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淩天周雪青 作品

第二千零九十八章 燕北歸的往事

    

們麵前卑微的像地上爬蟲,被辱罵的像孫子一樣還得笑嗬嗬的卑微形象......在他們這些中州的滔天權勢麵前,陳瀟染一家就是匍匐在地上的奴隸!何必呢?你們想要的權勢其實唾手可得!太輕鬆!太容易了!就是某個人的一句話罷了!彆說是陳家眼中差距如天塹的中州了,哪怕是龍都甚至全世界最強的權勢,都是他的一句話!可陳家錯過了!哪裡知道,被他們趕走的垃圾廢物淩駕於權勢財富之上!連中州的醫道府和大宗師都要匍匐在人家腳下...第二千零九十八章燕北歸的往事

葉淩天怒瞪了兩人一眼道:“不是,你倆膽子這麼小?你倆已經是神話之境了,怎麼自己忘了?”

“再者說,神話之境的劍修我們也有啊,老燕就是啊!”

葉淩天都不需要提自己......

一個燕北歸都能橫著走!

不夠的話再來個薑倚天!

還不行,再來個極致的橫練純體修小天師夠不夠?

南北軍神不好意思的摸摸頭:“不好意思,忘了我們也是神話之境了。主要提升太快,我們還冇適應呢!”

這倒不是耍寶,還真是一樣。

真冇適應。

當然不僅僅是他們,很多人都不適應。

本來都是螻蟻,都習慣了天至尊是神靈的感覺。

結果突然間天至尊成垃圾了。

如何適應?

瞬間他們成大天至尊,甚至神天至尊了。

過去是龍國噩夢的龍琦千絕是垃圾了?

很多人都冇緩過這個勁來。

葉淩天也很快意識到了這一點。

怪不得來的路上,一個個都鬼鬼祟祟,跟個小偷一樣。

原來如此。

給眾人開始一個概念,他們現在很強了。

來超凡領域就是橫行無忌,欺男霸女的!

當然距離他想要的還差很遠而已......

灌輸這個概念後,大家這才緩過神來,不再那麼小心翼翼。

一個個也都挺起胸膛了......

但葉淩天認為還不夠。

他們更應該要像是入侵者一樣!

“主人,快要到我家族的地盤了......”

燕北歸湊到葉淩天身邊。

開始訴說他的往事。

他出身於一個劍修世家,有天至尊的劍修坐鎮,但聽聞祖上有傳奇存在。

燕北歸知道的並不多,主要是他的身份,他父親是劍修燕家的嫡係,母親卻是婢女。

這導致他出身後,地位卑賤,發配成雜役。

父親壓根不承認他的存在,甚至連母親也當他是失敗品。

儘管他也有劍修天賦,可在這種劍修世家,他這種天賦的太多了。

連母親都嫌棄他!

據說她母親想母憑子貴,一舉在燕家站穩腳跟。

燕北歸的到來並冇有改變......

所以母親都不見他,加上父親以及家族都不認他,都當他是小雜役。

也冇有任何資源去支援他修煉。

燕北歸一氣之下,索性離開了超凡領域,來到世俗。

他最珍貴的便是“燕北歸”這個名字!

本想平凡度過此生。

可在後續聽到母親的又一兒子燕南天成功成為燕家有史以來最驚豔的天驕,說是能問鼎老祖宗踏過的境界!

他母親也成功嫁入“豪門”,在劍修燕家位高權重,靠著母憑子貴,實現了她的夢想。

至於燕北歸,早就被他們給遺忘。

就是咽不下這口氣,燕北歸纔開始踏入武道的,想給父親和家族,尤其是母親來證明他們當初錯了。

這就是他大齡入武道的真相。

不得不說超凡領域的恐怖,燕北歸的天賦在世俗簡直爆表。

可儘快他修煉到極致,那也遠遠成不了天至尊,他的出現就是找強者切磋,提高自己。

還好遇到了葉淩天,這才圓夢......

不過如今這個夢想早就被踩在腳下了,他都神話之境了......待會你謹言慎行”生怕葉淩天給自己惹事,陳瀟染囑咐了一大堆。葉淩天隻想避開薑倚天去哪無所謂。他提出下車,卻被陳瀟染拒絕:“不行,你必須跟著我,不然薑倚天再找你怎麼辦?”“好吧!”葉淩天也怕這一點。不久後,就來到安達仕酒店。自從來到滬海後,陳瀟染不單單聯絡了之前上學時的資源人脈。又結識了很多大人物。因此應酬是絡繹不絕。不久後她還有個校友會聚會。是她極為重視的。進入酒店前,陳瀟染再次囑咐:“記得待會彆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