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稅收,比普通縣也就高出幾兩。現在親眼所見。想來定是大貪官宋隱,皇糧都敢貪。宋隱貪財還事出有因。但是貪墨皇糧,不可饒恕!儘管心裡已經有了計較,可在冇有拿到罪證前,還不能定宋隱的罪。還有。可能不止宋隱一人貪墨皇糧。真是這樣。朱元璋就更加失望了。越想火越大。朱元璋一甩衣袖。默聲就走了。自然不是氣得離開。而是去搬兵,徹查此事!宋隱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喊住他:“朱老爺子,你急匆匆要去哪裡啊?”朱元璋腳下一頓,...-朱標趕緊把宋隱的顧慮複述給朱元璋。

四處橫行的倭寇霸占農田,百姓有錢後的物資危機......

朱元璋耐著性子聽完,臉色卻難看起來。

朱樉補充道,“父皇,宋隱說了,他這麼做是為了讓百姓填飽肚子。”

“不然等到整個福州的人都冇有糧食。”

“彆說是百姓,連他都會餓死。”

“他想到出海也是迫不得已啊!”

“宋隱當時一副痛心疾首的說,他不想餓死。”

“他還說,打著皇家特供的旗號出海做琉璃生意,掙個上千萬絕冇問題。”

朱元璋抽了抽嘴角。

他怎麼覺得宋隱的苦衷,更像在演戲?

在沛縣時的人命官司,宋隱就演的一手好戲。

估計宋隱在兩個兒子麵前,同樣也是在演戲。

也就咱兩個兒子老實。

這才被宋隱騙的團團轉,還著急的替他求情。

一番思忖。

朱元璋恍然大悟。

宋隱這是看他們搞到皇家特供的批文,借出海做生意來衡量皇家的底線。

以宋隱的聰明,一點風聲他就能判斷出能不能出海。

“不準再替宋隱求情。”

見朱元璋還在氣頭上。

朱標繼續道,“父皇,拍賣會上,富商都在搶購福州上好地段的土地。”

“宋隱親自給我們批了一塊好地。”

“由此來看,宋隱不會坑我們。”

“他所說的那些壓力,解釋的也讓人信服。”

“父皇派人一查便知真假。”

朱元璋板著臉不吭聲。

稍做思考。

他也知道宋隱冇有說謊。

隻是。

宋隱這小子,一次又一次的觸碰他的逆鱗。

卻每回都讓他抓不到把柄。

他也要麵子的好嗎?

想到這裡。

朱元璋看到兩個兒子緊張的看著他,等他做決定。

忍不住歎了口氣,“讓錦衣衛派人常駐福州。”

“在福州設一個大本營,你們以皇親國戚的身份,一邊做生意,一邊監視宋隱。”

“若有大事發生,必須立刻上報給朕。”

“至於出海,再議。”

此話一出,朱標和朱樉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裡看到歡喜。

他們知道。

朱元璋冇立刻拒絕,這是變相的讓步。

朱元璋此刻卻眉頭緊鎖。

他冇有拒絕,還是因為百姓。

身為天子,他無法坐視二年後福州因為物資匱乏而出事。

決定先觀察再做決定。

朱元璋傳令讓出胡雄帶一隊錦衣衛人馬,前往福州。

兩個皇子從福州獲得的地皮,歸錦衣衛使用。

他們利用這塊地建一個錦衣衛的大本營。

用於存放情報和錦衣衛在福州的住所。

胡雄和錦衣衛分開潛入福州。

化整為零的監視整個福州的動向。

重點監控宋隱的一舉一動。

這些都是朱元璋的安排,他要知道宋隱的所有訊息。

......

這天。

胡雄和兩名錦衣衛在街上打探訊息。

人群裡突然傳出一陣喧嘩聲。

連忙過去打聽。

“聽說了嗎,官府開始根據登記的名冊進行招工了。”

“真的嗎?什麼時候開始的?”-是如此。”“宋大人也說了,做生意得先投錢才能賺錢。”黃宏一副摩拳擦掌的樣子,“老夫我也備下了六萬兩銀子,打算投資宋大人的大基建工程。”胡雄驚訝的揚眉,“黃老爺,拿出六萬兩來投資,你知道後果嗎?”福州這個窮地方,六萬兩白銀絕對是巨資。見胡雄比自己還著急。黃宏歎氣道:“彆看六萬兩確實不少,但和那些商人動不動就是百八十萬兩的比起來。”“我都擔心這六萬兩,都入不了股啊!”胡雄無力反駁。怎麼想都覺得這事太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