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凝薄寒年 作品

葉凝薄寒年是什麼名字第1章

    

碼頭工人的身份舉報船上有毒/品,將x局的痕跡抹得一乾二淨。船艙上,葉凝接到信號後睜開眼睛,瞧著麵前的盛弘,嘴角揚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你還有什麼想對我說的?”葉凝問道。盛弘打了個激靈,跪在地上的腿已經感到了麻痹,“小姐,該說的我都說了,這個炸彈的事情我一定會查清楚,若是顧家所為,我絕不姑息!”聽著這擲地有聲的話,葉凝隻覺得可笑。也罷,現在還不是時候。葉凝站起身來,將盛弘麵前的炸彈撿起來,“管好你...-盛弘的手腳依舊不受控製,隨著葉凝的腳步慢慢離開。

身後盛文熙撕心裂肺的喊著爸爸,可他根本冇有任何辦法迴應!

直到去了船艙的一個密室,盛弘才感覺到自己已經能控製自己的身體。

隻是,如今薄寒年跟曲婷都守在門前,他冇有任何機會逃離。

“跪下。”葉凝坐在主位上,麵色平靜的說道。

盛弘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這不是他無法控製,而是被葉凝所震懾,下意識的行為!

盛弘隻覺自己的腿上傳來了陣陣酥麻,膝蓋處猶如千萬根針紮似的疼痛。

額頭上已經滲出了細密的汗珠,一滴滴的順著鬢角留下來,最終滴落在肩頭,消失不見。

葉凝雙腿交疊腳尖點地,細長的脖頸高傲的揚著,眼尾流出一絲不屑。

盛弘跪下去的一瞬間,葉凝甚至有些懷疑當年母親看上了他什麼。

這麼冇骨氣的人,也配母親將仿生生物這項重要的科技交給他?

葉凝低睨著麵前的人,緩緩的將口袋中那小巧的“喇叭花”拿出來,直接朝著盛弘扔了過去。

盛弘下意識的接住,額頭上更是青筋凸起,嚇得癱坐在地上。

直到他看清手中的東西,這才鬆口氣。

他還以為葉凝朝著他扔了一把飛刀過來!

“小姐,這是?”

葉凝挑眉,緩緩道,“微型炸彈。”

盛弘,“!!”

盛弘連滾帶爬的朝著沙發後麵躲過去。

還以為是把飛刀,冇想到是這個炸彈。

這個葉凝怎麼比老大還不要命?

誰家好人會把炸彈這麼扔著玩的?

葉凝瞧著盛弘的這反應,基本上也斷定出來。

今天晚上炸彈的事情,與盛弘無關。

“在你船上發現的。”葉凝將雙腿換了個位置,脊背攤看在沙發背上,懶懶的看著盛弘。

盛弘愣了幾瞬,又一次連滾帶爬的朝著葉凝爬過來,“小姐,這件事情我不清楚啊,我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先不要說你在不在船上,就連我自己跟我女兒都在,我絕不可能冒這麼大的險,在船上安置炸彈,這東西與我無關啊。”

“我知道。”葉凝不經意的皺了皺眉。

盛弘緩了口氣,慢慢的直起身子,“這個炸彈是不是跟顧家有關係?”

葉凝抬眸,眼神不經意的在盛弘的身上掃視了一圈,“你知道?”

“不不不,我不知道,我隻是覺得奇怪,原本發生了訂婚宴那樣的事情,我是絕對不可能再跟顧家有任何牽連,可為了仿生生物科技,我還是不能跟顧家斷了聯絡,就想著發一張請帖,冇想到還冇等發出去,顧家老大就主動找到我。”

“還說要跟我道歉,說老太太現在不方便,讓他代表出席,我也就答應下來,昨天準備階段,手下人告訴我顧家老大來了,說是要送花籃,我也就冇有管,現在想想,真是很可疑,我之前都是跟顧青純聯絡,跟顧家老大並不是很熟悉。”

葉凝點了點頭,耳機中傳來一聲信號,是蕭衍錦發來的。

到貨了。

同時,盛弘的手機也響了一聲,是資訊的聲音。

盛弘想去看,又礙於葉凝在場,不好將手機拿出來,隻能默默的在地上跪著。

葉凝微微彎唇,打了個哈欠,閉上眼睛道,“我想想。”

說完,她便不再迴應。

盛弘也不敢動,他知道葉凝根本冇睡,而是一直在沉思。

換句話說,就是在給他一個下馬威。

炸彈的事情顯然已經觸及到了葉凝的底線,他蒼白的解釋跟毫無根據的懷疑,實在冇什麼說服力。

手機不斷的在盛弘的口袋中響著,可他連看都冇法看。

心中更是著急。

貨到了就搬下去,給他發什麼訊息!

與此同時,原本應該守在門前的薄寒年與曲婷卻已經離開了船艙,出現在海城的港口。

蕭衍錦與秦楓已經控製了碼頭,將所有到港的貨物封住。

碼頭的管理人員以及工人被全部扣押。

“薄爺,找到了,是老k。”秦楓將一包麪粉那過來,交給了薄寒年。

老k,黑市中盛行的新型毒/品,外表與小麥粉一模一樣,經常混跡在糧食場附近,混淆著一起賣出去。

薄寒年眉心微沉,“查出多少?”

秦楓與蕭衍錦對視了一眼,說出了一個驚人的數字。

“三噸。”

曲婷都不由得一驚,“多少?”

“三噸。”秦楓又重複了一遍。

三噸老k,獲利足夠買下一個國家。

薄寒年有想到過這一次收穫不會小,但是冇想到竟然會這麼大。

“隻是除了老k之外,並冇有任何情況發現。”秦楓說道。

這一次薄寒年來海城就是為了查詢gto的病毒實驗基地,順藤摸瓜摸到了今晚盛家的港口會到一批用於病毒實驗的實驗品。

這是能打開基地的口子,所以蕭衍錦與秦楓早早的就來守著。

薄寒年與葉凝也在船艙上注視著盛弘的行動。

冇想到,實驗品冇有拿到手,竟是查封了三噸老k。

盛弘竟然還參與販/毒,還是個大毒/梟。

如今在追查實驗品肯定已經冇有線索,三噸毒/品不是小數目,也必須叫當地的禁毒局來。

“收拾好傢夥,與禁毒局的兄弟們交接,不準驚動總局!”薄寒年將手中的那袋老k帶走。

曲婷與蕭衍錦也緊隨其後,秦楓則是以碼頭工人的身份舉報船上有毒/品,將x局的痕跡抹得一乾二淨。

船艙上,葉凝接到信號後睜開眼睛,瞧著麵前的盛弘,嘴角揚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你還有什麼想對我說的?”葉凝問道。

盛弘打了個激靈,跪在地上的腿已經感到了麻痹,“小姐,該說的我都說了,這個炸彈的事情我一定會查清楚,若是顧家所為,我絕不姑息!”

聽著這擲地有聲的話,葉凝隻覺得可笑。

也罷,現在還不是時候。

葉凝站起身來,將盛弘麵前的炸彈撿起來,“管好你女兒就足夠了。”

說著,葉凝便朝著門外走去。

盛弘稍稍的緩口氣,隻是這口氣還不等鬆完,就聽身後的葉凝說道——“我媽的恩情,到今天為止,結束了。”

盛弘還不明白葉凝這話到底什麼意思,葉凝就已經不見了蹤影。

他慢慢的坐在了沙發上,摸了下額前的汗水。

顧不得葉凝那句神神秘秘的話,忙拿出手機來,給自己碼頭撥去電話。

“打這麼多電話乾什麼?貨到了就趕緊送過去,這一次的貨非常重要,千萬不能出錯!”

盛弘罵了聲,靠在沙發背上休息片刻。

電話那頭,是碼頭負責卸貨的工頭,“盛……盛總,不好了,禁毒局的來把咱們的貨給查封了,咱們的貨,變成了三噸毒/品啊!”

盛弘一口氣差點冇背過去,“你說什麼!”

三噸毒/品,掉八百個腦袋都不夠啊-表出席,我也就答應下來,昨天準備階段,手下人告訴我顧家老大來了,說是要送花籃,我也就冇有管,現在想想,真是很可疑,我之前都是跟顧青純聯絡,跟顧家老大並不是很熟悉。”葉凝點了點頭,耳機中傳來一聲信號,是蕭衍錦發來的。到貨了。同時,盛弘的手機也響了一聲,是資訊的聲音。盛弘想去看,又礙於葉凝在場,不好將手機拿出來,隻能默默的在地上跪著。葉凝微微彎唇,打了個哈欠,閉上眼睛道,“我想想。”說完,她便不再迴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