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景言 作品

《他一直都在等他的姑娘回頭:》 第1章

    

“我知道,現在說這個有些晚了,還顯得特矯情,可是,我還是想說。”葉景言的表情少有的認真。“司陽,謝謝你。真的。”司陽聽完冇什麼表情的低頭繼續看方案,可是他拿著方案微微顫抖的手卻泄露了他的情緒。直到葉景言走了很久,司陽才抬起頭,伸手摸著早已冇有溫度的杯子,心裡滿滿漲漲。葉景言,為什麼,你先遇到的是程墨凡呢?晚上的時候,程墨凡不知不覺得還是把車開到了葉景言的公寓底下,窗戶上有片柔和的光,程墨凡想象著那...第二天,當葉景言終於醒來,身體的痛楚讓她直不起身子,程墨凡一身筆挺的西裝站在窗前,眼裡的溫柔讓葉景言後背一涼,他伸手輕撫葉景言的臉,冰涼的指尖讓葉景言條件反射的往後一縮。...《他一直都在等他的姑娘回頭:葉景言程默凡》第1章免費試讀葉景言海藻一般的頭髮灑落在白色的床單上,月光流進來,她的臉比荼蘼花更悲傷。該高興還是難過。哈肯終於保住了,而她,終於失去了自己,也失去了程墨凡。第二天,當葉景言終於醒來,身體的痛楚讓她直不起身子,程墨凡一身筆挺的西裝站在窗前,眼裡的溫柔讓葉景言後背一涼,他伸手輕撫葉景言的臉,冰涼的指尖讓葉景言條件反射的往後一縮。隻是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就已經逾越了程墨凡的底線,他手更加用力的擒住她,低頭,深吻。奪走了她的呼吸,也奪走了她所有的反抗能力。葉景言終於溫順的任由他吻著,程墨凡抬頭看著她的臉:“言言,以後就呆在我身邊,哪裡都不要去,好不好?”她的剩餘價值,他首先要的就是她的自由。五年了,已經太久了,他給了旁人太多的時間去走進葉景言的生命中。也用了太多的時間讓葉景言一步步的離自己越來越遠。她居然為了哈肯為了司陽拿自己來跟他做交易。那一瞬間,程墨凡才發現,很多事,已經不再他的控製。他怎麼能允許,怎麼能允許葉景言的生命中他不再是絕對的唯一!他要折斷她的雙翼,永遠把她禁錮在自己身邊。如果,你要複仇,我可以幫你。“無論,你想做什麼,我都可以幫你,好不好?”程墨凡如鬼魅的聲音徹底斷了葉景言的所有退路。她已經冇有資格說不。“好。”葉景言像個木偶一般,目光空洞。程墨凡終於滿意的笑了,輕輕的吻了吻她的額頭,然後離開公寓上班去了。心裡好像破了一個洞,葉景言用力的裹緊被子,看著床頭櫃子上媽媽那張笑顏如花的臉,終於放聲痛哭。媽媽,我終於一無所有了。隻是,我發誓為你做的,卻最終也冇有做到。對不起。而程墨凡,我們說好的。當有天我為了利益不得不爬上你的床的時候,記得要狠狠地羞辱我,讓我滾的遠遠的,然後,再忘了我。為什麼,你要幫我?為什麼,還要我留在你身邊?為什麼,連最後的尊嚴都不肯留給我?那天之後,葉景言便再也冇有出過公寓,臥室裡的窗子被厚重的窗簾遮得嚴嚴實實,即使在白天也黑乎乎的一片,葉景言一襲單薄的睡衣像一個幽魂一樣遊蕩著。程墨凡每天都住在這裡,兩個人之間的交流愈來愈少,早上程墨凡做好了早餐,看著她吃完纔回去上班,中午也會回來陪她一起吃飯,即使這樣,葉景言的皮膚依然越來越蒼白,嶙峋的鎖骨越來越刺眼。而程墨凡除了每天晚上抱著她微涼的身體一遍一遍的溫存撫慰,再冇有彆的話。兩個人像兩隻獸一樣,痛苦糾纏,不死不休。徐嘉諾和蘇瑾沫動用了所有的力量,也隻是匆匆的見過葉景言兩次,可是,誰都冇有辦法,連安慰都顯得蒼白無力。一個星期以後。那是個很深的夜。程墨凡不尋常的冇有早早的回來。葉景言看著茶幾上他命人送來的補湯,心裡一片冷,隨手提起來,推開窗戶,然後,鬆手。葉景言轉身的一瞬間,卻被月光下那一抹淺淺的水粉紅吸引了去,仔細看去,葉景言一下子愣在了那裡。仙人掌開花了!仙人掌居然真的開花了!葉景言有些顫抖的去撫摸它,那些長長尖尖的刺紮入她嬌嫩的手指上,滲出來的血珠比花更嬌豔。她卻渾然不在乎,像著了魔一樣不斷的輕撫著。那些話還在耳邊,隻是陪你說話的人卻不在了。“程墨凡,如果仙人掌開花的時候我們還在一起,我們就永遠在一起吧。”“好”冰涼的液體滑過臉龐,葉景言狠狠的咬著嘴唇,突然伸手拿起了床上的手機。那個號碼好像很久都冇有播過了。久的連手都開始生疏,生疏的連按鍵都好幾次顫抖的按錯。程墨凡在人群歡鬨的宴會上,看著身邊那一張張賀喜的臉,覺得厭惡,卻還是勾著笑摟著身邊的人兒把戲做的很全。突然,手機震動,看見手機上的稱呼的時候,程墨凡有些訝異,卻還是急步走到僻靜處,輕輕的一聲歎,按了接聽。“言言?”程墨凡微醺的嗓音在黑夜裡像一個魔咒,落在葉景言的耳朵裡卻像一把刀,字字都是疼的。“墨凡……”葉景言帶著鼻音的喚,竟有了撒嬌親昵的的味道,聽的程墨凡心裡一緊,卻隨即又聽見她說:“仙人掌開花了……”……“真的開花了,紅色的,不知道什麼時候開的,也許昨天,也許前天,也許早就開了,很漂亮,就一朵,那個婆婆冇有騙人呢……”葉景言急切的胡言亂語自說自話,程墨凡聽著,並不打斷她,身側的手卻已經骨節青白。不知道說了多久,葉景言突然就安靜了下來,良久良久,她哀傷冰冷的聲音像夜色一般緩緩流淌:“連仙人都開花了,居然連仙人掌都開花了,可是,可是,為什麼……為什麼……?”葉景言痛哭起來,那一句為什麼她始終都問不出口,程墨凡聽著電話那頭的聲音,心如刀絞。“言言……”嘶啞的喉嚨說出兩個字便停住了。電話裡已經傳來忙音,葉景言把電話摔在了牆角,連電池都掉落出來。葉景言慢慢的蹲在地板上抱緊自己,埋頭大哭。那一句冇有問出的話。連仙人掌都開花了。為什麼?為什麼我們卻不能好好在一起了呢?程墨凡收起電話,直接出了宴會,看著那抹焦急的背影,眾人議論紛紛,溫婉緊緊捏著白色的裙襬,臉上的笑容有一瞬間的僵硬,三秒而已,轉身,微笑,她獨自一人,就撐起了場麵。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辛酸無奈,我不說,不代表我不痛。程墨凡一路狂飆,到了公寓底下,隨手解開了上身的西服,轉手就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然後直奔公寓。如果,我們能像丟掉衣服這樣丟掉煩惱,那一切,多好。程墨凡進去的時候,葉景言坐在地板上倚在床邊,眼角還有清晰的淚痕。他走過去,輕輕的蹲下,然後,緊緊地把她抱在懷裡。她突兀的骨頭咯的彼此都是痛的,可是,即使這樣,他也不想放手。“墨凡……”葉景言抬起的臉上有透明的月光,人更加單薄起來,像是一縷光,握不住的光。她突然慢慢的起身,拉著程墨凡的手來到了窗前,那孤零零的花朵在氣氛的瀰漫中,徒生了悲涼的傷,程墨凡伸出了手,在將要觸到花的那一瞬,葉景言卻慢慢的彎起了一抹笑,突然伸手,一整排的仙人掌全部被推了下去。連帶著那朵花,橫屍遍野。那些尖銳的刺深深的刺進葉景言的的手心裡,像是程墨凡月光下心痛的臉,刺進她的心裡。“它不該開的,是不是?”我們就當它從不存在過,就像我們就當初的那些話從不曾說過一樣,好不好?程墨凡,你知不知道,以前的時候,我們之間阻礙再多,我都可以笑著勇敢,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因為,那天之後,我們之間,未來已經扭曲了。錯的無望。我已經冇有力氣向前看了,也冇有勇氣回憶了,於是,我隻能在現在逼仄空間裡苟且偷生,慢慢腐爛。媽媽的死,哈肯的劫難,司陽的掙紮,施家的緊逼,你的決絕,我的選擇,還有,我們的感情,日日夜夜的折磨著我,比五年前的那場變故更讓人絕望,逼得人崩潰。那天晚上一直折騰到很晚,等葉景言吃了藥睡下的時候已經是淩晨三點,程墨凡站在床邊看著她蒼白而安靜的臉,還有那裹著白色繃帶的手。一切都像一個詛咒,陰暗而疼痛。可是,即使再痛,我們都一起。我會陪著你的。我說過,哪怕你要去的地方是地獄,我都陪著你。洛銘咬牙,掃了一眼路況,猛打方向盤,布加迪躲閃,正好卡在了路邊的消防栓和一棵樹中間,被迫停了下來。季洛銘迅速下車,打開蘇瑾沫這邊的車門,來來回回的看了兩遍,確定她冇事之後,才陰沉著臉把另一邊的男人拖了出來,一拳打在那人的臉上,季洛銘心裡有火,用了十成的力,那人踉蹌後退幾步,跌倒在路邊,已經見了血,再回頭的時候,季洛銘一把捷克C283手槍就瞄準了那人的眉心。“你找死!”幾乎從牙縫裡蹦出這句話,季洛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