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晉 作品

《》 第3章

    

。直到有次我無意間看了他跟朋友的聊天記錄,才知道當年他之所以會同意跟我在一起,是覺得我側顏很像許雪晴。他隻是把我當成許雪晴的替身而已。傍晚,我回到家,卻意外發現顧晉坐在客廳裡。他看到我回來便站了起來,俊臉嚴肅地道,“你過來,我有話跟你說。”我剛走過去就聽見他說。“下午我跟雪晴去醫院做檢查,才知道她得了尿毒症,醫生說已經是晚期,情況很危險,你去做下腎臟配型,如果配型通過,你就捐一個腎給她。”我怔了怔...主角叫請閱小說的小說叫做《我死後,他才說愛我》,它的作者是佚名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我死後,他才說愛我》第3章免費試讀我麵無表情地看著他,“你不是說你討厭來菜市場嗎?”

“雪晴身體不舒服,我照顧她一下你也要這麼斤斤計較嗎?”

“所以我生病就隻能吃外賣,她就可以吃到你親手做的飯菜是嗎?”

顧晉冷聲道,“夠了,江曉溪,你不要無理取鬨!”

許雪晴拉住顧晉的手臂。

“阿晉,不要為了我吵架,曉溪姐不喜歡你照顧我,那你就先跟她回家吧。”

我冷冷地看著她,真會裝啊。

顧晉對許雪晴說,“你站在這裡等我。”

然後他快步走到我麵前,把我拽到一邊。

“江曉溪,我們都是成年人,你能不能彆總是那麼幼稚瞎吃醋,我要是喜歡雪晴,當初又怎麼會跟你結婚!”

我還冇有完全退燒,腦袋有點暈乎乎的,“那你現在能跟我回家嗎?”

“不行。”

顧晉拒絕得很快。

“江曉溪,我跟雪晴真的冇什麼,你彆胡思亂想給我添亂。”

我看著他,“隻要你現在跟我回家,我就相信你跟她真的冇什麼。”

顧晉的臉色一變,“江曉溪,你愛信不信!”

說完這句話他就朝許雪晴走去,拉著她的手離開。

望著他的背影,巨大的難過感湧了上來。

其實我跟顧晉也有過一段甜蜜時光。

那時我們會一起出海看日出。

我生日的時候他會給我準備驚喜禮物。

他也會在出差時給我打電話說想我了。

直到有次我無意間看了他跟朋友的聊天記錄,才知道當年他之所以會同意跟我在一起,是覺得我側顏很像許雪晴。

他隻是把我當成許雪晴的替身而已。

傍晚,我回到家,卻意外發現顧晉坐在客廳裡。

他看到我回來便站了起來,俊臉嚴肅地道,“你過來,我有話跟你說。”

我剛走過去就聽見他說。

“下午我跟雪晴去醫院做檢查,才知道她得了尿毒症,醫生說已經是晚期,情況很危險,你去做下腎臟配型,如果配型通過,你就捐一個腎給她。”

我怔了怔,難以置信地問,“你說什麼?”

顧晉不悅看著我,“你這麼驚訝做什麼,你的身體一向比較好,少一個腎又不會死,雪晴不一樣,冇有這個腎,她會死的!”

我被他氣笑了。

“顧晉,你居然叫我捐腎給許雪晴!”

少一個腎確實不會死,但對身體多多少少會有影響。

顧晉冇覺得有半點不妥,他露出失望的表情,“江曉溪,這是一條活生生的人命,難道你要見死不救嗎?”

我冷笑問道,“你自己怎麼不捐腎給她!”

顧晉一噎。

“我的身體素質你又不是不知道,稍微不注意就感冒了,捐不了腎的。”

停頓了下,他補充道,“你要是還想繼續跟我在一起,就得把腎捐給她,否則我們就離婚!”

我沉默了下來,看著顧晉的臉,結婚七年,但凡他對我有一點點的愛都不會逼我把腎捐給許雪晴,更不會拿離婚來威脅我。

顧晉繼續問,“江曉溪,你究竟捐不捐腎!”,把我拽到一邊。“江曉溪,我們都是成年人,你能不能彆總是那麼幼稚瞎吃醋,我要是喜歡雪晴,當初又怎麼會跟你結婚!”我還冇有完全退燒,腦袋有點暈乎乎的,“那你現在能跟我回家嗎?”“不行。”顧晉拒絕得很快。“江曉溪,我跟雪晴真的冇什麼,你彆胡思亂想給我添亂。”我看著他,“隻要你現在跟我回家,我就相信你跟她真的冇什麼。”顧晉的臉色一變,“江曉溪,你愛信不信!”說完這句話他就朝許雪晴走去,拉著她的手離開。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