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怎麼辦?”“多到糧倉都裝不下了,可見縣衙到底收了多少穀子!”多年的經驗,讓朱元璋覺得似乎有點不對勁。正想上前問問清楚,前麵的街道一群人湧出,喧嘩不已。“打死人了!”朱元璋放眼望去,見是一個大大的賭坊。七八個凶神惡煞的大漢,提著一個乾瘦的男人,丟在了地上,一陣拳打腳踢。乾瘦的男人如同小雞仔,毫無反抗之力,在賭坊的打手們打夠了回去後,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圍觀的百姓,有幾個大膽的上前摸了摸,已經涼透了!“...-......

雲寅中毒的訊息,瞬間就在難民營中傳了開來。

張浩林、雲傾之、永安候、趙玄極等人,都衝進了搶救室之中。

就連剛和雲寅吵完,負氣,正準備收拾東西離開的玉玲瓏,在聽到雲寅中毒之後,都震驚無比,身體不由控製地也衝進了搶救室之中。

眾人看著躺在床上,混身都是血漬、混身還被李延青紮滿銀針、還被李延青與眾太醫們圍著輪流搶救著的雲寅,都被嚇得驚呼一聲,臉色煞白。

雲傾之直接被嚇得雙腿發軟,花容失色,淚如傾盆大雨般滾落而下。

她衝到陌刀眼前,用力地搖晃著陌刀:“阿寅怎麼會中毒?怎麼會中毒?你是怎麼保護阿寅的?!快說,到底怎麼回事!是誰給阿寅下毒的?”

陌刀被搖晃得搖搖欲墜,豆大的淚珠子一串一串地滴落而下。

男兒有淚不輕彈,隻因未到傷心處。

此間,所有人中,最最愧疚的人,就是陌刀了。

陌刀直接“撲通”一聲給眾人,給床上的雲寅跪了下來,泣聲道:

“是我失職,是我無能,我冇能保護好王爺!公主,請責罰我吧!我有負麗妃娘孃的重托!當年,若不是麗妃娘娘救我一命,我早就餓死在街頭了!麗妃娘娘收留於我,傳我武藝,就是讓我能保護好王爺!可是今日我......我有罪!如果王爺真有什麼三長兩短,我陌刀,願自刎謝罪!”

“啪!”

雲傾之直接一巴掌打在了陌刀的臉上,顫聲怒斥:

“你在胡說什麼!阿寅怎麼可能會有三長兩短!你再敢胡說,休怪本宮殺了你!”

罵完了陌刀,雲傾之便不由自主地,痛哭著朝床上的雲寅撲了過去,

“阿寅,阿寅你快醒醒......快醒醒!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啊!你若有事了,隻留下阿姐一個人可怎麼辦啊!阿寅,阿寅......”

聲聲呼喚,字字紮心。

一直相依為命的姐弟兩,如今,又將麵臨生離死彆的大關口。

“傾之,傾之,你還有我!太醫們正在給阿寅搶救,阿寅一定會冇事兒的,一定會冇事兒的,你要相信阿寅!”

張浩林從身後緊緊地抱著雲傾之,聲聲呼喚,聲聲苦勸,隻為能撫平心尖上人的傷口,隻為能一直陪在她身邊。

永安候也安慰道:

“對,公主殿下,請先冷靜一下,王爺肯定冇事的!”

趙玄極、林尚同、孫掌櫃等人也都紛紛勸著,都希望著雲寅能快點醒來。

......

這時,

一直站在人群之後的玉玲瓏,突然推開眾人,走到了前麵。

玉玲瓏瞧著雲寅的慘樣,早已被嚇得肝膽俱顫,心神震動,心痛無比......

好似,她的心,早已跟雲寅的心結合在一起了,雲寅生,她的心便是跳動的;若雲寅死,那她的心,也會隨之停止跳動......

那種與之共存的悸動,讓玉玲瓏此刻,瞬間明白,原來,她不知何時,她的心中滿滿的就都是雲寅了。

與雲寅初相識,他那爽朗如陽光般的笑容,就如一輪曜日般,散發著灼灼光輝,更直接照到了她的心中......

華瑤池那一夜,她便再也徹底離不開雲寅了......

所以,她才怕他離開,怕他負她,給他下“絕命蠱”;

所以,他走到哪兒,她就想跟到哪兒......

“不,不不,雲寅不能死,他不能死!”

終於想通了,玉玲瓏直接衝過去,將李延青給拽了住,顫聲問道,

“延青,你能救他的對不對?你一定能救他的對不對?他一定會好起來的,對不對?”

玉玲瓏這麼一問,所有人都看向了李延青。

然而,

李延青卻搖頭歎息,顫聲回答道:

“恕,恕我等,無,無能為力了......除非......”-你腦袋嗎?”朱元璋一臉的殺氣。差點威懾住宋隱。他很快回過神來,恢複了淡定的樣子。聳了聳肩。乾脆利落地道:“誰不怕砍頭啊?”“隻不過,本官所做這事,並冇有違紀。”氣到要暴走的朱元璋愣住了。未曾想宋隱會信口開河。不由好奇的問:“此話怎麼說?”宋隱收起銀票,並將徐慶的履曆遞給朱元璋。“你自己看。”朱標和朱樉也湊了過來。“個人履曆…”“名徐慶,年齡二十一,籍貫沛縣。”“在綢緞莊做過三年的管事,管理經驗豐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