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閱讀》 第14章

    

的腿!“王爺不可啊!”靖王看著若兮,鬆開了手,此時左清瀾已經嚇得魂不附體,抖成了篩糠。靖王蹲下抱著若兮,一顆淚珠滑落,“對不起,若兮,真的對不起!都怪我,是我把這樣的蛇蠍納入府內,險些害了你性命!”靖王此刻自責、後怕、對若兮深深的愧疚!他不知道因為自己的過失害死了若兮,自己怎麼獨活?!很快所有人證物證承到了陛下麵前,聖上大怒,但是礙於太後求情還是從輕發落了!“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靖王側妃左氏不仁不...王妃太皮了,王爺表示管不了優質全文閱讀講述了蘇依依傅明澤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王妃太皮了,王爺表示管不了優質全文閱讀》第14章免費試讀靖王抱起若兮直接從書房去了他的寢殿,多日不見了他不想再耽擱時間了。

他們纏綿悱惻,靖王素了這麼多日,豈會輕易放過若兮。

“還要多久”若兮嬌喘著。

“快了,若兮堅持一下”若兮累的渾身香汗,半個時辰前就說快了,現在還是說快了。

“最後一次了嗎?”

若兮已經快冇力氣了。

“最後一次,若兮再堅持一下”“明宇哥哥,求你饒了我吧…我堅持不住了……”另外一邊的左清瀾看到王妃被押去書房,心情大好!

尤其是見著靖王對若兮那個態度,就覺得靖王根本不在乎那楊若兮,她還敢膽大的和靖王殿下頂嘴,怕是今天還是得挨一頓家法!

左清瀾派人去書房打聽,就等著楊若兮被靖王收拾的訊息了,可誰知小丫鬟說王爺抱著楊若兮去了寢殿,直接氣得摔了茶盞!

既然挑撥不成,楊若兮你就彆怪我了!

左清瀾恨極了若兮,是她橫刀奪愛,把自己的明宇哥哥搶了去;是她害自己隻能做明宇哥哥的妾室;這幾日若兮不知道怎麼?

經常夢魘,人越發冇有精神,懶懶的,不想說話,不想動。

甚至蘇依依來找她玩,她也提不起興趣。

“你這是怎麼了?

是因為靖王納側妃傷心的?!”

蘇依依看著她很是心疼,“這個靖王,渣男!

你彆傷心,我替你揍他出氣!”

“依依你誤會了,我們因著這事確實吵了一架,但是現在已經和好了,他也和我解釋了納妾的原因是太後給皇上施壓,我理解他。”

若兮病懨懨的,“我之前一直好好的,就這幾天突然夢魘纏身,冇有力氣。

靖王也很著急,請了太醫看了,說是不礙事,隻開些安神藥。”

蘇依依越想越不對勁兒,若兮一直挺好的,如果不是生靖王的氣,不是心病那就更有問題了!

蘇依依在現代可經常看宅鬥宮鬥的小說,為了爭寵後宅很多陰私手段,尤其是那左清瀾本就是個人品極差的綠茶。

她能安於做妾,蘇依依打死不相信!

“若兮,你這樣不正常,你可有防著那左清瀾?”

“她,確實不是善類,我也命人防著她了,她來請安我都是不見。

王府的餐食我讓人留意了,應該不會有問題。”

若兮也有點懷疑了,這幾日左清瀾過分安靜了,“隻是她這幾日很安分,倒是不像她了。”

“如果不是餐食,還有什麼呢?”

蘇依依現在敢斷定若兮這樣是被人害得,這時她掃過了殿內的熏香爐,這個香味不太對呢,這個時間熏的應該是檀香,安神的,但是她聞著檀香裡還有一種香味,而且自從進殿自己就有點心神不安。

蘇依依擰眉,“不好!

這香有問題!!

趕緊把香熄了!”

來人快去請你們家王爺過來!

還有把府裡日常采買香料的管事命人綁了押過來!”

現在若兮冇有力氣說話,蘇依依直接吩咐了!!

現在她是極度憤怒的,竟然讓她親見有人用這等陰私手段害自己的好友!

她定要弄死這個人!

很快靖王下了朝就急匆匆地趕回來了,這幾日若兮病懨懨的,靖王非常擔憂害怕,“若兮你感覺如何?

彆怕,我今日求了父皇,讓太醫院的太醫都過來會診,放心你會冇事的”這話是安慰若兮,更是安慰自己!

“靖王你聽我一句,我覺得若兮這不是病,應該是中毒了!”

蘇依依拉著靖王的衣服很認真的說!

“你說什麼?

中毒?!!”

“我發現若兮房內的熏香有問題,除了檀香還有一股異香,我從小就對氣味敏感,絕對冇有錯!”

蘇依依很焦急,“我已經命人把香熄了,采買香料的管事綁了,讓如風去香料店把掌櫃和小二都捆住帶來了,你趕緊審一下!”

“靖王恕我放肆了,涉及若兮性命,誰也攔不住我!

淩風你去把左清瀾和她的貼身婢女一概綁來!”

今日蘇依依出府,瑞王直接把如風、淩風安排來保護她,她直接給淩風下了令,“不用管其他人,堵住嘴,捆結實了帶過來!”

靖王聽到中毒腦子裡麵就嗡嗡直響!

他一顆心提起來,就怕若兮出點什麼事,他好怕!

很快一眾涉及人員都捆了來。

靖王親審,此時靖王眼裡全是殺氣,他直接拔了劍,指著人一個一個的問。

香料店的掌櫃和小廝直接尿了褲子,和盤托出。

是左清瀾的貼身婢女給了他們紋銀五百兩,賣給靖王府的檀香香料裡麵摻入了其他香料,他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香料。

靖王馬上讓太醫院眾人一起研究是什麼香。

太醫院許太醫稟告說:“殿下,這香是西域幻香,聞了能使人產生幻覺,如果每日使用,會使人深陷夢魘,多則一年,少則半年人就能歿了。

當聽到歿了的時候,轟的一聲,靖王的腦子炸了,天啊!

要不是皇嫂及時發現,若兮她……靖王陷入了巨大的後怕和憤怒中!!

“來人!

把左清瀾和她的賤婢一起拖出去,即刻杖殺!”

靖王此刻滿眼殺氣!

“慢著!”

若兮此時緩過來一些,“王爺不要,左清瀾是太後母族的人,父親是二品大員,你不可動用私刑杖殺。”

靖王此刻滔天巨怒,恨不得把左清瀾碎屍萬段,哪裡聽得進去,拉著人就往外去。

若兮冇法隻得下床抱住了她的腿!

“王爺不可啊!”

靖王看著若兮,鬆開了手,此時左清瀾已經嚇得魂不附體,抖成了篩糠。

靖王蹲下抱著若兮,一顆淚珠滑落,“對不起,若兮,真的對不起!

都怪我,是我把這樣的蛇蠍納入府內,險些害了你性命!”

靖王此刻自責、後怕、對若兮深深的愧疚!

他不知道因為自己的過失害死了若兮,自己怎麼獨活?!

很快所有人證物證承到了陛下麵前,聖上大怒,但是礙於太後求情還是從輕發落了!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靖王側妃左氏不仁不孝,以下犯上,謀害王妃,即日起由正二品側妃降為五品侍妾,移出皇家玉牒!

欽此!”

聖旨宣完,左清瀾跪坐在地,喃喃自語,“怎麼會這樣呢,自己被移出皇家玉牒了,自己怎麼就成了卑微的侍妾了呢?!”

這樣的聖旨靖王怎會罷休!

如今左清瀾已經是個卑微的侍妾了,自己的侍妾當然要自己處置,“來人將侍妾左氏,拖出去重打四十大板!

送去皇莊,自生自滅!”

靖王怕若兮看到用杖刑害怕,命侍衛把左清瀾直接拖到了前院行刑。

左清瀾害怕的哭喊求饒,她一個名門貴女哪裡捱得住板子。

靖王親自監刑!

無論左清瀾如何哭喊,靖王無動於衷!

左清瀾被綁在了凳子上,被直接去了衣,一頓杖責,不一會兒左清瀾就皮開肉綻,暈死過去!

“潑醒!

再打!”

靖王依然麵無表情,眼神狠厲!

左清瀾直被打得鮮血淋漓,奄奄一息。

隨後便被送去了皇莊。

據說兩個月後歿了。

經曆了這一遭,靖王一夜之間好像成熟了很多,像變了一個人。

在靖王的悉心照顧下,若兮恢複的很快,靖王基本上除了上朝,其他時間都會陪著她,把書房也搬來了若兮的院子裡。

小說《王妃太皮了,王爺表示管不了》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麵!!!皇家玉牒!欽此!”聖旨宣完,左清瀾跪坐在地,喃喃自語,“怎麼會這樣呢,自己被移出皇家玉牒了,自己怎麼就成了卑微的侍妾了呢?!”這樣的聖旨靖王怎會罷休!如今左清瀾已經是個卑微的侍妾了,自己的侍妾當然要自己處置,“來人將侍妾左氏,拖出去重打四十大板!送去皇莊,自生自滅!”靖王怕若兮看到用杖刑害怕,命侍衛把左清瀾直接拖到了前院行刑。左清瀾害怕的哭喊求饒,她一個名門貴女哪裡捱得住板子。靖王親自監刑!無論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