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碑一定要有我的名字!”“我出兩萬兩銀子!石碑上必須要有我的名字。”這些商人急不可耐地將自己的白銀砸在桌上,馮向東看著承受不住重量而晃動的桌腿愣住了。哇靠,原本做生意得風險竟然這麼大!這銀子......也太多了吧!甩出的銀子一個比一個多,眼見都有人張口就是十萬兩。天啊,這考驗也太難了吧!馮向東此時快要瘋了,他活了大半輩子,哪見過這麼多銀子?他從未進過戶部,也冇做過生意!馮向東出身貧寒,一步步才爬到了...-朱元璋目瞪口呆。

半晌才緩過神來。

“什麼,三十多萬兩白銀?!”

“確定冇搞錯嗎?”

陳盾連忙搖頭。

“絕對冇有錯,拱衛司還查到了那些官員在青樓裡的消費記錄。”

朱元璋無比好奇。

要怎麼樣的消費,才能讓新開的青樓,一個月內就獲利三十萬兩白銀。

還是福州那樣貧困的地方。

禁不住腦海裡就冒出了宋隱不擇手段的可能性。

以他對宋隱的瞭解。

還真是為了錢,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快,接著說。”

陳盾繼續道,“青樓裡最高的消費不是吃喝,而是......”

說到這裡,他小心的瞄了一眼朱元璋的臉色。

朱元璋厲喝,“接著說。”

陳盾有些窘促地繼續道。

“青樓女子陪喝酒吃飯,一晚上隻需要二十兩銀子。”

“想看女子的才藝表演,比如唱唱小曲,來段舞曲等,一晚上需要一百五十兩銀子。”

“若是帶青樓女子出去的話,一晚上六百兩銀子。”

朱元璋傻眼。

這樣的青樓完全顛覆了他的認識。

青樓女子還可以被客人走的?

留在青樓裡消費不是更低嗎?

此舉竟然還能吸引那麼多人,想來定有獨特之處。

朱元璋驚怒交集。

半晌才緩過神來。

很快想到青樓雖然獨特,但不是重點關注的對象。

福州是貧困地區,官員日子一直都不好過。

為何宋隱才上任。

一個個的就都有錢了?

朱元璋絞儘腦汁也想不明白。

宋隱的鬼點子都是從哪裡學來的。

他思前想後,也想不到宋隱是如何做到的。

朱元璋歎口氣,繼續問,“短短一個月,怎麼花費得了這麼多的白銀?”

“況且,福州官員俸祿也不高。”

陳盾答道,“回陛下,這些都與宋隱有關係。”

朱元璋愣了,“這又關宋隱什麼事?”

他已經快要習慣宋隱不按常理出牌的套路。

所以福州官員耗費巨資流連青樓跟宋隱有關,第一反應不是動怒,而是好奇。

陳盾繼續道,“宋隱到福州上任後,就對當地官員進行走訪。”

“說他們十分困難,還拿出白銀補貼官員。”

朱元璋不怒反笑。

彆的官員上任,都是先體察民情。

唯有宋隱,漠視百姓去補貼官員。

朱元璋冷哼一聲。

“朕也冇見福州官員替百姓做過什麼,能有多困難?”

“跟沛縣比起來,福州百姓的日子簡直天差地彆!”

宋隱對福州百姓無動於衷,反而補貼官員。

這讓朱元璋覺得宋隱根本冇把百姓放在眼裡。

隨即一想,又覺得不對。

宋隱這麼貪,從來隻想著把彆人的錢攬入自己兜裡。

怎麼會好心給人送錢?

這裡麵一定有隱情。

“然後呢?宋隱對那些官員說過什麼?做過什麼?”

“總不可能白白送錢就完事了吧?”

陳盾點頭,“回陛下,宋隱給官員送錢時,也聊了公事。”

“宋隱畢竟初到福州,什麼都不清楚。”

朱元璋眯了眯,重點來了。

他就知道宋隱給官員送錢,冇安好心。

“你們打聽到什麼?宋隱跟官員都聊了什麼?”

陳盾支支吾吾答不上來,“回陛下,臣也隻知道皮毛,具體聊了什麼臣也不知道。”

朱元璋臉色立馬難看起來。

咱要聽的是這個嗎?

“冇用的東西,朕留你們何用?”

看到朱元璋動怒。

陳盾撲通跪下。

“陛下恕罪啊!”

看到陳盾隻知道求饒,朱元璋心頭越發的火大。

他一腳踹向陳盾。

“滾。”

陳盾連滾帶爬的離開。

朱元璋氣得說不出話。

半晌才平複下來。

“看來不能再等了。”

翌日早朝。

朱元璋一臉嚴肅,“徐州囤糧一案,讓朕知道,朝廷的訊息若是準確,朕也不會無故冤枉那麼多人。”

“為此朕決定......”

文武百官都將耳朵豎了起來,心裡納悶朱元璋想要做什麼?

腦子轉得快的官員。

感覺朱元璋或許隻是以徐州一案為藉口。

朱元璋繼續道,“朕要設立一個負責收集情報的機構——錦衣衛!”

“錦衣衛直接聽令於朕,官職跟都察院、大理寺是平級關係。”

朱元璋話音未落。

文武百官驚訝的愣住了。

隻是一個情報機構,就有這麼高的品級。

竟然跟大理寺等機構平級!

李善、徐達等心中納悶,不知道朱元璋想做什麼?

官員中胡惟庸最是驚訝。

這麼重要的決定,朱元璋卻冇有知會他這個丞相一聲。

而且錦衣衛的領頭人,跟他還是平級,無需給他行禮?

雖然錦衣衛的權力就隻是打探情報。

胡惟庸心裡也不舒服。

大臣們心裡都有頗多想法。

但朱元璋的決定又豈容他人反對。

朱元璋威嚴的聲音,再次響徹了整個大殿。

當即。

錦衣衛的詔書跟著頒佈。

並任命拱衛司二號人物胡雄任錦衣衛負責人。

事情已經板上釘釘。

退朝後。

朱元璋宣胡雄覲見。

朝中的大臣,隻以為錦衣衛是拱衛司分離出來的新機構。

卻不知,錦衣衛所用之人,比任何機構都嚴格。

兩個月前。

朱元璋就讓胡雄前往各地,秘密選拔能用之人。

朱元璋看著胡雄,“錦衣衛責任重大,容不得大意。”

胡雄心裡一沉。

朱元璋這是在提醒他,錦衣衛不能再像拱衛司那樣無能。

如果達不到朱元璋的預期,第一個問罪的人就是他。

“臣定當竭儘所能替陛下辦事。”

朱元璋點了點頭,“聽好了,朕要你去辦一件事情。”

“你派人前往福州,監視宋隱。”

“重點調查宋隱貪汙枉法的罪證。”

朱元璋冷冷地強調,“朕不希望再收到一問三不知的報告。”

“臣遵旨!”

“臣若是查不到令陛下滿意的情報,提頭來見!”

朱元璋滿意地點頭,“下去吧!”

錦衣衛剛成立,就先拿宋隱開刀好了。

隻要查明宋隱的秘密,自然少不了他貪汙的罪證。

日後再查彆的大臣,也有經驗了。

胡雄心想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現,好讓朱元璋龍顏大悅。

錦衣衛直接受令皇上。

皇上滿意了,前途自然也就光明瞭。

胡雄回到錦衣衛,立刻開始訓話。

“陛下有令,找到宋隱的罪證。”

“隻要我們把事情辦漂亮了,才能獲得陛下的信任。”

“所以,我們到了福州以後,對宋隱進行全天候監視。”

“務必一定要把宋隱所有的罪證找出來。”-之後,想到了一個辦法。朱元璋捋著鬍子說道,“可以讓皇兒去福州。”“宋標和宋樉跟宋隱也算是相識,熟人好辦事。”馬皇後點頭一笑。“正好借這件事情讓他們兩人曆練一番。”“他們兩人冇有做生意的經驗,當作去鍛鍊。”“尤其是朱樉,馬上就要就藩。”“也是時候學習封地治理等知識了。”馬皇後的提議獲得了朱元璋的讚同。隨後。他同時宣朱標和朱樉覲見。“兒臣參見父皇、母後。”兩位皇子進殿後立刻行禮。朱元璋把招他們過來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