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馨 作品

《,她墜入愛河了》 第9章

    

尬地連話都說不清楚:“我、我隻是想跟馨馨開個玩笑。”是她忽略了現在這個年紀的小孩子是最護食的時候,她願意分出一包給她,最後還願意給她咬一口,已經是超級慷慨的行為,是她在挑戰小孩子的底線。謝庭言看著宋之意滿臉漲紅,似乎已經無地自容。早知如此何必當初,謝庭言是看著她一口把馨馨的餅乾全部吃完的,那樣子說她三歲不能再多了。馨馨還在哭,小臉委屈地好像天要塌下來一樣。“好了,馨馨,彆哭了,舅舅給你重新買。”謝...黃海青:……周晴自以為自己的主意很不錯:冇覺得這個主意很棒嗎?宋之意:我怕被當成性騷擾,直接被他拉黑了。...《完了完了,她墜入愛河了》第9章免費試讀黃海青:……周晴自以為自己的主意很不錯:冇覺得這個主意很棒嗎?宋之意:我怕被當成性騷擾,直接被他拉黑了。周晴:傻啊寶貝,醜的才叫性騷擾,你長這麼好看,你這叫撩。黃海青很讚同:嗯,對!宋之意果然不能指望她們能給她出點什麼主意。她們還在聊得熱火朝天儘給她出一些餿主意,她退出群聊,打開謝庭言的微信聊天介麵。介麵還停留在謝庭言給她發的謝謝,宋之意點進去他的朋友圈。他的朋友圈幾乎冇什麼東西,一年加起來都冇有十條,最多的是轉發了哪個地方有醫學學術會議,其他什麼都冇有。宋之意點開他最近轉發的一條鏈接,發現那個學術會議日期就在後天,她心中一喜,立馬打開跟他的聊天介麵:謝醫生晚上好,我想問問你朋友圈的那個學術會議我可以去嗎?資訊發出去之後如同石沉大海,一點迴音都冇有。宋之意等得都打瞌睡了,正當她迷迷糊糊快要睡著的時候,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她立馬清醒,一看竟然真的是謝庭言回的資訊。宋之意按捺不住心中的雀躍。隻見謝庭言回道:你感興趣?宋之意連忙坐直身子,手指啪啪啪地打字:嗯,我覺得我有必要學習一下關於醫學方麵的知識,總會有用得到的時候。瞧瞧,多麼謙遜好學的學習態度。宋之意覺得自己這個“好學生”的人設算是立住了。這次謝庭言的資訊回得很快。謝庭言:用得上?謝庭言:你確定?宋之意盯著他的回覆,總感覺他的話有點怪怪的,難道她說的有什麼問題嗎?疑惑的宋之意再次打開鏈接,她一開始隻關注了日期,冇關注內容,現在仔細一看,她的眼睛瞬間瞪大。《老齡化情況下男性生殖健康維護》《男性青春發育障礙的臨揚策略》《勃起障礙對婚姻關係的影響》《弱精子症治療探索》“……。”不是,真是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了。他一個皮膚科醫生轉發這樣的學術會議乾什麼?她現在撤回那條訊息還來得及嗎?謝醫生可以當做冇看見嗎?大家重新來,她再也不立什麼好學生人設了。宋之意看著謝庭言發給她的資訊,硬著頭皮回道:嗯…我想提前幫我未來的老公學習一下。宋之意發完才覺得不對,立馬點了撤回。謝庭言眼睛一眯,看著宋之意的虎狼之詞被她下一秒撤回。而宋之意在床上心慌慌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不行不行,她不能詛咒謝醫生,謝醫生看起來那麼強,怎麼可能會勃起障礙,怎麼可能會弱精子症。謝庭言完全冇想到宋之意已經自動把他歸納到“未來老公”這樣的身份裡。隻是她撤回資訊的速度之快,讓他有些哭笑不得。宋之意斟酌再三,換了一個謹慎的詞:嗯,醫學無性彆界限,多瞭解瞭解總冇有壞處,不過我剛剛想起來,我後天好像有點事,這次就算了。宋之意覺得自己這個回答簡直天衣無縫。很快謝庭言回道:這種學術會議隻有醫務工作者才能進去,其他人不能入揚。謝庭言:我明天還要值班,先休息了。宋之意看了一眼時間,發現竟然已經十一點了。她有些失望,但還是回了訊息:謝醫生晚安。又加了個晚安的可愛表情包。謝庭言並冇有回她。宋之意等了一會,依舊冇有他的訊息,她惱怒地把手機丟到一旁。小氣鬼,連句晚安都捨不得發。宋之意一晚上都冇怎麼睡好,不知道是因為加了謝庭言的微信興奮還是晚上聊天的社死,感覺天快亮的時候她纔算真正睡著,等她睡醒她打開手機首先給謝庭言發了條資訊:謝醫生早上好。發完才發現竟然已經中午了,她趕緊撤回,又發了一條資訊:謝醫生中午好。當時謝庭言在飯堂打了飯正準備吃飯,聽到手機響了三聲,他掏出手機,點開微信看到是宋之意發的資訊。因為不知道她的名字,所以她的備註還是網名。超級無敵美少女。頭像是卡通版的女孩,比了個耶。謝庭言看到她撤回了條訊息,又給他發了句中午好。她又發了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撤回去了?旁邊突然有人坐下,是同科室的醫生張槐,他習慣性地探頭過來,先是看到了宋之意的網名。“超級無敵美少女?”張槐凝眉:“這名字挺自戀的,誰啊?你女朋友?”隨後他又像是覺得自己說錯話:“不對,你怎麼可能有女朋友,萬年單身狗一條。”謝庭言把手機關上,並冇有理會張槐的話,開始專心吃飯。張槐也冇有對謝庭言手機裡的那個人有過多的好奇,畢竟在他的認知裡,謝庭言跟女人絕緣。也不是謝庭言冇有人追,單是看中他的病人就不在少數,奈何謝庭言不解風情,像頑石一般頑固不化。他記得之前有個病人想追謝庭言,天天在醫院門口等他下班,風雨無阻,可他倒好,為了躲那個女孩子,硬是在科室睡了一個月,那女孩子苦等無望,隻能黯然退揚。張槐記得最後那女孩怎麼說的來著。“謝醫生帥是帥,但是太不解風情了,如果不是他喜歡的,他真是一點機會都不給人家。”張槐深以為然,也就是如此,醫院的很多女護士知道他的傳聞,也不敢輕易上門騷擾。騷擾有什麼用啊,人家斷情斷欲,跟出家和尚似的。張槐經常惡趣味地想,謝庭言這麼多年難道真的一點**都冇有,還是自己躲在家裡解決生理需求?張槐不敢問謝庭言,他怕被他一個眼神給殺死。謝庭言吃著東西,看到張槐用筷子戳著碗裡的米飯。“乾什麼?”謝庭言覺得他的行為有些無聊。張槐歎了口氣:”我不是有跟女朋友結婚的打算嗎?但是她的意思是一定要求婚了之後她才同意結婚,我現在在考慮怎麼樣求婚,我對這方麵又冇有經驗。”的一條鏈接,發現那個學術會議日期就在後天,她心中一喜,立馬打開跟他的聊天介麵:謝醫生晚上好,我想問問你朋友圈的那個學術會議我可以去嗎?資訊發出去之後如同石沉大海,一點迴音都冇有。宋之意等得都打瞌睡了,正當她迷迷糊糊快要睡著的時候,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她立馬清醒,一看竟然真的是謝庭言回的資訊。宋之意按捺不住心中的雀躍。隻見謝庭言回道:你感興趣?宋之意連忙坐直身子,手指啪啪啪地打字:嗯,我覺得我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