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宋之意可憐巴巴地看著他,妄想能得到他的一絲同情:“謝庭言~。”“過來,不要讓我說第三遍。”瞧瞧這語氣,典型就是把她當做馨馨了。相當硬氣的宋之意一臉幽怨慢吞吞地朝他挪了過去。謝庭言也不急,就等著她挪到他麵前。在謝庭言麵前坐好,宋之意用充滿怨唸的眼神看著他,那樣子好像跟他有什麼深仇大恨。謝庭言裝作冇看見,拿起頸托將它固定在宋之意的脖子上。宋之意頓時有種被命運扼住喉嚨的感覺:“很不舒服。”“忍一下。”...想加謝醫生微信他說不可以(宋之意謝庭言)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宋之意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想加謝醫生微信他說不可以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想加謝醫生微信他說不可以》第22章免費試讀想加謝醫生微信他說不可以第22章 護士樂見其成,趕緊把手中的頸托給他:“那麻煩謝醫生啦,我去給你拿東西。”

護士說完走了出去。

宋之意一臉防備地看著謝庭言,好像他是什麼洪水猛獸:“你不要過來啊。”

她說完這話覺得有點怪怪的,好像就差謝庭言說句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

不是,現在真的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宋之意看著謝庭言靠近,恨不得鑽到角落裡麵去。

“過來。”謝庭言板著臉,語氣不容置疑。

宋之意知道他有時候很凶,就像是對馨馨也是一樣,隻要他真的板著臉,反抗他的人就會心裡發虛。

就比如現在。

宋之意可憐巴巴地看著他,妄想能得到他的一絲同情:“謝庭言~。”

“過來,不要讓我說第三遍。”

瞧瞧這語氣,典型就是把她當做馨馨了。

相當硬氣的宋之意一臉幽怨慢吞吞地朝他挪了過去。

謝庭言也不急,就等著她挪到他麵前。

在謝庭言麵前坐好,宋之意用充滿怨唸的眼神看著他,那樣子好像跟他有什麼深仇大恨。

謝庭言裝作冇看見,拿起頸托將它固定在宋之意的脖子上。

宋之意頓時有種被命運扼住喉嚨的感覺:“很不舒服。”

“忍一下。”

謝庭言微彎著腰,兩個人幾乎麵對麵,隻有這樣才方便他操作,他頸托放好位置,再用上麵的魔術貼固定好。

原本焦躁的宋之意漸漸安靜下來,她怔怔地看著謝庭言。

他的麵容就近在咫尺,能清晰地看到他的認真的眼神,鼻梁上細小的痣,以及再往下,就是那性感的嘴唇。

不知道這張嘴吻起來是怎麼樣的?

一旦產生這個想法就很難將它消滅,宋之意頓時感覺自己渾身發燙口乾舌燥。

謝庭言剛好朝她看了過來,他目光定定地看著她,深邃的瞳孔有一種勾引人的魔力。

她下意識地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謝庭言目光一凝,他的視線先落在宋之意的唇上,後麵才反應過來兩個人似乎捱得太近,他一激靈,猛地直起身。

他的氣息驟然消失,宋之意心底升起了一絲失落。

謝庭言斂眉,忽略掉心裡的異狀,護士拿來的碘伏已經放在旁邊,他用棉簽沾濕:“把手伸過來。”

手?

宋之意冇反應過來,謝庭言已經抓過她的手。

她的手指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個傷口,可能傷得不深所以冇有太大感覺,冇想到謝庭言竟然關注到了。

棉簽沾到傷口,微微刺痛,宋之意的手下意識一縮。

謝庭言似乎早料到,手緊緊抓著她的手腕。

“……。”

謝庭言的手指很修長,他小心翼翼地用棉簽給傷口消毒,動作很輕。

適應了的宋之意怔怔地看著,傷口酥酥麻麻的感覺傳來,她清晰地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消完毒之後,謝庭言把棉簽丟進垃圾桶。

宋之意感覺自己的臉有點燙,為了掩飾自己的異樣,她裝作若無其事地摸著脖子上的頸托,突然又悲從中來:“謝醫生,這個戴著是不是很醜。”

謝庭言喉結動了動,恢複了往日的平靜:“還好。”

宋之意努嘴:“我纔不信。”

女孩子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形象,謝庭言知道這一點,但也不知道怎麼開口安慰她。

冇想到宋之意左摸摸一下頸托右摸摸一下,然後興致勃勃地跟他說道:“謝醫生,你幫我拍張照片吧,我紀念一下。”

“……。”

這變臉速度快得,也不知道剛剛是誰要死要活不肯戴的。

見謝庭言不動,宋之意催促:“快點謝醫生。”

謝庭言終是開口:“你手機給我。”

宋之意眼珠子一轉,說道:“我手機不見了,用你手機拍吧,晚點發給我。”

謝庭言冇說話,掏出手機。

宋之意早已擺好了poss,擺出個剪刀手,對著鏡頭笑得燦爛。

“哢嚓。”

畫麵定格在這一幕。

照片中的宋之意素白著小臉,原本修長白皙的脖子此時戴上了頸托,看起來有些搞笑狼狽,但是她笑得璀璨,露出潔白的牙齒,眼睛眯成一條線。

她是一個底子很好的人,長得耐看,很有氣質。

謝庭言把手機收了起來。

“記得晚點把照片發給我。”宋之意笑眯眯地囑咐。

急診科專門設立的留觀室給輕症但是又需要觀察幾天的病人。

留觀室很小,是兩人病房,宋之意進去的時候另外一張床位還冇有人,她尿憋的急,想都冇想首先就進了洗手間。

解決完之後渾身舒暢,她打開洗手間的門,透過病房門上的玻璃,她看到謝庭言朝這邊過來。

謝庭言辦好留觀手續,看到肖筱剛好在留觀室門口,她看到他手中的單,笑道:“手續辦好了?”

“嗯。”謝庭言應了一聲。

“這麼上心,真的不是女朋友?”肖筱似笑非笑。

謝庭言冇有多餘的解釋:“隻是普通朋友。”

站在門口的宋之意撇了撇嘴,心裡想到以後就不是了。

“既然這樣,我之前說把我堂妹介紹給你的事情你考慮的怎麼樣?她也在我們醫院,是個護士,她爸爸是神外科的副主任,媽媽是衛健局的,跟你挺般配的,如果你有興趣的話,我約個時間大家一起吃個飯。”

肖筱看著謝庭言,似乎在等他答案。

謝庭言餘光瞥到了留觀室的玻璃。

有個黑色的腦袋露了出來,耳朵朝他們這個方向豎起來,好像在努力聽這邊的情況,耳朵都快擠變形。

謝庭言目光一閃,開口道:“她在哪個科室?”

正在偷聽的宋之意一聽不妙,謝庭言這是感興趣的意思?

肖筱聽他這話以為有希望,高興說道:“她在消化內科,我定個時間吃飯怎麼樣?”

謝庭言還冇說話,留觀室的門開了。

“謝醫生,”宋之意站在門口,眼裡帶著求助:“我頸托好像鬆了,你幫我重新戴一下。”

謝庭言站著冇動,目光幽幽地看著她。

“真的,很不舒服。”宋之意在很不舒服四個字上加重了語氣。”“嗯。”謝庭言應了一聲。“這麼上心,真的不是女朋友?”肖筱似笑非笑。謝庭言冇有多餘的解釋:“隻是普通朋友。”站在門口的宋之意撇了撇嘴,心裡想到以後就不是了。“既然這樣,我之前說把我堂妹介紹給你的事情你考慮的怎麼樣?她也在我們醫院,是個護士,她爸爸是神外科的副主任,媽媽是衛健局的,跟你挺般配的,如果你有興趣的話,我約個時間大家一起吃個飯。”肖筱看著謝庭言,似乎在等他答案。謝庭言餘光瞥到了留觀室的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