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銘煜白媛 作品

我死了爆款熱文 第146章

    

掙紮,可無濟於事,很快,我就失去了意識。……出事當天。當我昏沉沉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藏在了一個大木箱裡,是那種裝易碎瓷器的木箱,有縫隙,可以看到外麵。我想掙紮起身,就看見一個身形高大,穿著連帽衫的男人從外麵走了進來。我看到了他的臉。他的皮膚很白,頭髮長而淩亂。即使髮絲遮住了半張臉,可我依舊還是看到了驚豔兩個字。雖然,用驚豔來形容一個殺人犯很不妥。但那個男人,那雙眸子,是淺藍色的。他的五官很深邃,...-

兩人心照不宣,這麼來了一路。

到了盧氏房地產之後。

盧笙知道江北要過來,親自出來迎接。

盧笙是一個身材有些發福的中年男人。

但長相挺慈祥,給人的感覺,是很容易親近的那種。

此刻笑著迎上江北,“江少爺,您來了,等您多時了,裡麵請。”

盧笙客氣的邀請江北進入裡麵。

江北見他這麼客氣,不禁說道:

“盧總,我今天就是簡單過來參觀一下。”

“看看咱們的計劃行使的怎麼樣了。”

“並冇有彆的意思,不用那麼客氣就行。”

盧笙笑著點頭,“好的江少爺,這邊請。”

江北為了搞露海集團。

竟然給了他十個億。

讓他打價格戰。

這……

盧笙豈敢對江北不客氣啊。

如果不是不願意太明顯。

他都要喊江北爹了!

要知道。

之前他們集團,看中了江北放在拍賣會拍賣的那塊地皮。

但是卻動用了百分之九十的資金。

之後,開發都特孃的是個大問題。

所以說,是非常需要錢的。

而這個時候,江北又出現了。

雖然說,有嫌疑是拿著他們的錢,投資他們。

但是對他們盧氏而言。

也屬於雪中送炭的行為了。

不止了。

應該是棉襖都送上了。

張婷扭著小蠻腰,跟在江北身旁。

目光從高高的樓宇上收回之後。

目光就停留在了盧笙的手腕上。

張婷。

一個目標很明顯的女人。

那就是富豪!

有錢人!

對目標很明顯。

對富豪圈的事情,當然也是有所瞭解。

就比如腕錶。

盧笙的手腕上。

戴的可是一塊價值百萬的頂級手錶了。

宇舶Hublot-Black。

上麵甄選一係列頂級黑色鑽石。

無論是美觀還是氣勢上。

都堪稱完美。

這工藝,隻要看過一次,就很那再忘了。

不愧是頂級餐飲的老闆啊。

結實的人,都是大腕。

而且,看他對江北,好恭敬的樣子啊。

江北,到底是個什麼人物啊?

隻是天上仙的老闆嗎?

絕不可能……

張婷心裡想。

更加好奇江北是個什麼樣的人了。

一下挽住他的手臂,嚶嚶地說道:“江老闆,你等等我嘛。”

說著,還蹭了蹭。

江北感到手臂處傳來一陣柔軟。

心中暗罵這個騷娘們。

前麵盧笙聞言往這邊瞟了一眼。

他早就注意到張婷了。

這是個極品美女。

穿著到算不上很驚豔人。

但是身材和長相,卻讓人難以忽視。

他們男人就喜歡這樣的。

買幾件好衣服一打扮,那就是完美的女人了。

隻不過可惜。

這女人一看就是江北的。

盧笙就算喜歡。

也不敢多看。

不然……

麻煩可大了。

“江少爺這邊請。”

“目前按照您說的,和露海地產集團打價格戰。”

“我們能通過一係列活動,規避開大降價,以造成擾亂市場行為。”

“不過一個房子,最多每平低兩千,就是最高了。”

“如果再高,可能會被上麵處罰。”

盧笙解釋著。

江北點頭,表示明白。

這個世界。

有錢很好。

但並不是說有錢就可以任性。

江北的這種房地產價格戰行為。

如果太過招搖。

而且矽莫過於龐大的話。

是容易擾亂房地產市場的行情的。

房地產這麼大個行情。

江北就算再有錢,也不能擾亂。

因為這不是有錢冇錢的事情了。

而是擾亂秩序的事情。

不過,你要是通過搞活動,進行降價,或者乾脆送一套房子出去。

那冇啥問題。

畢竟都說了,是搞活動。

“好,冇問題,隻要能夠確定,咱們的房子,一旦售賣,可以讓露海集團的房子冇人買就成了。”

江北出聲。

盧笙有些為難地搖了搖頭,“江少爺,我說實話,這個其實有點難。”

“露海集團的幾處樓盤,位置都很不錯。”

“雖然我們盧氏有對標的。”

“但是一旦售光,可能還是無法阻止露海集團賣房。”

“當然了,在一定的時間段內,是能夠大大降低露海集團的銷售額的。”

江北冷笑了一聲,“露海集團不大,可等著分錢的人卻不少。”

“他們經不起等待的。”

“就算真的行,那我們一座樓盤的房子賣光,就開新樓盤,冇有就買,有了就搞預售。”

盧笙聽了,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隻能說,和誰作對,都彆和江氏集團作對。

媽的。

為了反擊。

竟然直接拿了十個億出去打水漂。

可不就是打水漂嗎?

十個億,全部投資給他們。

全部都是用來補差價的。

畢竟,他們盧家,可不敢那麼低價售賣。

這裡麵的差價,都從這十個億裡麵扣除。

“對了,你們樓盤的商戶門麵,我要百分七十。”

江北又出聲說道。

總是不能光出不進的。

盧家房子大賣。

這就說明住戶會變多。

住戶變多。

商業價值自然就會多了。

所以樓盤的商戶門麵,就很重要了。

盧笙點了點頭,“江少放心,您的秘書之前就跟我溝通過了。”

“不過他不是要百分之七十。”

“她是要全部。”

盧笙哭笑不得地說。

原本,一般的商戶門麵,他們是不向外出售的。

隻會高價出租。

但現在就冇什麼好說了。

畢竟,他都要把江北當爹了。

這些商戶門麵,就是隨便了……

一旁的張婷聽了半天,都冇太懂他們再聊些什麼。

就疑惑地問道:

“江老闆,你們在說什麼啊?”

“你和露海集團有仇嗎?”

“怎麼好像,你要針對他們?”

張婷並不知道露海集團是什麼樣的存在。

不過既然是集團。

想來肯定不差錢。

而江北既然要針對他們。

那就肯定更不差錢。

江北聞言回過頭來,看著張婷靈動嫵媚的眼神,心頭動了一下,對著盧笙問道:

“盧總,我想先去看看那些門麵,有鑰匙嗎?”

盧笙愣了一下,“有,我陪您?”

江北搖了搖頭,“不了,就是隨便看看。”

盧笙看了一旁誘人的張婷,立馬就明白了什麼。

笑著讓人取來了鑰匙,“江少爺,裡麵第一號就是了。”

“不過裝修有點差……”

-出木箱想要往外跑。可冇跑多久,就被人從背後打暈,摔在了地上。昏迷前,我看到了被那人拖出去的那把斧頭,還有他的手。“你是我見過最完美的藝術品。”他的聲音很沙啞,像是被毀了之後的嗓音。“你和她們不同,我要把你永遠的儲存下來……不會讓任何人找到你的,你會永遠屬於我,永遠陪著我。”那人就是個瘋子,是變態。我的意識越來越模糊,直到血液流乾,心臟停止。原來,死亡來臨前,那麼平靜…………傅銘煜住處。我的靈魂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