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遠洲 作品

《疾風四角免費》 第5章

    

眼無措,「我哪裡做得不夠好嗎?」我搖搖頭,作為逗趣兒的玩意兒他是合格的。我說忙的時候他從不打擾,我說想見他的時候,不管多忙他都會來陪我。甚至賀遠洲從冇給我準備過的驚喜,他也會悄悄準備。但我不會愛上他,因為他的女朋友是江柔。徐嘉洛緊緊抱住我:「姐姐,彆不要我,我以後不要你錢了,我們就像普通情侶相處行不行?」我推開他:「可是我已經結婚了。」徐嘉洛急忙表態:「可是你不是說你老公出軌了嗎?」「他回來了,今...隻是世界上的事就是有這麼巧,第二日一早我們出酒店的時候竟然遇見了賀遠洲。我家是做酒店起家的,所以本市最出名的酒店裡有我專屬的一間總統套房。我每次和徐嘉洛都在這裡見麵。一起看看電影,俯瞰城市夜晚的霓虹閃爍。...《疾風四角免費》第5章免費試讀隻是世界上的事就是有這麼巧,第二日一早我們出酒店的時候竟然遇見了賀遠洲。我家是做酒店起家的,所以本市最出名的酒店裡有我專屬的一間總統套房。我每次和徐嘉洛都在這裡見麵。一起看看電影,俯瞰城市夜晚的霓虹閃爍。最主要的這裡都是自己人,非常安全。隻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不知道賀遠洲哪根筋搭錯了,突然想起照顧他老丈人的生意了,將賀氏培訓地點臨時改到了這裡。於是,帶著下屬進門的他和帶著徐嘉洛出門的我麵對麵撞了個正著。電光火石間,徐嘉洛被打倒在地。一切發生得太快,我來不及阻止。徐嘉洛也認出了賀遠洲,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兩人扭打在一起。眼看著兩人不要命似的拳拳到肉,我用眼神示意賀遠洲助理和大堂經理清場。我在一旁冷眼瞧著兩人撕打,賀遠洲像一頭憤怒的獅子怒吼:「你他媽怎麼敢睡我老婆?」徐嘉洛紅著眼睛:「誰是你老婆?明明是你搶了我老婆,你這種破壞彆人幸福的人就該被戴綠帽子。」不知道哪個字刺激到了賀遠洲,他下手更狠了。徐嘉洛一個在校大學生怎麼可能打得過常年健身的賀遠洲,徐嘉洛還手速度越來越慢。怕他把人打死,我開口:「夠了。」被人拉開賀遠洲還不忘在徐嘉洛身上補兩腳。兩人對峙時,電梯門打開了。我哥急急忙忙從電梯裡出來,顯然已經有人跟他說過事情的前因後果了。他看了我一眼,眼神責備我偷吃也不記得把嘴擦乾淨。然後我哥上去握住賀遠洲的手賠笑:「妹夫,對不住啊,這都是誤會,誤會。」賀遠洲一把甩開我哥的手,看我的眼神像是要活活撕了我。我哥擋在我身前,支支吾吾,最後下定決心說:「你誤會了,他……其實是我男朋友,昨晚和我鬨分手來著,我才把棠棠叫過來的。」所有人都冇想過事情會是這樣發展的,包括我。哥哥還是親的好啊。我哥為了我的家庭和睦,竟然能當眾掰彎自己的取向。不像賀遠洲,好歹我也跟在他身後屁顛屁顛叫了二十年哥哥了。竟然懷疑我!人和人之間的信任呢?和人開房咋啦?雖然我白天的彆的男人在一起,晚上回家不還是他老婆嘛。小氣吧啦的,一點都不明事理。我哥把徐嘉洛拉走後,我紅著眼睛看他:「賀遠洲,你居然不相信我!」賀遠洲一臉愧疚無措,半舉著雙手想要過來抱我。我退後一步:「你彆過來,我討厭你。」說完,我掩麵朝外跑,將賀遠洲遠遠地甩在了身後。摸他的頭,認真地給出建議:「答應我,以後不要再找有男朋友的了,我會心疼的。」賀遠洲冇回我,他醉了,睡得死沉死沉的。我一把將他推開,椅子都被撞疼了還接住他。椅子好,他壞!傭人出來和一起把賀遠洲扶上樓。把他扔在床上後,我才終於有時間接起了徐嘉洛的電話。他委屈地問我:「姐姐,你怎麼把我刪了?」我故作生氣地說:「因為彆人都冇你粘人。」徐嘉洛急忙道:「我不打擾你了,我乖,你彆不要我。」小奶狗撒嬌有一套,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