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征李青青 作品

蕭拾月秦錚熱門推薦 第305章

    

她入職資料父親那一欄,填的是李臬——這是我們公司的老闆。富二代的白富美,又在自己的部門工作。一開始秦錚就是這樣跟我解釋他為什麼這樣照顧李卿卿的原因。“總不好得罪她,而且一團孩子氣的小姑娘,又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你真的是想多了。”我冇提醒他這個“一團孩子氣的小姑娘”比我還大兩歲。但我沉默的認可了他這個理由。後來我不知道他是太不把我當回事,還是根本冇想瞞著我。李卿卿入職後的半個月內,有一天我找bgm登陸...-

男人真是可笑的生物,哪怕他不愛我了,哪怕分手的結果是他夢寐以求的,但是看見我如此坦蕩平靜卻又不甘心。

或許在他的想法裡,我應該痛哭流涕的挽留他、哀求他,他纔會在厭煩中生出一點得意。

我抬眸看他,冇什麼情緒,我冇告訴他我早已經難過過了。

在他不回我微信卻在李卿卿剛發的朋友圈下麵評論的時候。

在他刪除為我創建的歌單隻為了和李卿卿一起聽她愛聽的韓國潮流歌的時候。

在他對著假裝失憶的我開口說我們是普通朋友的時候。

在他在我看不見的地方,和李卿卿沉浸在成年人推拉的曖昧的氛圍中的時候,我已經難過過了。

他對我來說就像是身體裡長出來的良性腫瘤,長在那裡,冇到致命的程度,但你知道,如果放任下去,這腫瘤會慢慢惡化,一點點的侵蝕你的健康和生命力。

冇什麼怕的,隻要在它還是良性的時候,將它連根剜去就好了。

痛隻是一時的,但我到底是會健康起來的。

在秦錚收拾完東西離開前,我冷靜平淡的問了他最後一句話:“秦錚,你變心,是因為李卿卿是李臬的女兒,還是單純的因為她隻是她?”他站在玄關回頭,一如大學我初見他時高大挺拔,英俊的臉相比那時候的青澀卻沉澱出不動聲色的成熟。

我一直以為他還是那個在操場上紅著臉站在我麵前笨拙告白的少年人,可直到這時候我才恍然發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已經變成在利益深海裡權衡利弊的成年人了。

他頓了頓,才說:“拾月,人總是想要往高處走的。”

一句話讓我啞然失笑,不過我敬他這七分坦誠。

我看著他,真心實意的笑起來,我說:“秦錚,那我祝你鴻鵠高飛,一舉千裡,得償所願。”

他目光落在我臉上,眼神深處隱

-了一聲,像是我打擾耽誤他時間一樣,低頭摁亮手機看了眼螢幕,說:“既然你醒了,我就先走了,公司還有事。”冇等我反應過來,他就站起來準備離開。走到病房前拉開門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心底那點殘存的良知,他回頭叮囑了我一句:“好好休息。”我掛在臉上的微笑一直等到他離開關好門才落下來,直到麵無表情。冇有人知道我和秦錚在談戀愛。我和秦錚是校園愛情,當年畢業後我們一起滬漂,進入滬城最頂尖的公司做市場策劃。那時候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