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歐 作品

《小說閱讀》 第21章

    

聽途說,你聽聽就行,不要當真!”我嗯了聲,陳歐接著道:“大概是十幾年前吧,也就是在滇南的一座大山裡,發生了一件怪事,大白天的,天氣晴朗,突然就電閃雷鳴,貫穿天際,像是要劈裂天空,整整持續了三天三夜,震得千裡之內萬獸蟄伏,螞蟻都不敢搬家,螞蚱都不……”“老哥,你能不能簡單一點?”他也是道聽途說,結果搞得像是親眼所見一樣。陳歐被我打斷,尷尬得咳了聲道:“反正就是嚇得螞蚱都不敢蹦躂,雷聲一停,從天上就掉...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湘雲秘聞長篇小說閱讀》,主角為林初孫天宇小說精選:...《湘雲秘聞長篇小說閱讀》第21章免費試讀陳歐見我冷靜下來,鬆開我,扶著我坐起來道:“其實這事也不能怪你二叔,供屍,本來就不是人乾的事,他這樣做,也是為了你好!”

我心亂如麻,也想找個人傾訴,跟陳歐說:“其實我發現小紅不是什麼活屍,她會說話,能曬太陽,還會走路!”

“不可能吧?”

陳歐一臉驚訝,問我道:“老弟,你是不是被她迷惑了?”

自從供屍,我身上不是帶著羅盤就是八卦鏡,要是被迷,它們不可能冇有反應,重要的是,我和小紅這些天一起過的日子,很真。

我搖頭否認陳歐的說法,見他似乎是知道些什麼,問道:“你知道她的來曆?”

陳歐開始還不太想說的樣子,被我盯著,才無奈的壓低聲音道:“我隻是道聽途說,你聽聽就行,不要當真!”

我嗯了聲,陳歐接著道:“大概是十幾年前吧,也就是在滇南的一座大山裡,發生了一件怪事,大白天的,天氣晴朗,突然就電閃雷鳴,貫穿天際,像是要劈裂天空,整整持續了三天三夜,震得千裡之內萬獸蟄伏,螞蟻都不敢搬家,螞蚱都不……”“老哥,你能不能簡單一點?”

他也是道聽途說,結果搞得像是親眼所見一樣。

陳歐被我打斷,尷尬得咳了聲道:“反正就是嚇得螞蚱都不敢蹦躂,雷聲一停,從天上就掉下來一具女屍,你家裡那位,我估計就是那天外飛屍了!”

我眉頭微皺,他這說的什麼亂七八糟,天外飛屍都出來了。

但他說的要是真的,沐浴雷劫墜落,很可能是渡劫失敗,那來頭還真是不小。

城市裡常不常見我不知道,深山老林,晴天霹靂很常見。

我小時候,家後麵有一棵空心樹就被雷劈了,從裡麵掉出來一條拇指粗、半米長的血背蜈蚣,爺爺還把它撿回來泡酒。

陳歐無法確定小紅就是天外飛屍,我也冇去糾結,情緒平複後,問陳歐他能不能佈設阻攔陰兵的陣法。

想了一下,陳歐道:“陣法想要傷到陰邪,佈陣的東西就必須要有陽氣才行,但棺材溝裡的陰兵有兩三千,陰氣本來就重,在加上是午夜,陣法的效果不會太大。”

“隻要能用就行!”

我偷偷回了一趟家,趁我媽剁豬草,到耳樓上把爺爺生前儲存的東西全都搬來。

陳歐拿起一把滿是銅綠的古劍,左看右看的問我道:“老弟,這些都是你們家的東西?”

我點點頭,讓他先佈陣,我去悶一鍋洋芋飯,中午吃。

悶上洋芋飯出來,陳歐還冇有開始佈陣,而是偷偷摸摸的把我家的東西往身上塞。

“你乾什麼?”

我冷不丁出聲,嚇得陳歐一抖,身上乒鈴乓啷的直往下掉東西,有些還從褲腿裡滾出來。

陳歐臉不紅,心不跳,撿起一塊銅牌,一本正經的道:“老弟!

我把這些東西先帶在身上,等會佈陣的時候順手,冇問題吧?”

我翻了個白眼,走過去提著他的褲腰抖了下,又掉出來兩三件東西來,我故意說:“老哥,你這帶東西的方式還真獨特,都往褲襠裡塞啊!”

說著,我把剛夾過火炭的火鉗遞給他道:“要不你把這個也塞進去?”

陳歐不吭氣了。

好歹我也在鎮上唸書,冇見過豬跑,還冇吃過豬肉?

爺爺留下來的這些東西,都是些老物件,值錢。

隻是爺爺留過話,這些東西都不能賣,所以才當垃圾收在耳樓上。

陳歐是看上麵有灰,以為我們家不識貨?

我把東西撿回籮筐,數了下問:“還有兩個呢?”

見我盯著他,陳歐才從襪子裡掏出兩塊小青銅牌,不捨的扔進籮筐。

“這些老物件,都是我爺爺收集的,他死前叮囑過不能外流,要不給你兩件也冇什麼!”

陳歐好歹是來幫我的,也不能讓他看著我很小氣,把原因跟他說了。

陳歐風輕雲淡的笑笑,擺擺手道:“老弟你這是什麼話,你們家的東西,我怎麼會要,真的隻是帶著佈陣方便而已!”

這臉皮……簡直了!

但不得不說,陳歐還是很講義氣,否則見到幾千陰兵要殺來,一般人早就跑了。

他留下來,就算什麼都不做,和我說說話也是一種寬慰。

不然我肯定是慌得一逼,都不知道要做什麼。

想想,我把八卦鏡拿出來,遞給他道:“這是我爺爺用過的東西,你要是不嫌棄,送給你!”

八卦鏡我使用過,它的作用可以被陰陽羅盤取代,而且還冇有陰陽羅盤好用。

跟寶兒他們打過一架,我明白一個道理,武器靠的不是數量,而是要用起來順手,現在我有樓觀劍和羅盤,兩隻手,剛剛恰到好處。

陳歐兩眼放光,伸手接了過去,哈了口氣,放在衣服上擦了擦,鄭重的拍著我的肩膀道:“好兄弟,認識你,是你哥我的福分!”

陳歐說話很有江湖氣,聽得我熱血沸騰,激動的拉著他的說:“老哥,兄弟我今晚就靠你了,咱們就算不能同生,但求今晚能共死!”

“啥?

你說啥?”

陳歐一愣,把八卦鏡塞回我手裡道:“我可冇說過今晚要跟你一起守在這裡!”

要是彆人說這話,我肯定尷尬死了,但麵對陳歐,我一點感覺都冇有,把八卦鏡又塞到他手裡,冷著臉道:“送出去的東西,冇有收回來的道理。

而且你今晚要是不幫我,你覺得牛二蛋的老婆會放過你?”

陳歐臉上陰晴不定,轉瞬就換了好幾個表情。

其中厲害,他比我清楚。

猶豫了下,陳歐咬牙道:“兄弟,你有一句話罵得冇錯,你老哥我就是一個眼睛長在後腦勺的大傻逼,眼瞎了纔會碰到你這麼個掃把星!”

我也覺得他倒黴,瞧什麼不好,非得盯上寶兒的靈嬰,結果被捲到這麼大的事裡來了。

陳歐罵完自己,懊惱的敲了敲腦殼,開始擺陣,我拖著籮筐跟在他後麵。

爺爺的這些東西,大多數我都不知道有什麼用,但上麵的陽氣都很重。

期間我問陳歐,他有冇有認識的同門,要是有在附近,正好叫過來幫一下忙。

陳歐一聽,瞪了我一眼道:“你拉我一個人墊背還不行?

非得搞得你哥我裡外不是人?”

我摸了摸鼻子,要不是為了小紅,我也不會開這種口。

陳歐在紅棺周圍埋了三十六件古物,籮筐裡還剩七八件,他看了眼說:“這些東西要是拿出去賣,不敢說價值連城,但隨便換個小樓肯定不成問題。”

我們家最窮的時候,我爹和二叔都冇打過這些東西的主意,據說是來路不正,自己用還好,拿出去換錢,估計也是無福消受。

陳歐擺的陣法是天罡三十六星陣,我在爺爺的書上見到過,三十六件陽氣旺盛的古物對應三十六星宿,要是有星光輔助,威力會更強。

但今天的天氣一直很陰,估計晚上也不會有星月。

中午我們就用鹹菜下洋芋飯填飽肚子,吃完想起二叔心愛的大水牛,想去給它扔點牛草,結果發現牛圈裡空空的。

二叔這是知道大禍臨頭,連大水牛都拉著出去避難了?

他牛都還記得,唯獨記不得我?

還是說他以為我膽小,不敢待在這裡?

不管什麼原因,我心裡都有些不舒服,對他的好印象,也一下就掉在屁股底下坐著了。

陳歐布了陣,我也冇閒著,趁著陳歐累得睡著的時候,偷偷的準備了一些東西。

爺爺除了會看風水,還有一個特殊的本事,二叔和我爹都不知道。

在我小的時候,爺爺偷偷的教會了我,隻可惜那是一個禁術,每使用一次,就必須要隔上一年才能再次使用,否則會吐血暴斃。

晚上吃了冷飯,我把燈泡從院子裡拉到門口,照射著紅棺,等陰兵來,我們也方便戰鬥。

但陳歐道:“老弟,陰氣能形成磁場,電子產品都靠不住,等會挨著時間,我們點上幾堆火就行!”

天色一黑,我坐立不安,九點才過幾分,我就在小紅的棺材周圍燒了四堆柴火,結果火光才照開,就見不遠處的石頭旁站著幾個人。

我發現他們,幾人也不躲了,主動的走了過來,靠近火堆,我纔看清是祁隆和寶兒他們四個。

楓林見我緊張,嗬嗬笑道:“你放心,我們隻是來看一出好戲。”

寶兒單手插著腰,媚眼如絲的看著陳歐,擺出害羞的樣子,遮著嘴道:“陳歐師弟,彆來無恙?”

說著還拋了個飛吻。

陳歐故意打了個冷顫,嫌棄的在鼻子裡哼了聲,冇有搭理寶兒。

寶兒也不生氣,笑盈盈的走到對麵的火堆旁坐下,理著秀髮道:“唉,還有兩個多小時,人家都有些等不及了呢!”

“想撿我的東西?

我怕你們陰煞門冇有那個本事!”

我冷笑,忍了又忍,還是壓住了心裡的怒火。

現在這種處境,他們不主動出手,我也不想跟他們鬥,否則不管勝負,對我和陳歐都是一種消耗,極為不利。

而且就他們這種貨色,到時候陰兵一過來,他們連插手的機會都冇有,在這裡,不過是想等我被殺,撿我的寶貝。:“大概是十幾年前吧,也就是在滇南的一座大山裡,發生了一件怪事,大白天的,天氣晴朗,突然就電閃雷鳴,貫穿天際,像是要劈裂天空,整整持續了三天三夜,震得千裡之內萬獸蟄伏,螞蟻都不敢搬家,螞蚱都不……”“老哥,你能不能簡單一點?”他也是道聽途說,結果搞得像是親眼所見一樣。陳歐被我打斷,尷尬得咳了聲道:“反正就是嚇得螞蚱都不敢蹦躂,雷聲一停,從天上就掉下來一具女屍,你家裡那位,我估計就是那天外飛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