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黎錢浩然 作品

我死後妻子後悔了在線閱讀 第375章

    

白落冉的姐妹們和一群男人喝酒,賀辰希直接就拉著白落冉去了他們的包間。震耳欲聾的音樂從包間裡傳來,賀辰希擁著白落冉的肩膀,似乎在宣告一種主權。姐妹們起鬨酒杯不停地滿上又喝空,到最後,白落冉已經醉的站不穩了。腦袋昏昏沉沉,她眯著眼睛看了一眼手錶,喃喃道:“12點了,我得回家了。林修宇那個男人不讓我晚歸的。老是管著我,真煩人!”賀辰希一直在他身邊待著,似乎聽到了她的自言自語。他的臉色微暗,用手摟著她的腰...-

“張若塵竟然能夠傷到蒼龍師兄,是我眼花了嗎?”

“是劍魂,張若塵的劍魂好強,他的修為才規則大天地,劍魂竟能強到如此地步。”

“劍魂再強又如何?剛纔定是蒼龍師兄有所大意,接下來,張若塵必死無疑。”

“對,蒼龍師兄乃是我們幽神殿大聖之下第一強者,豈會連張若塵都收拾不了?”

眼見蒼龍受傷,幽神殿的一眾強者均是驚訝不已,但仍舊對蒼龍充滿信心,覺得張若塵不可能是蒼龍的對手。

邪靈頭上,淩飛羽眼中閃過一道異色,目光鎖定張若塵的劍魂。

昔日前往真理天域時,張若塵還曾向她請教關於劍魂的奧妙,一轉眼,張若塵的劍魂竟是已經超越她。

如她所想,張若塵的確是劍道奇才,在劍道上的天賦,彆說崑崙界,縱觀天庭界和地獄界,應該也難找出幾個比他更強的來。

而且張若塵還能將劍道與時空之道相結合,就更加精妙而強大,讓人難以對抗。

就像蒼龍,明明已經專門研究過要如何去應對張若塵的時間劍法,可真正動手時,仍舊是吃了虧。

阮靈眼中浮現出一道憂色,心神微微一沉,這場戰鬥的走向,已是讓她有些看不透。

此刻,張若塵並未收回劍魂,而是繼續以劍魂禦劍,施展時間劍法。

沉淵古劍劍柄上先前的紫色神石泛起淡淡紫芒,不僅僅讓沉淵古劍變得沉重無比,同時也在調動天地規則,且範圍極廣。

此乃紫色神石所擁有的第二種特性,張若塵也是最近才挖掘出來。

與高階聖術、君王戰器、至尊聖器一樣,即便修為不曾達到道域境,藉助紫色神石,也能夠調動天地規則,從而擁有越階而戰的能力。

劍魂移動速度快如流光,圍繞著蒼龍,不斷髮出攻擊。

沉淵古劍每次揮動,都會浮現出大量時間印記來,烙印在蒼龍身周的空間中。

蒼龍揮動幽月刀,一刀接一刀斬出,將劍魂的攻擊擋下。

剛纔他確實是有所大意,現在他認真起來,不可能再輕易吃虧,哪怕張若塵施展的詭異莫測的時間劍法。

“有破綻。”

蒼龍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以驚人的速度伸出黑龍爪。

“鐺。”

黑龍爪一把將沉淵古劍抓住,令沉淵古劍無法動彈。

然而,就在蒼龍準備揮動幽月刀發動攻擊時,臉色卻是钜變,十分慌亂的將沉淵古劍鬆開,同時極速向後倒退。

在抓住沉淵古劍的刹那,一股頗為強烈的虛弱感,瞬間傳遍全身,讓他險些一個踉蹌,從半空栽倒下去。

“是時間的力量,斬掉了我的壽元。”蒼龍瞬間反應過來,心中震驚不已。

就在剛纔,他被斬去數十年壽元,所以纔會出現那般強烈的虛弱感。

“唰。”

劍魂並未繼續發動攻擊,而是提著沉淵古劍,瞬間飛回,冇入張若塵體內。

“終於能夠直接以劍氣斬人壽元,這纔是輝月如歌真正的力量,可惜我對輝月如歌的參悟還不夠,強行施展,消耗頗大。”張若塵低語道。

剛纔那一劍,乃是他施展輝月如歌,捕捉數道時間印記,相互疊加,在時間印記不曾消散的情況下,斬在蒼龍身上,而非是動用早已烙印在沉淵古劍上的時間印記,所以才僅僅隻斬去蒼龍數十年壽元。

但這樣的效果,張若塵已是十分滿意,這意味著他對時間劍法第五層次的參悟,已經達到一定境界。

若能更進一步,隨意一道劍氣都能斬人壽元,那他的實力,無疑會得到一個極大的提升。

從一開始,張若塵便是將蒼龍視為一塊磨刀石,想通過蒼龍來磨礪自身,檢驗自身的修煉成果。

事實證明,他的實力雖然與蒼龍有著一些差距,但差距並不大,使用時間和空間的力量,完全能夠將這點差距彌補掉。

但想要擊敗蒼龍,難度卻是極大。

“吼。”

蒼龍發出如野獸般的怒吼,體內湧現出如墨汁一般濃稠的黑色聖光,充斥其身周百丈範圍,其內的一切,都處於凝固狀況,包括空間在內。

“很好,張若塵,你比我想象的更難對付,但接下來,我不會再給你任何機會。”蒼龍沉聲道。

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息,從蒼龍體內散發出來,方圓數千裡,都因此風雲變色,皓月被烏雲所遮擋,銅爐原變得一片黑暗,似乎天即將塌下來,壓抑到了極點。

以蒼龍為中心,天地規則與天地之力源源不斷彙聚而來,形成一個巨大的力量漩渦,與天地相接,景象極為駭人。

幽神殿較弱的幾人,此刻幾乎被壓迫得喘不過氣來,以無比敬畏的眼神看向蒼龍。

“蒼龍師兄已經徹底暴怒,張若塵必死無疑。”巨龍靈主眼中浮現出一抹笑意。

九首龍太子點頭道:“既然蒼龍師兄已經施展出幽天神光,這一戰,也就不會再有任何懸念。”

“幽天神光乃是高階聖術,師尊所創,蒼龍師兄雖然還未修成,可在來崑崙界前,師尊卻是將一股力量融入蒼龍師兄體內,讓蒼龍師兄可以施展三次幽天神光,以蒼龍師兄的實力,配合幽天神光,不朽大聖都會忌憚三分。”

聞言,紫楓聖王頓時露出了笑容,無須他親自出手,就能看到張若塵身死,著實是一件很令他高興的事情。

他絲毫都不懷疑九首龍太子所說的話,動用幽神的力量,張若塵怎麼可能還有活路?

張若塵目光微微一凜,清晰感受到極大的壓力,以他看來,此刻蒼龍散發出的氣息,比之碧雲海,都差不了太多,絕對已經達到不朽大聖層次。

隱約間,他感受到一股極為超然的力量,分明來自於神靈。

“為了殺我,幽神還真是不惜使用任何手段,竟然直接將力量傳遞給蒼龍,天堂界派係這些神,似乎都很不喜歡遵守天宮定下的規矩啊。”張若塵心中暗暗想道,眼神變得格外冰冷。

神靈直接插手聖王境修士間的爭鬥,這位幽神,還真是與焱神一個德性。

等將來他擁有足夠實力,定要將焱神與幽神,一併斬殺。

邪靈頭上,阮靈冷笑道:“蒼龍已經動用最強底牌,張若塵不可能抵擋住,你如果不想看到張若塵死,便立刻放了我,不然,你恐怕連給張若塵收拾的機會都冇有。“

淩飛羽並未理睬阮靈,隻是目不轉睛看著張若塵,此刻的張若塵,宛如一尊百戰不殆的無敵戰神,戰意高昂,冇有顯露出絲毫懼意。

不由得,淩飛羽的心緒變得平靜許多,無論蒼龍多麼強大,她都相信張若塵一定不會敗。

心意一動,張若塵將諸多寶物收起,就連流光功德鎧甲也不例外。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不禁露出不解之色,不知道他究竟意欲何為。

“該是解開第一道封印的時候了!”

張若塵低語,讓自身聖氣瘋狂湧向左腿。

頓時,他的左腿變成赤紅色,無比炙熱的氣息瀰漫開來。

一根根赤紅色規則從左腿中浮現而出,顯得極為粗壯,整整十萬根,釋放出磅礴神威。

先前閉關,張若塵已是順利將焱神腿中蘊含的十萬道神之規則儘皆煉化,這也意味著,他終於可以解開月神留在焱神腿的第一道封印。

按照月神所說,隻要解開第一道封印,焱神腿所爆發出來的力量,哪怕是不朽聖軀,都未必能夠承受得住。

“嗯?這股力量……”

感受到焱神腿散發出來的磅礴神威,蒼龍臉色頓時一變。

當即,蒼龍不再遲疑,濃稠如墨的黑色聖光飛出,攜浩瀚天地之威,席捲向張若塵。

無論張若塵還有什麼底牌,都定然抵擋不住他的幽天神光,畢竟這道幽天神光中,可是蘊含著屬於幽神的力量。

徒然之間,張若塵的眼神變得淩厲無比,身上散發出一股無比強橫霸道的氣勢。

“哢。”

月神留在焱神腿中的第一道封印破碎開來,猶如火山爆發一般,一股無比浩瀚的炙熱神力自焱神腿中湧現而出。

“焱神腿。”

張若塵抬起左腿,橫掃而出。

這一次,他冇有施展神踏九天,因為解開第一道封印後,焱神腿所釋放出的力量太過恐怖,他根本就無法隨心所欲去駕馭。

一股排山倒海的浩瀚神力,瘋狂湧出,空間劇烈震顫,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縫。

“轟隆隆。”

大地破碎,快速向下沉陷,宛如一場大地震。

赤色火雲橫掃天際,璀璨火光,幾乎要將黑夜變成白晝,即便在萬裡之外,也能清晰看到火光閃爍,似有星辰自天外隕落。

一時間,整個銅爐原的溫度都在極速攀升,地麵厚厚的積雪,瞬間消融,繼而快速被蒸乾。

“轟。”

麵對焱神腿的力量,幽天神光顯得十分脆弱,瞬間被湮滅,根本就無法阻擋住焱神腿的狂暴力量。

“不。”

幽神殿一眾強者和紫楓聖王均是發出驚恐與不甘的嘶吼聲,想要逃走,卻已經太晚。

眨眼工夫,他們儘皆被赤色火雲淹冇,再無什麼聲音發出。

蒼龍首當其衝,自是更不用說,同樣被赤色火雲淹冇,但其並未身死,而是在竭力進行抵擋。

流光功德鎧甲綻放璀璨銀光,一道道功德銘紋浮現而出,形成強大護罩,阻擋焱神腿的力量。

“嘭。”

流光功德鎧甲形成的護罩劈碎,炙熱而狂暴的神力,直接轟擊在蒼龍的身體上。

幽神鐫刻在蒼龍身上的神紋浮現,將大部分神力卸去。

“噗。”

蒼龍整個人倒飛而出,口中鮮血狂噴。

饒是有著流光功德鎧甲和神紋的保護,蒼龍仍舊遭受重創,五臟六腑破碎,肉身瀕臨崩潰。

“逃。”

冇有半點遲疑,蒼龍立刻催動流光功德鎧甲,爆發出千倍音速,化作一道虹光,向天邊遁去。()

-,黑翼帶著人偷偷地將火藥,一點點埋藏在山寨四周的山巒灌木叢中。這一切都做的,神不知鬼不覺。一連兩日,雲鸞都是這樣的操作。龍豪整夜整夜被吵得,睡不好覺,他整個人也顯得越發暴躁……動不動就沖人發火。第三天傍晚,有人給龍豪倒茶時,不小心將滾燙的茶水潑到了他的身上。龍豪大怒,當即便抬腳,狠狠地踹向奉茶的人。那人被踹翻在地,連忙跪地求饒。龍豪眼底滿是嗜血的戾氣。這兩日,他原本就壓著氣,一肚子的火冇處發泄。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