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承年 作品

《txt》 第15章

    

落在了林西西對麵的工位上。那是我平時敲代碼的地方。辦公桌上,除了台式機外,還有一台年代久遠的黑色筆記本電腦。是裴承年大二參賽時獲得的獎品。也是他送我的為數不多的禮物之一。配置不錯,我一直用到現在。“咦,學姐,你這筆記本跟學長的是同款耶。”林西西也察覺到了這一點,瞪著小鹿似的大眼睛看著我,問:“寫代碼順手嗎?”我不知道裴承年有同款。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麵上無波道:“舊了,不如新款。”我話音剛落...原來,隻把林西西放在我們工作室鍍金還不夠,裴承年還在意她的工作日常。裴承年的突然到訪讓所有人大吃一驚。...《許挽絮裴承年txt》第15章免費試讀一聲老婆,讓我如遭雷擊,心口轟然炸響。視線轉向裴承年時,卻看到了林西西那張寫滿錯愕的小臉。神奇般的,我們的視線在空氣中交彙。我提醒她:“裴總叫你呢。”這種纏綿不捨的語調,肯定不是叫我。林西西一愣,嘟嘟嘴,輕輕地颳了一下裴承年高挺的鼻梁,嬌嗔道:“學長,聚會還冇結束呢。”裴承年聞聲抬了抬眼皮,嘴角噙著一抹笑意。驗證了我的猜測。送走財神爺已經是半小時之後的事情了。看著遠去的邁巴赫,吳淩用胳膊肘戳我,語氣裡帶著安撫:“今晚辛苦了。”我半開玩笑道:“來點實在的吳總。”吳淩白了我一眼:“出息。”說歸說,吳大富婆還是貼心的把我送到小區樓下,並暗許我明早不用打卡。精神補償也算是落到了實處。可這一夜,我卻睡得很不踏實。夢裡反反覆覆的出現那個身影,在無數個深夜裡,緊緊地擁我入懷。情到深處時,他會掐緊我的細腰,用著誘哄的語氣說:“老婆,叫大聲點。”那是裴承年不為人知的一麵。重欲,佔有慾極強。卻見不得光。我失眠了。早高峰,地鐵到站,我像沙丁魚一樣湧出人群,卻意外的發現無線耳機被擠掉了一隻。正當我暗自感慨時,一抬眼,就看到了停在不遠處的黑色邁巴赫。車前,西裝革履的裴承年紳士的打開副駕門,那叫一個體貼入微。片時,身著橘粉色收腰連衣裙的林西西從車裡下來,小姑娘神采奕奕,像是晨間飛舞的小蝴蝶。他竟然親自送她上班。榮域集團跟我們工作室一東一西。這就意味著有起床氣的裴承年得多花一小時通勤。我想著以前自己每天起早給他做早餐哄他起床的日子,心口不由得溢位一絲苦澀。人與人的區彆,竟這麼大。我打算避開兩人。可剛抬腳,林西西那軟軟的招呼聲就傳到了我的耳中:“學姐,早上好!”我冇法視而不見,神色平靜的走過去,視線在裴承年臉上一掃而過,禮貌道:“裴總早,林小姐早。”林西西自來熟:“學姐,叫我西西就好。”我簡短的應了一聲,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裴承年似冇有立即離開的意思。我隻能明知故問道:“裴總來考察?”一旁的林西西捂著嘴笑:“不是的學姐,學長怕我迷路,找不到新公司的地址,特意送我過來的跟我猜的大差不差。我麵不改色,客套道:“歡迎裴總隨時蒞臨指導。”裴承年看了眼腕錶,幽深的眸子忽然落在我的臉上,語氣淡淡:“有勞許經理在前麵帶路。”不是,裴承年這是要跟著上樓的意思?林西西也聽出來了,眼神裡是藏不住的欣喜:“學長要跟我們一起?”裴承年嘴角噙著一抹笑意,嗓音低沉道:“嗯,看看你的工作環境。”原來,隻把林西西放在我們工作室鍍金還不夠,裴承年還在意她的工作日常。裴承年的突然到訪讓所有人大吃一驚。彼時熬夜加班的王嘉正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髮從茶水間走出來,嘴裡還吊著牙刷。這是我們程式員的日常,但裴承年見狀還是微微蹙了眉。理解。小工作室,終究不能跟榮域那種大集團比。我猜裴承年有點兒後悔把林西西放在這了。林西西本人倒是冇在意,指著靠窗的位置說:“學長,這就是我的工位啦。”裴承年冇吭聲。我順著他的眼神看過去,隻見他的視線落在了林西西對麵的工位上。那是我平時敲代碼的地方。辦公桌上,除了台式機外,還有一台年代久遠的黑色筆記本電腦。是裴承年大二參賽時獲得的獎品。也是他送我的為數不多的禮物之一。配置不錯,我一直用到現在。“咦,學姐,你這筆記本跟學長的是同款耶。”林西西也察覺到了這一點,瞪著小鹿似的大眼睛看著我,問:“寫代碼順手嗎?”我不知道裴承年有同款。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麵上無波道:“舊了,不如新款。”我話音剛落,便聽到林西西問裴承年:“學長你覺得呢?”逐一采訪是吧。裴承年不答反問:“想換筆記本了?”林西西揉了揉鼻子:“之前那個買的時候冇注意配置,被商家坑了。”“你呀……”明明是怒其不爭的台詞,可從裴承年嘴裡說出來,卻帶著一絲寵溺的意味。住,半晌纔來了一句:“渣男的人脈也是人脈啊。”我哭笑不得,隨即提了裴承年的要求,吳淩聽完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撫道:“想想兩百零八平的大平層,再想想會所裡那些男模,這個錢,得拿。”我務實的點點頭:“到嘴的鴨子,得吃。”於是我跟吳淩又來到了榮域集團。這一次,前台領著我們去了頂層的總裁辦。推門進去前,我隱約聽到了女孩銅鈴般清脆的笑聲,抬眼一看,林西西正乖巧的坐在裴承年身旁,放肆的笑。見我們進來,她立即拉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