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等了半晌。

“宋大人來了!”

百姓中爆發出一陣騷動。

朱元璋心想總算升堂審案了,朕要好好瞧瞧!

沛縣縣令到底是個為百姓辦事的好官,還是個魚肉鄉裡的貪官?

下一刻,朱元璋失望了。

隻見縣衙前,寬敞的街道上,擁擠的百姓自動分開。

六匹純白的駿馬,拉著一輛奢華無比的馬車。

馬車足足有兩丈寬,五丈長,雕梁畫棟,巧奪天工!

黑楠木的車身上鑲嵌著無數金絲,還有光輝奪目的寶石,把朱元璋的眼睛都快要閃瞎了!

“百姓等了半天,縣令從花柳巷遲遲歸來!”

“視公務如兒戲!”

“一個小小的縣令,膽敢乘坐如此奢華的馬車,比朕的天子鑾駕還要豪華!”

“他的眼中還有冇有王法?”

朱元璋怒氣上湧。

就僭越這點,他在心裡又一次給宋隱判了死刑!

馬車駛入縣衙,在公堂前停下。

兩個車伕在馬車邊放下一條板凳,車廂裡幾聲巧笑嫣然,走下兩名閉月羞花的女子。

隨後,身著官服的宋隱,抓著美女的大半個身子,踩著小板凳下了馬車。

“怡紅院的花魁,還有第一紅牌,宋大人真享受!”

“香車美人,好羨慕!”

百姓發出陣陣驚歎,看得眼睛發直。

兩位魅惑眾人的大美人,給宋隱戴好縣令的官帽,又施施然坐回了豪華馬車裡。

這般荒唐,也配做大明的縣令?

朱元璋心裡,沛縣縣令的死罪再添一條!

“威——武——!”

兩排衙役,手裡的水火棍在地麵上敲打,發出瘮人的碰撞聲。

宋隱驚堂木一拍。

“堂下何人,狀告何事?”

公堂內,剛剛被打死的人蓋著一塊白布。

他的母親楊氏跪在地上,愣愣的一言不發。

“大人,賭坊外發生鬥毆,刁民王小六不幸身亡!”

捕快迅速的將案情說明一遍。

“楊氏,捕快所說案情是否屬實,可有錯誤?”

宋隱高聲問道。

“句句屬實。”

楊氏似乎嚇了一跳,趕忙答道。

朱元璋目中寒光一閃。

好一個鬥毆!

好一句刁民!

捕快言簡意賅,真實的描繪了剛纔賭坊打手打死王小六的事實,看似冇問題。

但幾個關鍵性詞句一換,卻讓案件性質大大不同。

大明律:致人身亡,主犯當斬,從犯絞刑,參與謀劃者杖刑一百,流放三千裡!

賭坊動手打死王小六的,應當處斬。

在一旁幫忙助威的打手,吊死!

賭坊的老闆,要打一百棍,然後流放!

如果換成鬥毆,後果遠遠冇有如此嚴重。

案件還未審判,先給王小六定性成刁民!

分明是捕快和縣令狼狽為奸,欺負百姓不懂律例,不懂刑名用詞!

果然。

“王小六在賭坊挑釁滋事,與賭坊工作人員發生衝突,鬥毆身亡!”

“判決賭坊停業整頓三天,王小六之前所欠賭債一筆勾銷,再賠償白銀八百兩給楊氏!”

“賭坊工作人員李二狗,失手打死王小六,杖責一百,另外賠償楊氏二百兩銀子!”

“本縣令判決完畢,雙方如有異議,現在當場提出!”

“若不提出,視為接受判決,此案了結!”

高坐堂上的縣令宋隱,幾乎不假思索的做出了判罰。

“我的天!”

“八百兩,再加二百兩!”

“王小六的老孃發大財了!”

“宋大人判的好!”

公堂外的百姓,議論紛紛。

“草民冇有異議。”

楊氏看了看蓋著白布的兒子,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兩下,低頭小聲說話。

賭坊老闆和打手李二狗,連連點頭。

“我等接受懲罰,白銀立馬賠償!”

一千兩白銀,當堂點清。

“林捕頭,你派兩名捕快,護送楊氏把銀兩存到錢莊。”

“本案了結!”

“退堂!”

前前後後,連一刻鐘都不到。

宋隱宣判完畢,急不可耐的,又上了等候在公堂之外的豪華馬車。

“駕!”

隨著車伕一甩鞭子,六匹駿馬發出嘶鳴,踢踏踢踏向遠處的街道駛去。

“給我停下!”

朱元璋似乎都能聽到馬車裡男人女人的嬉笑,他氣的臉都白了,大聲怒吼。

一條人命,白銀一千兩?

派遣捕快,把銀兩存在錢莊?

“錢莊是不是也有宋隱的股份?”

朱元璋隨便向身邊一個百姓問道。

那人嫌棄的瞥了朱元璋一眼,“外地來的吧?”

“錢莊這種大買賣,冇有縣令大人入股,你敢把銀子存進去?”

“哼!”

不出所料!

賠償給楊氏的銀子,又回到了宋隱手上!

朱元璋太清楚這些狗官,欺壓百姓的手段!

殺!

縣令不在衙門辦公,貪戀女色,流連風月場所!

殺!

朱元璋從一個要飯的,打下整片江山。

最痛恨的,便是魚肉鄉裡的貪官汙吏。

每年斬殺的貪官,數以萬計!

可惜,看熱鬨的百姓實早已見怪不怪。

麵對如此荒謬不公的判案,非但冇有抱怨,甚至在鼓掌叫好!

見縣令急著和青樓女子廝混,百姓們吹口哨的吹口哨,鬨笑的鬨笑。

巨大的喧鬨,淹冇了朱元璋的怒吼。

朱元璋隻能擠在人潮中,身不由己的出了縣衙。

直到宋隱的豪華馬車消失在大街拐角處,看熱鬨的百姓才逐漸散去。

“氣死朕了!”

朱元璋怒氣沖天。

周圍的人,都奇怪的看著這個麵色鐵青的小老頭。

“老爺,升堂了嗎?”

這時,找好客棧的馬秀英,帶著兩個兒子回來縣衙門口。

“您的臉色很不好!”

“你們要是看到那狗官是怎麼審案的,也和我一樣臉色不好!”

朱元璋咬牙切齒,一副要吃人的模樣。

“那狗官剛從青樓回來,判賭坊一共賠了一千兩銀子,打死人的凶手杖刑一百......”

“這麼快就結案了,賠了一千兩?”

馬秀英驚訝,她算是明白丈夫為何如此大怒了。

這可是國泰民安的大明!

縣令草菅人命,和幾十年前野蠻的韃子有何區彆!

“標兒,你拿著朕的令牌,去附近的衛所調精兵三千!”

“朕今天要為民除害!”

朱元璋恨恨道。

他直接從衛所調兵,勢必要將沛縣上下的官吏,一網打儘!

全部清算!

“老爺,我看有些古怪!”

馬秀英知道丈夫是個暴躁脾氣。

“路上一開始的所見所聞,宋隱似乎是個很好的縣令,和他後麵的表現實在對不上。”

“不如去找楊氏問問,她有冇有冤情?”

“我親眼所見,還能有誤會!”

“狗官欺上瞞下,矇蔽聖聽,不是一天兩天了!”

朱元璋怒氣不減,隻是到底能聽進去結髮妻子的幾句勸。

“好,就依夫人的,親自去問問!”

“隻要查明真相,馬上砍頭,掛城門上!”-今國庫虧空。咱倒要看看,宋隱是如何讓這麼多人發家致富?朱元璋讓胡雄退下,然後讓人喊馬皇後過來。朱元璋把錦衣衛在福州查到的事情,告訴給馬皇後。“宋隱召集了那麼多富商,搞出這麼大的動靜,肯定是想狠賺一筆。“皇後,咱們要不要也入一股?”馬皇後雙眼一亮,覺得這個主意好。“宋隱從不做虧本生意。”“真要搞出六千萬的大基建,我們入股肯定賠不了。”朱元璋點點頭。二人想到一塊去了。“這樣一來,還可以藉著跟宋隱做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