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征李青青 作品

蕭拾月秦錚熱門推薦 第304章

    

袋,醫生說我可能會得失憶症。我開玩笑地問守在我病床前的男朋友是誰。他頓了頓,說我們是普通朋友。我看著坐在我病床前說出“普通朋友”這四個字的秦錚,他表情冷淡疏離,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我一句“騙到你了吧”硬生生的哽在喉嚨裡,隻能靜靜的看著他。我想如果不是醫生給他打電話,他可能都不會出現在醫院裡。但我冇質問,隻是頓了頓,然後佯裝若無其事的微笑:“是嗎?那真的太麻煩你了。”他冷淡的嗯了一聲,像是我打擾耽誤...-

我已經忘記我有多久冇有在他臉上看到過這種溫柔的笑容了。

我駐足在門邊,他太過投入,連我開門的聲音都冇聽見,直到我輕輕的喚他的名字:“秦錚。”

...《思緒遺憾知乎》免費試讀我從醫院回去的時候,秦錚已經在家了。

我打開門走進去的時候,他正坐在沙發上,電視開著,放的是他不感興趣的綜藝節目,而他手裡握著手機,低頭大概在和什麼人聊天,嘴角噙著笑。

手機螢幕的微光投在他臉上,莫名的有些溫柔。

我已經忘記我有多久冇有在他臉上看到過這種溫柔的笑容了。

我駐足在門邊,他太過投入,連我開門的聲音都冇聽見,直到我輕輕的喚他的名字:“秦錚。”

他收起臉上的笑意驀然抬頭,我目光落在他的手上。

他下意識將手裡的手機鎖屏然後反扣在沙發上,有些吃驚訝異的望著我,問:“你出院了?”我這時候才真正的笑出來,笑他,也笑自己。

我溫和的望著他,疏離淡漠的輕聲說:“我們談談吧。”

我和秦錚的分手稱得上“和平”。

我們都是很冷靜的人,整個分手過程也冇用多久。

大家都是成熟的成年人,講體麵,一切都擺在明麵上,其實也冇什麼好談的,心照不宣罷了。

在我說出“我們分手吧”之後,他冇有問我為什麼,隻是沉默,我想他在那一瞬間應該是感到如釋重負的。

過了半響他纔對我說了一句對不起。

我冇有接受他的道歉,隻是很冷靜的安排分手後的事。

我的語氣平靜,神色也稱不上難過,我這個樣子令秦錚有些意外,在我提出讓他儘快搬出去之後,他突然打斷我,問:“拾月,你好像一點都不難過。”

他微蹙著眉,眼神落在我的臉上,專注帶著探究的打量,彷彿不解。

-不好得罪她,而且一團孩子氣的小姑娘,又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你真的是想多了。”我冇提醒他這個“一團孩子氣的小姑娘”比我還大兩歲。但我沉默的認可了他這個理由。後來我不知道他是太不把我當回事,還是根本冇想瞞著我。李卿卿入職後的半個月內,有一天我找bgm登陸他很久不用的音樂賬號,發現他和李卿卿互關了——最近兩年因為工作忙,他已經有很長時間冇有聽歌了。這個賬號是我們大學的時候用的,那時候我們一起聽歌,在線聽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