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轟頂。對,咱遺漏了宋隱那個大貪官。才換上的好心情,瞬間消失。朱元璋一巴掌拍在書桌上。彷彿拍的是宋隱的腦袋。“一個敗類毀了整個徐州的官風。”“這個宋隱。”“朕非殺不可。”馬皇後被朱元璋臉上的殺氣驚住。連忙阻止,“殺不得啊!”徐州囤糧一案,好不容易壞事變好事。此事也牽扯上了宋隱。殺了宋隱,隻怕會讓徐州官員心生猜忌。影響極壞。馬皇後的分析,讓朱元璋冷靜下來。好在剛纔憋在胸口的怒意已經發泄出來。他無奈的歎...-朱元璋想,百姓不過就是生活好一點,居住環境變得新奇一些。

胡雄卻說,“陛下,老百姓都發財了,人人都存有銀子。”

“什麼?”

朱元璋一臉困惑。

根本冇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

百姓怎麼就變成有錢人了?

“難道是因為福州的大基建?”

“所以連百姓都賺到錢了。”

朱元璋問出這話,馬上自己就搖頭。

就算如此,也不至於福州百姓人人都賺到錢呀!

怎麼可能!

果然。

徐雄道,“陛下,福州百姓在大基建裡賺不了什麼錢。”

“不過每個人最少也有幾十兩銀子。”

朱元璋驚呆了!

每個人都有幾十兩銀子!

整個福州加起來該是多麼龐大的數目!

連忙問,“這是怎麼回事?”

徐雄道,“宋隱在福州進行大量的拆遷工作。”

“家家戶戶獲得的拆遷款少說都有二十兩!”

朱元璋更加得納悶。

“為何要拆遷?”

他覺得,每次錦衣衛回來的報告,都能聽到新鮮的詞。

真不知宋隱的腦袋瓜裡,還有多少新鮮的事情。

徐雄解釋道,“拆遷就是官府將老舊房子推倒,獲得土地的所有權。”

“百姓獲得拆遷補償款,或者是以房抵款獲得補助。”

朱元璋聽得一愣一愣的。

第一次聽說房子還能以舊換新的。

這手筆也太大了吧?

但是朱元璋更在意的是,人人手裡的幾十兩銀子。

這纔是重點。

同時也納悶。

“宋隱給百姓的錢是哪來的?”

朱元璋的問題當場把胡雄給問啞巴了。

答不出來。

在福州時也冇到要查得那麼深啊?

隻是重點查了宋隱是怎麼把福州治理的煥然一新。

擔心朱元璋動怒。

他忐忑不安道,“或許宋隱自己就有很多錢?”

朱元璋搖頭,“說的什麼話?”

“他由縣令升為知府纔多久?還是一個窮知府,能有多少錢?”

胡雄嚇得連忙賠罪,“陛下教訓的是。”

突然眼前一亮,怎麼忘了大基建這事。

連忙對朱元璋道,“回陛下,想來這筆銀子,是跟著宋隱一起去了福州那些富商投資的錢財。”

這樣的解釋應該是說得通的。

不然宋隱也變不出來那麼多錢。

朱元璋覺得隻有這個解釋。

隻是。

朱元璋心算了片刻。

整個人都愣住了。

這麼一算,發現福州所有百姓的銀子加起來。

竟然比國庫還要多很多。

朱元璋不爽了!

他製定了那麼多防止官商勾結,打壓商人賺錢的國策。

現在卻被福州的現狀,啪啪的打臉。

朱元璋心裡窩火。

“啪!”

將奏摺掃落了一地,朱元璋怒道,“朕要斬了宋隱!”

福州經濟越來越發達,宋隱的規劃佈局也越大。

回過頭一想。

自己從宋隱做生意賺到的幾百萬兩銀子,又算得了什麼?

朱元璋突然有了想法。

如果把宋隱殺了,那他的錢不是也跟著到手了。

國庫短缺。

大明更是百廢待興。

軍事開銷,改善民生。

哪裡都需要用錢。

大明建國後戰事不斷。-展的念頭。現在宋隱主動提出合作,於是欣然接受。他們早見識過宋隱的本事。一個縣令都能讓身家翻了好倍。升職去了福州,前途更是不可估量。小小沛縣,走了去逑!存著巴結宋隱的心思,玉龍商會的人打起十二萬分精神,生怕把宋隱的寶貝磕壞了。這時。宋隱帶著路上的一些必備用品,滿臉開心的走出府邸。可剛開門。就看到百姓排成了長龍,一個個嗚嗚哭著。他們手裡拿著雞蛋、水果等物品。看到宋隱那一刻,哭得更傷心了。“嗚嗚…宋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