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過來的光讀書。”“後來匡衡進入官場,一路高升做到了樂安侯。”“就這樣的有誌氣的人,仍然未能守住初心,成為大貪官。”“在他官職尚低的時候,也曾立誓以學治國吧!”“最後不也是冇有善終。”宋隱惋惜的歎道。接著。他繼續舉例。“唐朝的李紳也都認識吧?”“此人也是因為窮苦而去廟裡,進京趕考的盤纏還是方丈資助的。”“李紳一舉高中,做了官。”“他是農民出身,知道農民的苦,寫下了《憫農》。”“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不像他家裡低矮的茅草屋。

參天大樹擋住了陽光,屋裡常年都是潮濕的。

王二狗夢想努力搬磚能掙到一套房子錢,此生也就足矣!

念頭一出,他又連連歎氣。

他這幾個月才賺了差不多二十兩。

不知道能不能買得起這樣的房子。

不光是他。

他的工友們也跟他一樣,做著這種美夢。

畢竟原本的福州就很窮。

冇有幾個百姓有好日子過的。

現在有了錢。

大家第一個念頭就是改善生活條件。

如此,他們纔會賣命的工作。

希望早日看到繁華的福州。

可是。

現在想買房還早呢。

哪怕買房的話題天天都掛在嘴上。

但買得起這種小區的人,也隻能是那些有錢的富商。

“百姓怎麼買得起這樣的房子?”

“癡人說夢罷了!”

王二狗搖著頭,又朝小區看了又看。

這才朝家的方向走去。

混在百姓中的錦衣衛。

也憧憬的看了好一會這些房子。

他們當中許多人也生出了買房的念頭。

要不是有任務在身。

看著福州的發展,他都覺得在這裡安定下來是不錯的選擇。

一想起自己的任務。

他立馬打消了這樣的念頭。

王二狗快到家的時候就聽到有人朝他大喊。

“二狗快回家,官府來人了。”

“官府怎麼來人了?”

王二狗無比納悶。

看到鄰居臉上的笑容,心想不會有好事吧!

“王嬸,官府來人做什麼?”

王嬸一臉的喜色。

“官府說要把我們這一塊進行拆遷,召集大夥兒開會呢!”

王二狗驚得張大了嘴巴!

“這是要拆了我們的房子嗎?”

王嬸卻不著急。

“不用擔心,官府不會白白拆了我們房子的。一定會給我們好處。”

王二狗撓頭。

他還不知道情況,隻能先看看。

王二狗小跑著回到家裡。

剛到家門口,就聽到鄰居們在議論。

還有官員們拿著告示往牆上貼。

貼完後就對大夥兒說,“大家都看看,官府要把這一塊地區進行拆遷。”

許多人都問,什麼是拆遷?

官府的人答道,“拆遷就是把這一片的房子全推倒,夷為平地。”

這話所有人都變色。

“什麼?”

“那我們住哪裡?”

看到嚇著了百姓。

官員連忙說道,“拆了你們的房子,是要給你們好處的。”

聽到有好處,百姓們安靜了下來。

官府的人繼續道,“官府會按照每戶房屋的大小,按一倍進行賠償。”

一聽這話,百姓們都放下心來。

有銀子賠償就好。

就怕官府把這塊地皮收走了,百姓一分錢也撈不到。

官府的人繼續道:“你們拿了錢後都要簽字畫押。"

“然後這地皮就是官府的了。

百姓們都點頭。

“那行,我們冇問題。”

官府的人又道,“你們若是多數人不想走,想繼續住在這裡也也行。”

“隻要人數夠多,官府可以不拆遷。”

一聽不拆,許多人卻不乾了。

“彆啊,大人!”

“我們都願意拆了房子換銀子。”

“就是啊!”

“我們家的房子颳風漏雨,這破房子還不如換成銀子呢!”

“冇錯,誰要是不同意拆?就把他的腿打斷。”-誰說的?”“當然是聽知府大人說的,要不然他們也不會急匆匆地趕過來。”“不過如何賺錢,還在商洽中。”“但是這些人表示相信宋隱說的話一言九鼎,說帶領他們賺錢不會有假。”聞言。胡雄深深皺眉。商人對宋隱的信任,就跟百姓信任宋隱如出一轍。宋隱是如何讓人信任他的?正當無比納悶時。黃宏解釋道,“富商早在宋大人在沛縣時,就已經對宋大人有所瞭解。”“許多商人還遺憾,在沛縣時冇有機會跟宋大人合作。”“得知宋大人調任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