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浪 作品

《我的房客貌美如花》 第29章

    

些無名之骨,就活該連一席安身之地都冇有?活該為你秦家的酒池肉林讓路,落得個屍骨無存?”“你秦家算什麼東西!忠魂之骨,豈容你辱!”葉浪一聲厲喝,隔空一道勁風襲過,地上的那個袋子隨即裂開了,露出了裡麵的東西。那是一個黑色的石塊,具體說是一塊黑色的墓碑。不過這墓碑很奇怪:上麵冇有名字,而且墓碑上裂痕斑斑,很明顯是碎裂後用水泥膠一塊塊地粘合起來的。因為很多碎片找不到了,就算是重新粘合起來,也已經殘缺不全,...我的房客貌美如花小說(主角林晚溪葉浪)完整版,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夠曲折,有虐有愛,感情專一,一路懸念不停,看到停不下來,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我的房客貌美如花》第29章免費試讀

秦浩天這下覺得自己明白了過來,道:“那裡麵有你家人的墳?這點破事兒,你至於鬨到這種場合來?你直接說你想要多少補償?”

“這點破事兒?補償?在你秦少的眼裡,普通人就算死無葬身之地,也不能阻擋你建造酒池肉林之所,是這個意思嗎?占著那些亡魂的安身之地,滿足你們的夜夜笙歌、日進鬥金,你們真的能這樣心安理得嗎?”

葉浪冷冷地反問,目光中暴戾再現。

秦浩天道:“那塊地有征遷的條款,我給了那些墓主家人時間讓他們把墳遷走,該給的征遷補償秦家都給了。你的事情,可能是我手下的工作失誤,你說你想要多少補償?我雙倍給你。”

自願搬遷?

葉浪嗤之以鼻:在秦家的淫威之下,有誰敢不自願?

那些冇有親人的荒墳呢?找誰去自願?

唯一的結果就是毀滅在秦家的挖掘機剷鬥之下。

“那這樣吧,我刨了你家祖墳,然後給你點兒補償,你願意嗎?”葉浪冷笑。

“你說什麼?”秦浩天震怒。

“怎麼?你秦家人的墳就這麼精貴嗎?風水寶地,藏風聚氣,惠及子孫?神聖不可侵犯?那些無名之骨,就活該連一席安身之地都冇有?活該為你秦家的酒池肉林讓路,落得個屍骨無存?”

“你秦家算什麼東西!忠魂之骨,豈容你辱!”

葉浪一聲厲喝,隔空一道勁風襲過,地上的那個袋子隨即裂開了,露出了裡麵的東西。

那是一個黑色的石塊,具體說是一塊黑色的墓碑。不過這墓碑很奇怪:上麵冇有名字,而且墓碑上裂痕斑斑,很明顯是碎裂後用水泥膠一塊塊地粘合起來的。

因為很多碎片找不到了,就算是重新粘合起來,也已經殘缺不全,整個就是一塊殘碑。

“跪下!給我的朋友磕頭賠罪!”葉浪指著那塊碑對秦浩天斥道。

“你說什麼?”

秦浩天瞬間火冒三丈:這小子居然在他的場子當眾讓他難堪,讓他對一塊破碑跪下賠罪。

養尊處優的秦家大少,什麼時候受過這等侮辱!

“我說的不夠清楚?跪下!磕頭賠罪!”葉浪重複了一下。

他的聲音不算大,但是鏗鏘有力,每一個字都帶著一種逼人的壓迫,不容拒絕。

“我要是說不呢?”秦浩天咬了咬牙,目光陰鷙。

“那你就趕緊給自己準備一塊墓碑!”葉浪目露殺意。

“威脅我?就憑你嗎?一個喬家棄婿也敢威脅到我秦家人頭上!”秦浩天仰天笑了笑,咬牙冷諷道。

葉浪道:“這是對你最輕的處罰,不要逼我改變主意。你秦家有多少人馬儘管叫來,今天就算血濺當場,也要換你膝蓋著地!”

葉浪可怕的眼神,讓秦浩天止不住退了幾步,眾目睽睽之下難堪至極。

他一點兒也不懷疑,這小子真的要跟他玩命。

“今天喬家的事情就算了,形式可免,至於你死去朋友的事情,我可以鞠躬致歉!”秦浩天強行擠出一抹笑臉,一時間不得不拿出了服軟的態度。

姑且忍這一時,事後再跟他算賬。

“跪下!”

葉浪一聲冷喝打斷了他的話。

“奉勸你適可而止,搞事情對你冇好處的,東海四大家族不是你這種人能惹得起的!啊——!”

秦浩天話剛說完,忽然一聲慘叫,整張臉痛苦地扭曲起來,身子弓成了蝦狀,肚子裡一陣翻湧,五臟六腑似乎都要吐出來。

“怎麼你理解能力這麼差嗎?讓你跪下,這話你聽不懂嗎?”在他的場子當眾讓他難堪,讓他對一塊破碑跪下賠罪。養尊處優的秦家大少,什麼時候受過這等侮辱!“我說的不夠清楚?跪下!磕頭賠罪!”葉浪重複了一下。他的聲音不算大,但是鏗鏘有力,每一個字都帶著一種逼人的壓迫,不容拒絕。“我要是說不呢?”秦浩天咬了咬牙,目光陰鷙。“那你就趕緊給自己準備一塊墓碑!”葉浪目露殺意。“威脅我?就憑你嗎?一個喬家棄婿也敢威脅到我秦家人頭上!”秦浩天仰天笑了笑,咬牙冷諷道。葉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