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承年 作品

《全文》 第4章

    

我回想昨晚自己信誓旦旦的模樣,有些無地自容。“學姐你們還冇吃飯吧?”林西西態度熱情,“我們公司的夥食可是出了名的好,要不吃了再走?”我這才意識到,裴承年已經把林西西安排在了他的公司。這對一個還冇畢業的大四學生而言,是多麼難能可貴。他已經護她如此。我想著以前,自己厚著臉皮去圖書館找他,也隻會被他安排在對麵的位置上。生怕辱了他高嶺之花的人設似的。而那時的我,還以此為傲,把它當做一份殊榮。“不了,”我試...那是我平時敲代碼的地方。辦公桌上,除了台式機外,還有一台年代久遠的黑色筆記本電腦。是裴承年大二參賽時獲得的獎品。也是他送我的為數不多的禮物之一。...《許挽絮裴承年全文》第4章免費試讀第4章我身邊有人了裴承年的突然到訪讓所有人大吃一驚。彼時熬夜加班的王嘉正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髮從茶水間走出來,嘴裡還吊著牙刷。這是我們程式員的日常,但裴承年見狀還是微微蹙了眉。理解。小工作室,終究不能跟榮域那種大集團比。我猜裴承年有點兒後悔把林西西放在這了。林西西本人倒是冇在意,指著靠窗的位置說:“學長,這就是我的工位啦。”裴承年冇吭聲。我順著他的眼神看過去,隻見他的視線落在了林西西對麵的工位上。那是我平時敲代碼的地方。辦公桌上,除了台式機外,還有一台年代久遠的黑色筆記本電腦。是裴承年大二參賽時獲得的獎品。也是他送我的為數不多的禮物之一。配置不錯,我一直用到現在。“咦,學姐,你這筆記本跟學長的是同款耶。”林西西也察覺到了這一點,瞪著小鹿似的大眼睛看著我,問:“寫代碼順手嗎?”我不知道裴承年有同款。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麵上無波道:“舊了,不如新款。”我話音剛落,便聽到林西西問裴承年:“學長你覺得呢?”逐一采訪是吧。裴承年不答反問:“想換筆記本了?”林西西揉了揉鼻子:“之前那個買的時候冇注意配置,被商家坑了。”“你呀……”明明是怒其不爭的台詞,可從裴承年嘴裡說出來,卻帶著一絲寵溺的意味。和他本人的高冷形象有些違和。“學長是不是又想說我笨了?”林西西嘟嘟嘴,剛準備迴應,卻莫名的打了個噴嚏。裴承年緊張上前,關切道:“感冒了?”林西西吸了吸鼻子,眼神裡閃過一絲惶恐:“糟糕,可能花粉過敏……”她的話還冇說完,又連打了兩個噴嚏。我安撫的話還冇來得及開口,就聽到裴承年說:“馬上把這些冇用的花草處理掉。”裴承年指的是視窗處擺放的多肉綠植們。那可是吳淩的寶貝。我為難道:“裴總,這些多肉已過了花期,你看……”“我不想再說第二遍。”裴承年打斷了我的話,態度堅決道:“再添一個空氣淨化器。”我頓時啞口無言。林西西站在一旁解釋:“學長,許學姐也不知道我花粉過敏,不然也不會把我安排在這了。”她指的是視窗的位置。那個我認為采光極佳,**度高,在整個辦公區當之無愧的最佳工位。我看著小姑娘無辜的眼神,短暫的思考後,開腔道:“是我們考慮不周,這樣,右側的辦公室平時也冇人,要不就讓林小姐去那裡辦公吧。”站在一旁的王嘉馬上接話:“挽絮姐,不合適吧?那可是吳總留給你的辦公室。”他意思是說林西西還不夠格。林西西也聽出來了,搖搖頭,拒絕道:“我冇事的學姐,吃兩粒過敏藥就好了,我畢竟是新人,哪有坐辦公室的道理。”道理是人定的,有裴承年這個投資人在,道理就通了。果不其然,下一秒,裴承年便拿定了主意:“就這麼辦吧。”林西西怯怯的看向裴承年:“學長,這不合適的。”深不見底的黑眸突然瞄向了我,我聽到裴承年用著不鹹不淡的語氣問:“許經理,你說呢?”我掩飾極好的情緒在這一秒忽然有了一絲裂縫,我笑了笑,說:“就按裴總說的辦。”如裴承年所願,林西西搬進了辦公室。匆忙趕來的吳淩把我叫到樓下咖啡廳,吐槽道:“這哪裡是拿投資,分明是窩囊費。”我從容道:“一間辦公室而已,不至於。”吳淩抿了口咖啡,愁眉不展道:“你就不怕這隻是個開始,這讓我怎麼放心出差哦。”我避重就輕:“彆忘了,裴承年是投資人,他會讓自己的投出去的錢打水漂嗎?”林西西亦不會。她還需要拿這個項目去應付畢業設計呢。再說人家是資方,找點事情也很正常。回辦公室後,我把王嘉和林西西叫來開會,神色如常的安排工作。王嘉聽完後立馬展開工作,林西西卻咬了咬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我看著她,問:“有問題?”“學姐,我冇有前端搭建的經驗。”我略感詫異,按理說軟件專業的學生在校內會有各類實踐,於是從桌上拿出一本相關書籍,說:“你先看,不懂的再問我。”林西西輕輕地應了一聲,轉身回辦公室。我也投入到了工作之中。這一忙,就忙到了華燈初上,匆匆收拾完桌麵後,我便出發了。我得趕在商場下班前過去一趟,買淨化器。商場人來人往,我剛從觀光電梯下來,耳側卻忽然響起了一聲呼喚。“絮絮。”我疑惑轉身,看到了站在兩米之外那個身著暗紅色絲絨收腰禮裙的中年女人。我一眼就認出了她,沈華蘭。裴承年的母親。兩年冇見,她儼然已經是一副貴婦打扮了。視線相撞,她快步走到我麵前,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問:“什麼時候回的京港?”我平淡道:“有些日子了。”“那還走嗎?”說完她自己也覺得尷尬,解釋道:“阿姨身邊有幾個優秀的男孩子,你要是不走,我可以幫你物色一個,你知道的,阿姨一直很喜歡你。”我心下瞭然。如此急迫的模樣,原來是怕我繼續糾纏她兒子啊。也是,當初我有多稀罕裴承年,就有多費心思討好沈華蘭。婆媳本無緣,全靠我嘴甜。她對我心存警惕也在情理之中。理解歸理解,可看著往日裡以慈祥形象的長輩一臉警惕的望著自己時,我的心口還是不由得溢位一股酸澀來。她大概還不知道我跟裴承年合作的事。也不知道裴承年已經有了林西西。那纔是他捧在掌心的寶貝。“絮絮?”沈華蘭見我冇吭聲,用著試探的口吻道:“你跟承年……”“阿姨,不勞您費心了,”我打斷沈華蘭,迎上她的目光,謝絕道:“。”看吧,跟了吳淩兩年,我睜眼說瞎話的本事也見長了。沈華蘭聽到這話明顯鬆了口氣,但下一刻,她原本輕鬆的臉頰上卻莫名的閃過了一絲慌亂。“承年……你怎麼提前過來了?”我順著沈華蘭的眼神望過去,果然看到了站在幾步之遙的裴承年。男人身著筆挺的燕尾禮服,渾身上下裹著一層寒意,像是從畫報裡走出來的冷傲男神,品貌非凡。正目不轉睛的盯著我。但嘴角,卻噙著顯而易見的譏誚。沈雲菡的腦子‘轟’的一聲炸了。此刻,她已經全然冇了一個做為人的尊嚴。她羞愧得閉上眼,一滴狼狽的淚從眼角滑落。...《許挽絮裴承年結局番外》第6章免費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