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楚了吧?”宋隱對著朱元璋等人笑著說道。看著朱元璋等人呆若木雞的樣子,他搖搖頭,至於嗎?“哐當!”朱元璋氣的踹翻了凳子。臉色陰沉恐怖。馬皇後知道,朱元璋這是真的想斬了宋隱。宋隱若是給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他的小命也到頭了。宋隱嚇了一跳,騰的站了起來,神色疑惑的看著朱元璋。“老爺子,你這發哪門子火啊?”朱元璋指著他的手指都在顫悠。“你考慮過後果嗎?”“當今皇上最恨貪官,你還敢賣官?連帶著你上頭的人,都得...-“公子要是有意跟我們合夥開青樓,我會告訴你。”

這人一副神秘的樣子。

朱樉聞言點頭。

“那你說說看,要是能賺錢,我就跟你們合夥。”

反正他也不缺銀子。

到時候覺得不合適,他不合夥就是了。

對方也相信他。

他們剛纔一直觀察他和朱標,像是出門曆練的富家公子。

肯定不會缺銀子,不像小商人,頂多拿得出幾百銀子。

這人道,“知府大人規定,娛樂區裡的青樓不能超過六家。”

“現在已經有四家被定下了。”

“分彆是知府大人和本地富商的投資。”

“現在,隻剩下兩個名額。”

“所以我們想找人合夥一起開青樓產業。”

“這樣經營起來也不會吃虧。”

朱慡當即明白了他們的意思。

這樣看來,想不合夥都不行。

他一人的錢就算可以超過底價,也比不上幾人合夥的資金。

他有些猶豫,“青樓一定能賺錢嗎?”

對方一聽他這話,知道他已經動心。

左右看了看,湊到朱樉耳邊道。

“肯定賺錢,我們有內部訊息,知府大人做過市場調查,再開六家青樓都是能大賺的。”

朱樉聽愣了,不由讚道:“你們的門路真多。”

對方得意的笑了。

“謝公子誇獎,我們遠道而來,不可能一點準備也冇有。”

“冇錯,現在入股也還不遲,有興趣跟我們合夥嗎?”

對方低聲道,“青樓的月收入不會少於十五萬兩。”

朱樉差點驚掉下巴,驚呼道,“什麼?十五萬兩?”

話落,才注意到自己聲音太大,一把捂住嘴。

繼續道,“真有此事?”

貴為皇子,一個月都領不了這麼多錢。

想不驚訝都難。

朱樉連忙去檢視青樓項目的介紹。

朱標這裡也在向身邊人打聽其他產業的情況。

兩兄弟各自瞭解自己感興趣的產業。

這時。

突然傳來一陣喧嘩聲。

他們聞聲看了過去。

原來是福州的一些官員過來了。

宋隱也在其中。

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走在最前麵。

他身後隨行的官員,一進來就散開去視察拍賣會的情況。

宋隱冇有搞大基建前,這些官員一個個都在混日子的無所事事。

得知宋隱要帶著他們一起發財。

一個比一個積極。

一有時間就來拍賣會瞭解情況。

宋隱一現身,立刻有許多富商過來跟他打招呼。

宋隱幾乎都是愛答不理的樣子。

除了幾個頂級富豪,其他人隻能目視宋隱隨意地逛了一逛。

似乎對這裡的情況並不怎麼感興趣。

直到看到人群中的熟麵孔。

宋隱才眼睛一亮,微笑著走了過來。

“你們兩兄弟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也不通知本官一聲?”

宋隱來到朱標和朱樉跟前。

瞬時

所有的視線都看過來。

這麼多人盯著,朱標和朱樉都心頭一緊。

宋隱身後的一名官員,態度恭敬地問道,“宋大人,這二位是?”-了七十來歲,精神抖擻的村長朱耀。宋耀熱情的迎上來,“聽說你們是來尋親的。”朱元璋點頭,“是啊,因為隔了好幾代,尋到這裡也是頗花時間。”宋耀笑道,“那還是真不容易。”朱元璋點了點頭,“我們每年都花錢找人幫我們,確實是花了不少時間和銀子。”宋耀聞言,覺得朱元璋等人相當重親情。當即端來熱茶和水果等小吃請他們品嚐。朱元璋聞著茶香喝了口茶,心知這茶不是普通人喝的起的。“朱老伯,你這日子過的舒服啊,兒孫也都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