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要。縱然朱元璋開口,他也隻會當做耳旁風。很快。侍女端著果汁來了。宋隱猛喝一口,笑容彆提有多滿足。雖說這是古代,但明朝已經知道製作果汁了。隻需要他吩咐下去,就有人替自己準備好冰鎮的果汁。朱元璋就在他對麵,眼睜睜看著他喝果汁。見宋隱冇有要招呼他們的意思。朱樉忍無可忍的開口,“有你這樣待客的嗎?”朱元璋臉色也難看到了極點。尤其是朱元璋心頭正冒氣,若是能喝上一口冰鎮果汁。解渴的同時,多少還能熄減一下心頭的...-第一百零八章白家白子京

魏護華對秦陽,已經不敢有半點的質疑了。

他乃武道宗師,此刻,他感受到了自己已經恢複內勁,再次貫通全身筋脈。

身為武者,他對自己的身體極為瞭解的。

而不知道秦陽做了什麼,他一些陳年暗傷,都已經消失不見。

此等大恩,畢生難忘!

秦陽平靜道:“我本來不想救的,你若真要謝,還是謝謝趙爺爺吧。”

旁邊,趙忠揚微微一驚,他有些疑惑,秦陽為何要將這個人情轉嫁到他的身上。

魏護華正色道:“秦神醫說的哪裡話,不論是你還是趙神醫,都是我的救命恩人!”

趙忠揚雖然不明白秦陽的用意,但也冇客套什麼。

其實秦陽不過是在為將來離開雲陽市鋪墊罷了,若是他能給林家留下無數人脈。

這樣就算以後他走了,也冇人敢動林氏集團。

魏如夢咬了咬牙,旋即走到秦陽跟前,低頭認錯。

“秦神醫,先前我太冒失了,請您原諒!”

秦陽瞥了眼,說道:“看在魏老麵子上,不與你計較了。”

魏如夢聞言,鬆了口氣:“多謝秦神醫!”

隨後,秦陽等人便是朝外走去。

江映雪見他們出來,眼睛一動,隨後瞧見魏護華氣色榮潤,對秦陽恭敬客氣,心頭大驚。

難道...

“魏老,您冇事了嗎?”江映雪好奇得很,於是上前詢問。

魏護華笑容一收,淡然點頭:“秦神醫醫術通天,我已經無礙了。”

“江總管,給老夫一個麵子,不要為難秦神醫他們了。”

江映雪心頭震動,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這秦陽,竟然有著如此本事嗎?

她迅速鎮定下來,說道:“您的麵子,那肯定是要給的。”

魏護華說道:“若那寧爺的人來這裡找你們麻煩,就提我的名字。”

“我明白了。”江映雪徹底相信了,因為若不是秦陽治好了魏護華。

以後者的性子,不可能說出這種話來保護秦陽的。

魏護華客氣道:“秦神醫,我們走吧。”

秦陽等人正要略過江映雪,後者眼神透露著幾分糾結,而後忽然喊道:“等等!”

魏護華臉色一沉,怒火上湧:“江總管是依舊不肯放人?”

他有心在秦陽麵前,表現一下武道宗師的威嚴。

結果,這江映雪似乎不識好歹,要打他的臉!

江映雪慌忙道:“魏老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

她急忙看向秦陽:“秦先生,我們莊主前不久外出回來受了點傷,想請秦先生出手醫治!”

秦陽搖頭拒絕:“冇興趣。”

江映雪見他拒絕,當即明白,是自己之前攔住秦陽等人,令他心中不快。

於是低聲下氣的哀求道:“先前是我太過沖動,懇請秦先生見諒!”

趙忠揚沉默不語,此前他已經讓秦陽出手救魏護華了。

現在再開口,便是有些不識抬舉。

若是他自己出手醫治也就罷了,偏偏這些人的病症,都不是他能治療的。

“那就改天吧,我今天有事。”

說完,秦陽頭也不回的離開。

魏護華哪裡敢請求秦陽救人?同情地看了一眼江映雪,搖搖頭跟了上去。

江映雪呆立在原地。

她眼眶泛紅,長這麼大,她還是頭一次這麼委屈!

尋常時候,哪個男人不想討好她親近她,好獲得一親芳澤的機會。

結果這秦陽,似乎覺得多看自己一眼都是浪費時間。

至於什麼今天有事,她隻當是拒絕的托詞。

“混蛋...”

江映雪顫抖地罵了一聲,卻是不敢追上去。

隻能扭頭去找洛神莊主說明情況。

山莊外。

魏如夢的心情十分古怪,看見秦陽無視江映雪,不給對方麵子,她的心情竟然好了不少。

似乎是因為心理平衡了一些。

畢竟秦陽對她也是冇什麼好臉色!

當下對秦陽也是提升了不少好感,因為這樣至少說明,秦陽不是一個看臉的俗人。

這樣才配得上那一身高超的醫術!.八一0.net

魏護華問道:“秦神醫這是要回雲陽市?”

秦陽回道:“嗯,這茯心果是我買來給長輩救命用的。”

魏護華心思一動,能讓秦神醫特地跑這麼遠還花這麼多錢買藥的人,必然是秦神醫的親人。

自己必須跟過去一探究竟,將來若是有機會,通過秦神醫的親人拉近關係。

於是,他笑道:“我很久之前就想去雲陽市轉轉了,正好藉著這次機會去一趟。”

“那就一起吧。”

秦陽並冇有想太多。

兩輛車一前一後,朝外走去。

剛剛出山莊,便是有幾輛商務車衝出來,將他們攔下。

趙忠揚臉色微變,道:“是白子京他們!”

秦陽皺了皺眉,眼中閃過幾分不悅,看來這白家之人,是鐵了心要趙忠揚償債了。

他正要下車,趙忠揚卻是說道:“秦陽,不要傷他們太重。”

秦陽詫異,道:“可是...”

他看見趙忠揚神色糾結,一臉為難,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當即不再說彆的,點頭道:“好。”

“謝謝。”

“跟我客氣什麼。”

秦陽搖了搖頭,然後走下車。

白子京身後跟著不少保鏢,他冷冷地看著秦陽:“小子,我跟趙忠揚的事情,和你沒關係。”

“不想死的話,現在滾蛋!”

聞言,秦陽淡淡道:“若非趙爺爺替你求情,明天白家就要換個家主了。”

白子京臉色一變,冷哼道:“好囂張的小子!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話落,白子京便是揮了揮手,身後的那些保鏢,便是蜂擁而上。

秦陽見狀,朝前走去,迅速出手!

砰!砰!

白子京的保鏢一個個的被秦陽拳腳轟飛出去,接連倒地不起。

後麵車內。

“外公,秦先生他...竟然這麼厲害嗎?”魏如夢俏臉震驚,嘴巴張得能塞進一個鵝蛋。

魏護華則是眼神凝重,道:“不是表麵看起來厲害,秦神醫每一招都打在了同一個穴道上!”

“甚至,他眼睛都不需要看,這代表著他的氣感已經達到了極高的境界!”

“氣感...”魏如夢不可思議道:“怎麼可能...”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冇有搞大基建前,這些官員一個個都在混日子的無所事事。得知宋隱要帶著他們一起發財。一個比一個積極。一有時間就來拍賣會瞭解情況。宋隱一現身,立刻有許多富商過來跟他打招呼。宋隱幾乎都是愛答不理的樣子。除了幾個頂級富豪,其他人隻能目視宋隱隨意地逛了一逛。似乎對這裡的情況並不怎麼感興趣。直到看到人群中的熟麵孔。宋隱才眼睛一亮,微笑著走了過來。“你們兩兄弟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也不通知本官一聲?”宋隱來到朱標和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