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疑,把在福州的所見所聞,事無钜細彙報給朱元璋。朱元璋倒吸了一口涼氣。“六千萬兩白銀?”“你確定冇有搞錯?”朱元璋急切地問道。胡雄點頭。“陛下,情況完全屬實。”“這個訊息是福州當地的富商親口述說。”“這件事在商隊也不是什麼秘密。”“臣著急趕回來,是擔心這麼多的銀子,給宋隱霍霍了,將會動搖國之根本。”朱元璋此刻緊鎖眉頭。第一反應不是這些錢出事會動搖國之根本。而是想。宋隱會從中貪走多少銀兩?畢竟宋隱在朱...-思量了片刻,朱標道,“宋大人,這些問題我們都明白。”

“不過這麼大的事情,我們做不了主。”

“請給我們一些時間,回去稟報父親後再做決定。”

回去跟朱元璋商量,已經是他們最大的讓步。

他們自己肯定不會答應此事。

宋隱心想也是這個理,點頭的應道。

“行,那本官等你們的好訊息。”

朱標也不知道朱元璋會如何看待這事。

隻能回去賭一把。

隨後。

他們到官府交了錢,拿了地契就回京。

目送著兩人離開,宋隱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

朱標和朱樉一回京,直奔皇宮而去。

此刻。

朱元璋正在書房。

聽說兩人回來了,立刻傳他們進來。

“兒臣參見父皇。”

朱元璋開口就問,“你們在福州有什麼收穫?”

朱標流露出欽佩之色,“兒臣覺得宋隱真是治世的人才。”

朱元璋聽了心情大好。

“看來朕把他調任福州,是一個明智的決定。”

朱樉也跟著點頭,“兒臣的能力,確實是比不上宋隱。”

朱元璋滿意的笑了。

兩個兒子認可宋隱的才華,想來他在福州的成就一定不小。

朱元璋感興趣的問“你們給朕說說,宋隱都乾了什麼?”

朱樉開口,“父皇,我看出來了,這大基建就是官府想辦法給百姓銀子,然後改造建築,最後再賣給商人去做生意。”

“三方都得利。”

朱元璋恍然的道,“原來如此,倒也不算多出彩。”

朱標卻說道,“回父皇,想要將福州打造成第二個沛縣可不是易事。”

“宋隱把所有項目都在展廳裡展示出來。”

“還配上投資說明。”

“哪個區域是乾什麼的?”

“投資的低價是多少?”

“這些都明碼標價。”

朱元璋說道,“這麼說來商機挺大的。”

朱樉也道,“是啊,父皇,這裡麵的遠不止這些。”

“宋隱還說有大生意,想讓我們入夥。”

朱元璋眼睛一亮,“什麼生意?”

這時。

兩兄弟卻沉默了下來。

朱元璋眉頭一皺,“怎麼,不敢說?”

“該不會是什麼禍害百姓的生意吧?”

朱標和朱樉忙搖頭,“不是。”

“就是......這筆大生意,宋隱說是要出海。”

“這違反了當朝禁海的國策。”

“什麼”

朱元璋一怔,隨即憤怒的看著兩人。

“宋隱當真要出海?”

朱標和朱樉心虛的點頭。

朱元璋氣的吹鼻子瞪眼。

“他這是想反了天嗎?”

“當真以為朕不敢砍了他?”

朱元璋氣的臉色發青。

他感覺宋隱每次做事,都是在觸碰自己的逆鱗。

這次他是真的動了殺念。

朱標見狀連忙求情,“父皇息怒啊!”

朱樉也連忙替宋隱求情,“父皇,宋隱說他現在的壓力很大,他也是有苦衷的。”

朱元璋瞪大眼睛,不明就裡。

“他能有什麼壓力?”-容。六十萬兩!一想這錢比之前琉璃生意賺到的錢,簡直就是九牛一毛。於是欣然地接下了批條。這時。宋隱卻正色道,“二位公子,本官現在有一樁大生意,不知你們是否有興趣?”兩人一聽是大生意。心中無比的好奇。朱標問道,“宋大人,是什麼大生意?”宋隱眯著眼笑道,“你們也聽說了吧,本官要搞六千萬的大基建。”“這大基建的生意,跟那些百萬兩生意比起來......”聞言。朱標和朱樉兩眼發光。冇想到大生意會有這麼大。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