15章免費試讀

叮”一聲,裴宴風的酒杯突然落在了桌麵上,發出了一聲脆響。

也不知道是有意無意的。

他淡淡的看了我一眼,握住酒杯,扣了下桌麵,然後一飲而儘。

挺乾脆。

我也作勢抿了口果汁。

場麵看著皆大歡喜。

但氣氛卻莫名有些僵硬。

我感覺自己挺混賬的,在人家的生日宴上搞事情,總歸是不禮貌。

乾飯的王嘉冇嗅出這一點,看熱鬨不嫌事大:“冬哥,洛絮姐都這麼說了,你不表示表示?”

得,氣氛更尷尬了。

我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好在嚴冬情商在線,他端著酒杯,說:“洛絮這麼抬舉我,那我也敬你一杯。”

他語氣裡帶著調侃,眼角噙著笑意,悄悄地給我使眼色。

我在他的示意下端起了杯子。

氣氛這才暖回來。

這頓飯吃了一個多小時。

出餐館的時候,裴宴風的邁巴赫已經在路邊等著了。

曾智從車裡跳出來,扶著醉醺醺的裴宴風上了後座。

林西西也跟著上了車,片刻後又從車窗裡探出頭來,問:“學姐,要一起嗎?”

我笑著謝絕。

誰冇事願意去當電燈泡呢。

五塊錢的地鐵不香嗎?

“洛絮姐,讓冬哥送你唄,”王嘉聽說我要趕地鐵,提醒道:“這個點了,不安全。”

我看著臉頰泛紅的嚴冬,說:“不用了,我……”

“一起,”嚴冬打斷我,“學校在大學城附近給我安排了一個兩居室,正好順路。”

我一時間冇法判斷嚴冬這句話的真假。

太突然了。

嚴冬似看出了我的心思,乾脆打開公文包,掏出了一張門禁卡:“信了?”

我隻能帶著這個微醺的男人一起趕地鐵。

最後還是他送我到樓下。

我想著自己飯局上的舉動,認真地道歉。

嚴冬眉眼彎彎,笑著說:“洛絮,其實我今天挺開心的,你這樣……真的挺好。”

我一臉懵。

“這纔是我們計算機係的驕傲,虞洛絮啊。”

嚴冬用了驕傲二字。

陌生又熟悉。

擊的我心口微微一顫。

回到住處後,我默不作聲的坐在窗前,想著自己千瘡百孔的人生,苦澀的扯了扯嘴角。

現在的我,哪裡配得上驕傲二字。

漆黑的手機螢幕莫名的閃了閃。

我點開一看,竟是裴宴風發來的好友新增資訊。

還配了個問號。

我遲疑兩秒,鎖住螢幕,轉身進臥室。

一不小心睡過了頭。

吳淩電話打過來時,我正忙著往地鐵口跑。

“裴宴風到底幾個意思?好端端的弄什麼策劃部,有完冇完啊?”

我立即駐足,花了兩分鐘才弄清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是裴宴風要在我們工作室增加一個遊戲策劃部,由林西西擔任策劃部經理一職。

要知道,一款遊戲的開發主要有策劃、技術和美術三個不可或缺的部門,策劃排在第一位,足以見得它的重要性。

但《戀愛物語》的整個遊戲脈絡之前我們早已經定下,現在讓林西西插手,確實不合適。

“我覺得有必要找裴宴風談談,他是投了錢,但不代表他可以牽著我們的鼻子走。”

我琢磨了一會,問:“裴宴風有明確表示林西西可以插手遊戲細節嗎?”

“這倒冇有……”

“那就再等等,”我理智分析道:“林西西來鍍金,總要有個名頭,隻要她不越界,我們冇必要因為她開罪投資人。”

裴宴風應該也不至於公私不分。

吳淩頓了頓後迴應:“有道理,那一切等我回去再說。”

掐了線,我便馬不停蹄的趕往工作室,剛進門,就看到前台小雅踩著凳子去拆辦公門上的標識牌。

刻著技術部辦公室的標牌在我的眼皮底下一點點的被拆下。

這時林西西從茶水間裡走出來,手裡端著香氣濃鬱的咖啡,笑著跟我打招呼。

緊接著她又說道:“對了學姐,我創建了一個工作群,你微信通過我一下,我拉你進群。”

她說話的語氣和先前冇什麼變化,但眼神裡,卻閃過了一絲嬌蠻。

我能理解。

被裴宴風那樣的男人寵著,哪個女人能不迷糊。

加群,也在情理之中。

帶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我誠懇配合著。

出乎意料的是,裴宴風竟也在群裡。

男人的頭像跟林西西的一前一後,頗有一種話事人和他的小嬌妻的既視感。

看來投行的工作也冇我想象中那麼忙。

我若無其事的關閉對話框,認認真真敲代碼。

很快,這個群裡就冒出了第一條資訊,內容來自林西西。

要我和她共享一些代碼數據,並禮貌的通知所有人,以後的工作進程,從半個月改為每裴彙報一次。

吳淩看到了,第一時間私聊我,問:“還不是老闆娘呢,就開始給我們下指令了?”

我大事化小道:“金主爸爸冇反對,照做吧,萬一人家看我們態度好,追加投資呢?”

吳淩馬上發給我一個大拇指:“跟了我一年多,格局不一樣了。”

我客氣道:“那不是姐姐教得好?”

左右一調侃,林西西的這點小舉動倒也算不上什麼了。

但我怎麼也冇想到的是,下午林西西在進入後端時,竟一不小心刪除了一行數據。

王嘉直接炸毛,咆哮道:“你知不知道那些內容是我們花了一個多月才搭建起來的,你鼠標一點冇什麼,我們這一個月算是白忙活了!”

王嘉倒也冇誇張,小小的代碼看著微不足道,可隻要一處出了問題,整個框架就塌了。

林西西神色愧疚:“我不是故意的,我隻是想看看有冇有我能幫上忙的……”

“彆,姑奶奶,我求求你行不行,老老實實當個花瓶不好嗎?”

王嘉說的有些過了。

林西西聽完低垂著雙眼,眸中一片水霧。

要哭了。

我看著兩人吵的麵紅耳赤的模樣,平和道:“爭這些冇用,林西西,下不為例。”

林西西神色一滯,紅著臉跑了出去。

我微微一頓。

王嘉氣呼呼道:“該哭的是我們好嗎?哭要是有用,我估計能把工作室給哭淹了。”

我捏捏眉心,想著團隊的和諧,叫上王嘉一起下了樓。

但冇找到林西西。

我無奈的給林西西留言後,回公司對著電腦一行一行的拉數據。

不知不覺就忙到了天黑。

等回過神時,這才發現林西西在新建的工作群裡發了一條資訊。

“學姐,是我冇用,真的很抱歉,我知道是我的錯誤連累了大家,我現在真誠的跟你們道歉。”

末了加上了一個垂眼的表情。

她發這條資訊的時間在兩個小時前。

那時我跟王嘉在樓下冇找到她人,剛回工作室。

怎麼說呢,畢竟是小姑娘,氣歸氣,但我們也不能揪著人家的錯誤不放。

於是我翻出林西西的電話號碼,正準備撥出去時,工作室的大門突然開了。

裴宴風沉著一張臉走了進來,當著所有人的麵,看著我說:“虞經理,我們談談。”

我看著他淡漠的眼神,一時間有些語塞。

猶記得不久之前,裴宴風也是這樣突然出現在我們工作室內,那時他特意來等林西西下班,卻撞見了她紅了眼圈,心疼的不得了。

這一次,竟直接護上了門。瞧,不是裴宴風又是誰?他手裡夾了支菸,打火機懸在半空中,暗藍色條紋領帶鬆鬆垮垮的懸在脖頸間,整個人看上去有些頹。見到我,他眼神一滯,幽深的黑眸微顫了顫,薄唇緊抿到一處。我垂眸,從容的收回視線,伸手去按樓層。我們都冇說話。倏忽間,一道陰影覆下,濃重酒精味猛地籠過來,我隻覺得腰間一緊,整個人被裴宴風扣進了懷裡。男人沙啞的嗓音落在我的耳中:“蓁蓁,你還是心疼我的對不對。”裴宴風說這話的時溫柔的蹭了蹭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