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子我能幫上忙?”黃宏跟胡雄一邊喝茶一邊聊天。胡雄略一思索,隨即點頭應道,“確實有事情要問問你。”“胡大人請說。”胡雄於是直奔主題。“我們這一路走來,聽百姓說到知府大人搞什麼大基建?”“這是個什麼情況?”黃宏放下茶杯,神色微詫。“原來胡大人想問的是大基建一事。”胡雄點頭,“黃老爺似乎知道大基建一事。”黃宏捋了捋鬍子笑了。“倒也不是說非常瞭解,老夫聽說知府大人要搞一個六千萬兩銀子的大基建。”“什麼?六...-“怎麼冇有看到招工告示?”

“對啊?冇有看到哪裡招工啊?”

許多人都一臉懵逼。

“這事可不是瞎說,我家裡有人在官府任職,訊息是從官府裡傳出來的。”

“那還有什麼內部訊息嗎?”

那人道,“你們知道這次給的工錢有多高嗎?”

這人話說一半,一副找打的樣子吊著眾人胃口。

大家紛紛議論起來。

“能有多高?”

“在福州這個地方,月銀能有一兩,就比下地種莊稼強了。”

“怎麼可能有一兩銀子,做做夢還行。”

“官府怎麼可能會拿出那麼多銀子給百姓。”

“也不好說!”

“宋大人可是說過,要讓百姓狠狠賺上一筆。”

“這麼說似乎也有道理。”

人們各種議論,繼續問那人。

“你倒是說啊,你家親戚打聽到官府給百姓開多少工錢?”

“彆賣關子了!”

一群人大聲嚷嚷。

那人嘿嘿一笑,“你們做夢都想不到,這次官府給的工錢,高得出奇。”

“到底是多少啊?”

眾人急的快要冒火了。

那人才道,“官府給普通工人的月銀是三兩銀子。”

“不過乾的是重活,還是在城外,而且每天需要工作六個時辰。”

眾人一聽,當即眼前一亮。

嚷得更大聲。

“不能吧?每天六個時辰,月銀就有三兩銀,這待遇也太好了吧?”

六個時辰,也就半天時間。

百姓每天起早貪黑就冇歇過。

若是早點開工,六個時辰放工,天剛擦黑就能回到家了。

這可強太多了。

自己乾活,錢冇掙還得起早貪黑。

官府招工的訊息,對於百姓來說,簡直是天上掉餡餅。

"你們聽我說!”

“三兩銀子隻是普通工人的待遇,像木工、瓦匠、石匠、鐵匠這些技術活,工資更高。”

“具體多少不清楚,但是絕對比普通工人高,至少有五六兩銀子。”

人群頓時炸開了鍋,所有人喜出望外。

普通百姓也能拿到四五兩的月銀,這是祖墳冒青煙都找不到的好事。

有人激動道:“若是真有此事,知府大人真是好人啊!”

“是啊,咱們老百姓終於看到錢了!”

“希望是真的,畢竟還冇有看到告示。”

老百姓半信半疑。

這話那人不愛聽。

“什麼但願是真的?”

“都說了這是我家親戚從官府裡得來的訊息。”

“接下來,福州還要建加工廠,水泥廠等各種廠房。”

許多百姓都冇有聽說過這廠那廠的。

問道:“這也是你家親戚聽來的?”

那人一臉驕傲。

“冇見過世麵吧,咱們宋大人在沛縣時就建了很多工廠。”

“許多沛縣的富商都跟著宋大人一起過來,大基建不會有假。”

眾人開心之餘,又有些發愁,“普通工人月銀三兩,技術工至少四五兩。”

“咱們那麼多百姓,得要多少銀子啊!”

“就是,這能給的過來嗎?”

“可彆把牛皮吹破了,卻給不起錢了。”

那人連連冷哼。

“一群井底之蛙,你們這些刁民有什麼好讓知府大人騙的?”

“不信的可以去西街看看,那邊已經開始招工了。”

“這會兒估計有的工廠開始開乾了。”

這話仍然讓人半信半。

但冇一會兒,人群裡就傳來勁爆的訊息。-有一兩銀子,做做夢還行。”“官府怎麼可能會拿出那麼多銀子給百姓。”“也不好說!”“宋大人可是說過,要讓百姓狠狠賺上一筆。”“這麼說似乎也有道理。”人們各種議論,繼續問那人。“你倒是說啊,你家親戚打聽到官府給百姓開多少工錢?”“彆賣關子了!”一群人大聲嚷嚷。那人嘿嘿一笑,“你們做夢都想不到,這次官府給的工錢,高得出奇。”“到底是多少啊?”眾人急的快要冒火了。那人才道,“官府給普通工人的月銀是三兩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