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生了大事?“你去沛縣密查縣令宋隱。”“朕要知道宋隱所有事情。”“事無钜細都不可放過。”“重點給朕查一查宋隱的身家。”陳盾更加的疑惑。冇想到朱元璋勞師動眾,卻隻是為了一個小小縣令。“是!陛下!”陳盾壓下心頭的異樣退下。朱元璋這纔有心情批閱奏摺。卻發現許多大臣都上折提到胡惟庸封相的事情。三年前,經李善長舉薦,胡惟庸官拜右丞相。淮西派係的實力得以壯大,朝中多數人都向他們靠攏。這次更是聯手上書,請求封胡惟...-不,這哪是財大氣粗?

根本就是一夜暴富啊!

就連一直冷眼旁觀的李善長,也被這個訊息驚得呆若木雞!

不過,這驚天訊息反而讓李善長更加鐵了心,要儘快將宋隱一脈連根拔起!

“為何會有如此之多庫銀?”

朱元璋好半天才緩過神來,震驚之餘,更多的是疑惑,國庫裡哪來如此多的白銀?

畢竟這可是一筆钜款啊!

趙昌連忙稟告,“皇上,洪武十三年之前,福州府繳的各種名目銀子都存著未使用,那些銀子都是宋隱在福建在位期間留存下來的。”

“宋隱身為福建佈政使時,福建僅是洪武十四年這整年,上繳銀兩就高達一億五千兩!”

“這裡麵,個人所得稅五千兩,土地出讓金六千萬兩,進出口稅足有七千萬兩,再加上各州府的賦稅也逐年增長......”

趙昌如此解釋,全明白了。

言下之意,現在大明國庫,幾乎全是宋隱一人的貢獻!

如果冇有他,福建又怎會是大明錢袋?

更不可能有這麼多銀子。

宋隱雖然已經離開福建,可他在福建時執行的政策,那些支援他官員都很好地貫徹下來,所以福建經濟得以持續發展!

現在有了這筆钜款,豈不是應該重點支援其他州府呢?

一念及此,文武百官都興奮的爭先恐後要錢。

“兵部請求支援五千萬!”

“滾開!刑部新開發了許多刑具,懇請撥款四千萬作為研究經費。”

“禮部要三千萬!”

......

各部官員紛紛開口,將趙昌圍得嚴嚴實實,都迫不及待想要得到銀兩,充裕自己部門。

畢竟,這些年各部門,甚至是朝廷各機構,日子都過得很艱難,大家都在節衣縮食。

除了福建,還有哪個行省能夠比他們更好?

各州府都指望獲得朝廷撥款。

看著滿朝文武都在爭先恐後地要銀子,朱元璋嘴角一抽再抽。

這些錢怎麼看都不像是他們的吧?

搶啥搶?

“都給朕閉嘴!”

“看看你們這窮鬼樣!都冇見過銀子嗎?”

不過,有一說一,我堂堂一國之君,也從未見過如此多白銀!

“現在就算把銀子給到你們部門,你們人手夠嗎?急什麼?”

受胡惟庸一案牽連,殺了許多官員。

就算有再多銀子,也冇有足夠人力做事。

所以,朱元璋暗下決定。

“各部門先回去擬出需要經費的事務,並且,朕決定,重新設立科考!招納賢良之士!”

聽到朱元璋這話,滿朝文武先是一愣,隨即狂喜。

科舉?

重開科舉,可不是小事!

開恩科,便是天下學子的福氣,給了學子出人頭地的機會!

簡直人人拍手稱快!

朱元璋開恩科,意圖不止於此,而是想要將大明各處職位缺額給補上。

胡惟庸一案,牽扯了許多官員被殺,職位緊缺。

儘管時間已經過去許久,但大明各州府的運轉仍然十分困難。

文武百官驚愕過後,都欣喜若狂!

剛纔朱元璋的話,他們可是聽得一清二楚!

讓他們先做預算,再加上要開科考,分明就是答應他們有機會從戶部領銀子了!-,這次卻冇勸。農民交的稅,就是國家皇糧。是國本!不能有任何問題。這樣的結果,她也是萬分失望。朱元璋冷眼看著宋隱,越看越火大。拱衛司調查的結果,沛縣的稅收,比普通縣也就高出幾兩。現在親眼所見。想來定是大貪官宋隱,皇糧都敢貪。宋隱貪財還事出有因。但是貪墨皇糧,不可饒恕!儘管心裡已經有了計較,可在冇有拿到罪證前,還不能定宋隱的罪。還有。可能不止宋隱一人貪墨皇糧。真是這樣。朱元璋就更加失望了。越想火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