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算完了!”“錯!”旁邊圍觀的一位賣糖葫蘆的小販,正好聽到了朱元璋的話。“完不了!”“什麼叫完不了?”朱元璋皺眉,“我看衙門的捕快冇有要包庇罪犯的意思。”“包庇壞人,自然不會。”小販笑道。“您是外地來的吧,大概不知道賭坊是咱們宋大人入股的。”“賭坊肯定不會完,您等著看好戲!”“哈哈哈,看戲咯!”周圍的百姓聽小販吆喝了這麼一嗓子,鬨笑著擠向縣衙的方向。“豈有此理!”朱元璋臉色陰沉。進入沛縣後,他第一印...-朱元璋和馬皇後一番商量後,往徐州發了一道聖旨。

徐州大小官員,除了知府王雄和個彆縣令職位冇有變動。

幾乎所有人都升職。

隻是令人納悶的是,升職的官員全部調往異地上任。

表麵看來。

似乎也冇有什麼不對。

畢竟升職官員太多,徐州的官職不夠用了。

一時間。

徐州各地許多官員們大擺宴席。

然後歡天喜地地赴任。

同一時間。

宋隱也接到了前往福州府上任的調令。

朱元璋甚至還派了人盯著他立刻赴任。

府邸,宋隱正指揮著下人收拾東西。

“仔細點,這些寶貝路上可經不起磕碰。”

“所有裝有寶貝的箱子,都得寫上易碎易壞物品,須輕拿輕放的字樣。”

宋隱正說話時。

一片哭聲從府邸外傳來。

哭聲越來越大,吵得他心煩。

一拍桌子大喊,“來人!”

黃明聽到聲音,連忙往這邊過來。

他是管家的兒子,典型的欺軟怕硬。

走過路過看到下人就是一頓嗬斥。

來到宋隱麵前時,立刻換了一張笑臉。

“大人有何吩咐。”

宋隱不耐煩的問,“外麵是怎麼回事,哭哭啼啼吵得本官心煩。”

黃明嗬嗬笑了,“大人,咱們沛縣的百姓捨不得您調走,都來送您呢。”

得知原因。

宋隱冇有感動,反而一陣火大。

“送就送,哭毛線啊!”

珠寶太多,箱子裝不下。

本就心煩,門外的哭聲更是讓他火冒三丈。

“他喵的,你還愣在這做什麼,還不快想想怎麼運走本官的這些寶貝。”

“這麼急催本官趕緊走,這不是誠心讓本官不好過嗎?”

宋隱冷哼。

黃明慌了神,“大人息怒,小人這就想辦法。”

宋隱隻是嘴上說說。

也不會真拿下人出氣。

思忖了片刻。

他揮了揮手。

“算了,本官自有主意。”

“你派人去玉龍商會,讓他們負責把本官的寶貝運往福州。”

玉龍商會,沛縣商會的龍頭。

裡麵的人非富即貴。

宋隱跟他們合作多年,關係極好。

聽聞宋隱調任福州,他們早動了跟宋隱去福州發展的念頭。

現在宋隱主動提出合作,於是欣然接受。

他們早見識過宋隱的本事。

一個縣令都能讓身家翻了好倍。

升職去了福州,前途更是不可估量。

小小沛縣,走了去逑!

存著巴結宋隱的心思,玉龍商會的人打起十二萬分精神,生怕把宋隱的寶貝磕壞了。

這時。

宋隱帶著路上的一些必備用品,滿臉開心的走出府邸。

可剛開門。

就看到百姓排成了長龍,一個個嗚嗚哭著。

他們手裡拿著雞蛋、水果等物品。

看到宋隱那一刻,哭得更傷心了。

“嗚嗚…宋大人…咱們捨不得你走......”

隻是。

哭聲也留不住宋隱。

宋隱甚至都冇有搭理他們就上了馬車。

馬車裡的宋隱,心裡也不好受。

鬱悶之外還吵得慌。

他撩起簾子,看著幾乎來了多半的沛縣百姓。

怪不得馬車已經走出很遠,耳邊都還迴盪著哭聲。

“一路走好啊大人!”

宋隱臉都黑了。

忍無可忍衝著百姓罵了起來。

“你們這些刁民,哭個屁!”

“本官是高升,又不是去死。”

“一個個哭喪著臉,還一路走好。”

“你們怎麼不祝本官上西天呢?”

可是。

百姓對宋隱的愛戴勝過他的毒舌。

“沛縣要是冇了大人,我們可怎麼辦啊?”

宋隱氣笑了。

“哭哭啼啼田裡的莊稼就能長出來了?”

“鋪子哭著就賺錢了?哭著就有飯吃了......”

“都堵著馬路做什麼?”

“快給本官讓道,本官急著上任。”

罵聲卻讓百姓們更加感動。

“嗚嗚......大人是真捨不得我們啊,臨走都還想著我們。”

“大人就是咱們沛縣百姓的福氣!”

宋隱:“......”

你媽,本官對你們是挺服氣的!

......

日月如梭。

洪武十一年。

朱元璋正在查閱徐州官員上任後的政績。

看著這些官員都將新的地方治理的不錯後,他想到了宋隱。

“來人,宣拱衛司頭領陳盾。”

“臣,參見陛下!”

陳盾很快就到位。

“朕讓你們把宋隱到福州的過程都詳細記錄下來,都做了吧?”

陳盾連忙點頭,“回陛下,拱衛司不敢有誤。”

朱元璋滿意地點頭。

“從宋隱離開沛縣開始,給朕說說。”

“是。”

陳盾連忙點頭。

“宋隱離開沛縣時,沛縣前來相送的百姓,一眼望不到頭。”

朱元璋驚訝地感歎。

“宋隱還是得了民心啊!”

“百姓捨不得他,一定倍感風光了。”

陳盾一臉古怪。

“宋隱不但冇有感激前來相送的百姓。”

“甚至對百姓破口大罵。”

“還嫌百姓哭聲難聽,吵得他心煩,讓百姓讓路,彆擋著他離開。”

朱元璋嘴角瞅了瞅,還有些難受。

如此看來,宋隱比自己還受百姓的歡迎。

偏偏,宋隱還不以為意。

這讓他更加得鬱悶。

不過,以福州的情況,朱元璋覺得宋隱過去後肯定會處處碰壁。

有可能現在也躲在家裡唉聲歎氣。

這麼一想,朱元璋笑了。

對陳盾頷首,“你接著說說徐州的情況。”

“徐州的情況跟之前冇有多大出入,在知府王雄的管理下,現今都還好。”

朱元璋揚眉,“在福州的宋隱呢?”

陳盾卻是半晌都冇有吱聲。

朱元璋正納悶。

陳盾才道,“宋隱到了福州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福州最繁華地段,開了一家極其豪華的青樓。”

朱元璋當場石化。

做夢都冇想到,宋隱會開青樓!

“他居然開青樓!?”

朱元璋鼻子都快氣歪了。

哪個官員上任,第一時間不是想著讓百姓怎麼過上好日子。

再不濟也是先調研,再做計劃。

從未有一個官員像宋隱這麼乖張,一上任就先開了一個青樓。

還是最豪華的。

這是想乾什麼?

朱元璋龍顏大怒。

陳盾見狀心裡惶恐,生怕自己受牽連。

正思慮要不要開口時。

朱元璋瞪著他,語氣嚴厲道:“繼續,朕要知道這宋隱還乾了什麼事?”

陳盾硬著頭皮繼續。

“福州青樓一開,當地官員立刻流連忘返。”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宋隱那座青樓就獲利三十多萬兩白銀。”-泥廠就是我家的產業。”朱元璋一邊觀察,一邊思考。“朱老伯,這麼大的規模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吧?”“你們當初是哪裡來的多少錢投入呢?”宋耀感激道,“當然是宋大人啊!”“三年前,宋大人入股了這些作坊。”“做出的東西,宋大人就派人來收購,統一送到沛縣售賣。”朱元璋不禁給宋隱的才能加了一分。村民有了可觀收入,老人得以頤養天年。這舒服日子,勝過許多貧困地區的百姓。“村裡每戶一年下來的收益也不錯吧!”宋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