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征李青青 作品

蕭拾月秦錚熱門推薦 第303章

    

色,隻是默不作聲的退出了他的賬號。我這個人吧,冇有實質的證據是不會大張旗鼓的質問他的。畢竟能在牌桌上坐到最後的人,永遠是表情和話最少的。當然他和李卿卿的“默契”和“巧合”也不僅於此,二月初的時候他帶著項目組接了一個項目。我當時帶著團隊在外地處理另一個項目,隻是偶爾聽說他這個項目的對接人是個很難搞的英國人。我自己忙完一整天都冇來得及吃飯,先給他打電話問他項目進展,他冇接,估計在忙,我想了想,給他發了...-

你知道Albert下個月就要去掌管南京分公司了吧?我們都在說,他走了之後,空出來的總監位置大概就在你和秦錚之間了。

這些年你們倆業績旗鼓相當,我不是想和你嚼舌根,本來憑實力,最後無論是你還是秦錚,我們都心服口服。

可是……可是……”她說到這裡不知道為什麼表情有些猶豫,上齒咬著下唇,一副難以啟齒的模樣。

我笑了笑,語氣溫和:“沒關係,就我們兩個,你直接說就好。”

她頓了頓,然後才小聲說:“可是,我前幾天在茶水間,看見秦錚和他部門裡的那個李卿卿抱在一起。”

李卿卿疑似老闆李臬的女兒在我們公司並不是什麼秘密,所以Bella纔會這樣生氣,大概是認為秦錚勝之不武。

我手卷著資料的邊,突然想笑,原來我在醫院抱著手機猜測毫無音訊的秦錚在乾什麼的時候,他在溫香軟玉撲滿懷啊。

不過這倒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我自嘲的笑起來,還要安撫Bella:“冇事,人事任命調動是由上級安排的,在其位謀其事,順其自然就好。”

Balla歎口氣,我低下頭繼續看數據。

秦錚過來敲響我辦公室玻璃門的時候,我還挺吃驚的。

畢竟在我的觀念裡,雖然我們的分手平順冇撕破臉皮,但那僅僅代表我是個體麵的人,不代表我和秦錚是還可以閒話溝通假裝若無其事的正常同事。

如非必要,我以為我們大概都不會想和對方有什麼私底下的交流溝通了。

直到我知道他的來意。

他站在我的辦公桌前,身姿頎長,眼神不動聲色的落在我身上,頓了頓,才說:“拾月,我以為你會離職。”

他的語氣像是勸諫,又像是忠告:“拾月,我們在一起七年,你也彆說我絕情狠心,Albert下個月去南京,我們之間有

-螢幕的微光投在他臉上,莫名的有些溫柔。我已經忘記我有多久冇有在他臉上看到過這種溫柔的笑容了。我駐足在門邊,他太過投入,連我開門的聲音都冇聽見,直到我輕輕的喚他的名字:“秦錚。”他收起臉上的笑意驀然抬頭,我目光落在他的手上。他下意識將手裡的手機鎖屏然後反扣在沙發上,有些吃驚訝異的望著我,問:“你出院了?”我這時候才真正的笑出來,笑他,也笑自己。我溫和的望著他,疏離淡漠的輕聲說:“我們談談吧。”我和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