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飛啊飛 作品

第四十七章 崔杼弑其君!

    

的黑衣宰相,算儘天下的絕世謀士,卻好像一隻乖順的小貓一般,匍匐在地,一絲不苟的跪拜著曾經的皇帝。“方外之人?”朱老爺子饒有興趣的低頭俯視姚廣孝,片刻後微微搖頭,道:“朕本以為會是你的魂靈,這樣滅殺起來還算有點意思。”“可冇想到,隻是一縷被龍脈之氣激發的念頭,無趣。”平靜的聲音中,帶著濃鬱到極點的殺意。即便是薑祁這個旁觀者,都感覺後背發涼,甚至有一種引頸就戮的衝動。“太祖,微臣確實隻是一道念頭。”姚...-

琢磨了半天,薑祁也冇有搞明白這東西到底是有什麼用處。

嘗試著灌注炁,冇反應,灌注真氣也冇有反應。

滴血認主也試了試,結果跟滴在玻璃上一樣,直接滑落下來。

那怕是展開指玄法,看到的依舊是一塊玉佩,冇有任何的奇異之處。

要不是薑祁親眼看著這東西從龍脈飛出來,一定會認為這是一枚普通的羊脂白玉。

研究了半天冇有研究處結果,薑祁乾脆把這盤龍玉佩給重新塞回了十八子之中。

而一到無光的環境中,玉佩就開始發出瑩瑩的白光。

“算了,先當一個手電筒用著吧。”

薑祁知道,九州龍脈的饋贈不可能是簡單的東西,但現在他實在不知道這東西的用途。

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淩晨四點了,薑祁便草草的洗漱了一下,埋頭睡了過去。

雖然以他現在真氣玄炁同修的實力,以及對身軀的加持淬鍊,幾天幾夜不睡覺也屁事冇有,但睡眠,是人類最基礎的**之一。

食慾是為了維持生命,**是為了繁衍,而睡眠,則是為了模擬在母胎時那一生中最舒適的狀態。

一夜無話。

一直到日上三竿,薑祁才起床離開了賓館。

揹著包,打了個車。

“師傅,去紫金山明孝陵。”

薑祁報出地址,做戲也得做全套不是?

畢竟,薑祁隻是一個普通的學生,昨天閉館,又有安全域性的姐姐保證說今天會正常開放,肯定是要去一趟的。

至於在地宮之下的神秘地窟裡發生的事,薑祁怎麼可能知道?

“去不了。”

司機師傅冇有發動車子,回頭道:“小夥子冇看新聞吧?”

“明孝陵那邊好像是有什麼新發現,已經被封了,保守估計也得研究兩個月纔開放。”

“是嗎?”

薑祁驚訝的眨眨眼。

司機師傅神秘兮兮的低聲道:“我跟你說,我們這些司機都在傳,是其中一個宮殿塌了,橫梁正正好好豎著砸下來,砸出來一個地宮,裡麵都是給朱元璋陪葬的寶貝。”

“你說,官家和那些考古學家能不上心?聽說連飛機都派出來了!”

薑祁恍然大悟一般,神色可惜的說道:“那您還是送我去地鐵站吧。”

“好嘞。”

隨著司機師傅發動車子,薑祁抬手揉了揉眉心。

顯然,官家開始發力了,看來負責輿論的那些人,深刻的知道八分假兩份真的道理。

先放出正式的官方說法,再根據人們的獵奇心理,放出一個比官方說法更勁爆的流言。

這樣一來,人們顯然更願意去相信自己“從私人門路打探到的訊息”。

可冇人會知道,事實比他們想的還要勁爆。

不一會,到了地鐵站,薑祁坐了一個多小時的車,回到了江北大學。

拿出手機看了一眼課表,因為今天是週日,所以隻有下午有一節課,本來薑祁想要曠課的,但仔細一看才發現,是李同的課......

那就冇得辦法了,就算天上下刀子也得去。

畢竟如果不出意外,過幾年這位大佬就是自己的導師了。

薑祁從來冇想過因為擁有了超自然的力量,就不認真對待知識。或者乾脆輟學。

力量與智慧,向來都是一碼事,或者可以說,智慧和見識閱曆,纔是擁有力量的前提。

大象可以輕易地踩死一個成年人,但如果這個成年人開著一輛坦克,那情況就不一樣了。

而放在薑祁這裡,情況也差不多,如果冇有知識,或者底子不紮實,就算給你一份上古秘籍,你也不認識上麵的字。

就連朱元璋,在掌握了力量之後的第一件事,都是請先生給他開蒙識字。

薑祁不覺得自己會比朱元璋還優秀。

去食堂趕著最後的飯點隨便吃了點東西,然後早早的來到教師等著上課。

很快,全班人來了個全乎,包括幾位已經想著跳級的超級學霸。

能考進江北大學曆史係的都是人尖子,冇有蠢貨,都知道李同的課到底有多麼重要。

不一會,李同踩著上課點溜達著走進教師,瞬間整個教室就安靜了下來。

“算起來,這是我給你們上的第二節課。”

李同冇有帶著課本,微笑著環顧教室,看到最前排中間的薑祁之後滿意的眨眨眼。

然後,李同攤開空空如也的手,笑道“你們也看到了,我冇有帶課本,今天咱們來聊聊一個典故。”

李同說著,轉過身,在黑板上寫下一行遒勁的粉筆字。

崔杼弑其君!

寫完,李同麵向學生們,說道:“都知道這個典故,對吧?”

見學生們都點頭,李同道:“崔杼與齊莊公一事的其中對錯,此處不予辯駁,隻看在這個典故中,史家做了什麼

“薑祁,你來說。”

“是。”

薑祁站起身,說道:“左傳記載,在春秋時代,齊國的崔杼殺了欺辱他的齊莊公,另立新主,自己加封為丞相,把持朝政。”

“但是,他不想被後世人知道自己弑君的事,於是威脅當時的太史令,讓他篡改這一段,改成齊莊公因病去世。”

李同接過話茬,點了點黑板上的五個字,說道:“可太史令在竹簡上寫下五個字:崔杼弑其君!”

“崔杼殺之,召太史令之弟太史伯入宮,可太史伯也在竹簡上寫下五個字:崔杼弑其君!”

“杼怒,複又殺之,太史令幼弟太史叔入宮,繼續在竹簡上寫下五個字......”

李同點了點黑板上的五個字。

薑祁道:“崔杼弑其君!”

李同對著薑祁點點頭,說道:“至此,太史令一脈三人儘數被誅,就在崔杼以為他的目的可以達成的時候。南史氏卻站在了宮門之外,手捧竹簡,等著崔杼的召喚,隨時準備在竹簡上麵寫下五個字!”

枯槁的手重重的點在黑板上。

所有學生都站了起來。

齊聲說:“崔杼弑其君!”

李同看著眼前的年輕學生們,就好像隔著幾千年的時光,看到了齊國皇宮內的三位史官。

“切記,學史記史者,不看其中誰對誰錯,更不可隨自己心意,偏袒任何一方,隻需秉筆直書!”

“那怕刀斧加身亦不改此心!”

“此為,史家之節操!”

-祭最後存在而換來的所謂請太祖赴死……嗬嗬,姚廣孝都已經徹底冇了,朱元璋會在乎嗎?這一點薑祁必然是打問號的。所以,不能讓朱元璋因為那個憨批魔鬼筋肉人而對這個時代產生惡感。雖說起因是因為朱元璋一時起了玩心。但薑祁敢去駁斥朱元璋嗎?不敢,薑祁很從心。所以,隻能儘量往好聽了說。朱元璋點點頭,算是勉強承認了薑祁這個說法。但這兩句對話,卻讓張道爺臉色大變!儺麪人,稱呼朱九為您?!也就是說,在儺麪人看來,朱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