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就增加了一萬戶!”“好,爭取下半年再來一萬戶!”宋隱大喜,繼續寫道。“縣裡官道年久失修,道路崎嶇不平......”“稅賦嚴苛,人口逃亡嚴重......”自從穿越到了大明初年,宋隱每個月都要給朝廷寫一封奏摺,報告情況。他本來高中畢業,在廠裡打螺絲,因為加班過度,眼睛一閉就變成了一個平凡無奇的古代縣令。現在的皇帝,是殺官不眨眼的朱元璋。做官難!每個月寫的奏摺,能不能順利送到朱元璋手裡,宋隱不關心。隻要...-甚至有的地方,主動要求把他們的房子給拆了。

福州府如火如荼的進行拆遷工作。

眨眼間,半個月過去了。

基本上官府要拆遷的地方,都很順利的進行。

拆遷活動舉辦的如火如荼。

一晃又是半個多月過去了。

基本上整個福州府官府下令說要拆遷的地方,都進行得非常順利。

百姓們歡天喜地。

他們拿著豐厚的賠償款,看著自己的破舊房子被夷為平地。

都說宋隱是他們的再生父母!

隨時都能聽到。

宋隱是好官,冇有比他更好的官!

甚至。

有些百姓誇張到,在家裡供奉宋隱的畫像,或者泥像。

每天都燒香拜上一拜。

更離譜的是,許多年輕女子,都想著給宋隱為奴為婢,報答宋隱的恩情。

當然。

更多的女子夢想著宋隱能看上自己,哪怕是為妾也好。

福州的百姓把宋隱當做了神靈一般的存在。

甚至有人覺得,宋隱的做的事比當今皇帝還要好。

百姓其實很簡單。

誰能帶領他們脫離苦日子。

誰就是好官!

福州漸漸安定繁榮了下來。

錦衣衛心知,他們的使命也該告一段落了。

也是時候回京,將福州發生的情況上報給皇上。

“唉。”

胡雄深深的歎了口氣。

他跟所有的錦衣衛一樣,望著欣欣向榮的福州景色,心情很複雜。

誰也冇有想到。

短短幾個月,他們竟然會留戀起福州的一切。

“頭兒,我們這就回去嗎?”

“不再多觀察一段時間嗎?”

“說不定會有什麼新情況?”

每一個人都捨不得離開。

胡雄怒了,“你好大的膽子!彆忘了我們身負皇命!”

“福州再好,也不是咱們能留下來的。”

胡雄雖然斥責他們,其實心裡何嘗不是這麼想的。

沉默了片刻,胡雄恢複如初。

“走,回京城!”

胡雄一入宮,便得到了朱元璋的召見。

“臣參見陛下。”

“快平身,給朕說說你們在福州查到的情況。”

“回陛下,短短多半年時間,福州已經發生了翻天地覆的變化。”

朱元璋問道。

“想來福州發展的,跟沛縣差不多吧!”

胡雄道,“回陛下,臣覺得福州動作之大,日後的成就必定會成為大明數一數二的繁華城市。”

朱元璋龍顏大悅。

“這麼說來,福州百姓都過上了好日子,宋隱功勞不小。”

說到百姓,胡雄眼睛裡,多了嚮往之色。

“臣覺得福州的百姓,是整個大明最幸福的百姓。”

聞言,朱元璋臉上儘是疑惑之色。

心想福州就算有了大變化,百姓也不至於都過的很幸福吧!

看到胡雄臉上流露出的羨慕之色,他有些無語。

這是什麼情況

怎麼覺得他派出的錦衣衛反而捨不得回來了?

朱元璋有些惱火。

福州再怎麼好也是纔剛剛動工。

還能比天子腳下的京城繁榮嗎?

哼!

朱元璋冷哼一聲!

“那你給朕說說看,福州的百姓有多幸福?”

他心裡想的是。

福州不過就是蓋了一些房子。

建了一些吃喝玩樂的場所。

這有什麼好炫耀的。

等國庫銀兩充足了。

他把宋隱那一套搬過來。

到時候京城肯定比沛縣繁華百倍千倍!

可是。

冇想到胡雄給的答案,和他心裡想的不一樣。-的。”“我們能有今天的好日子,還得感激沛縣縣令宋大人啊!”朱元璋無比驚訝。這好日子跟宋隱有什麼關係?“朱老伯,這話怎麼說?”宋耀冇有立刻回答,而是笑道,“你們跟我來。”朱元璋疑惑地跟了上去。宋耀帶著他們,來到作坊區。他對朱元璋介紹作坊的情況。“我們村的作坊,涵蓋了各行各業。”“吃的糖、果乾、肉鋪,穿的有布莊、鞋廠、皮革廠......”“你看,水泥廠就是我家的產業。”朱元璋一邊觀察,一邊思考。“朱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