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時澤 作品

《童養夫很高冷,在一起20年從未說過愛她》 第2章

    

痛,他開口,聲音嘶啞:“打電話叫殯儀館吧。”路時澤把葉楸梧送到殯儀館,火化之前,他最後看了她一眼。他多希望葉楸梧會睜開眼睛看看他,像小時候那樣,大聲嘲笑他,說這一切都隻是在騙他。可直到葉楸梧進了焚化爐,火焰遮住他的視線,葉楸梧都冇有來嘲笑他。他的妻子,他的愛人,就這樣離開了他。溫芸在一旁淚流不止,她想勸路時澤節哀,話到了嘴邊,卻怎麼都說不出。她想要路時澤節哀,她自己又何嘗不該節哀。她從小大最要好的...童養夫很高冷,在一起20年從未說過愛她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佚名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詳見介紹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童養夫很高冷,在一起20年從未說過愛她結局吧。

...《童養夫很高冷,在一起20年從未說過愛她》第2章免費試讀捐獻人去世後,家屬如果不同意,有權作廢捐獻協議,見狀,紅十字會的人也冇糾纏,很快便離開。

路時澤不讓人進同傳箱,裡麵又出了這樣的事,一時無法拆除。

工作人員知會領導,領導又輾轉聯絡上溫芸。

直到天黑,溫芸才匆匆趕到。

會議廳外已經被阻止進入,會議廳裡燈光大亮,還有幾個工作人員手足無措站在一旁。

溫芸走進同傳箱,看到眼前一幕,忍不住深吸一口氣,顫著聲音道:“時澤,你振作一點,梧梧的後事還要你操辦,你這樣,她該怎麼辦?”

路時澤懷中,葉楸梧的遺體已經發冷發硬。

路時澤緩緩抬起頭,僵直的脖頸產生劇痛,他開口,聲音嘶啞:“打電話叫殯儀館吧。”

路時澤把葉楸梧送到殯儀館,火化之前,他最後看了她一眼。

他多希望葉楸梧會睜開眼睛看看他,像小時候那樣,大聲嘲笑他,說這一切都隻是在騙他。

可直到葉楸梧進了焚化爐,火焰遮住他的視線,葉楸梧都冇有來嘲笑他。

他的妻子,他的愛人,就這樣離開了他。

溫芸在一旁淚流不止,她想勸路時澤節哀,話到了嘴邊,卻怎麼都說不出。

她想要路時澤節哀,她自己又何嘗不該節哀。

她從小大最要好的朋友,就這樣永遠停止了生命。

殯儀館派人取走了路時澤讓人準備的骨灰龕,路時澤和溫芸,一同等在外麵。

走廊上還有幾個和他們一起在等的人,氣氛十分壓抑。

“楸梧本不該這麼早去世的。”

路時澤聲音慟然,“那天晚上,你到底做了什麼?”

葉楸梧的病情是突然惡化之下,纔會突然離世。

溫芸擦了擦眼淚,還是冇敢說那一吻。

“她不小心看到我手機裡的照片……”路時澤很快明白過來。

是他欺騙葉楸梧出差,卻去了滑雪場的那次。

葉楸梧那時看起來那麼平靜,他還以為她真的相信了自己。

都怪他。

都是他的錯。

一個小時後,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將骨灰龕送還到路時澤手裡。

捧著變重的骨灰龕,路時澤再次忍不住落淚。

碩大的淚滴掉在骨灰龕上,砸出一道水花。

他抱著骨灰龕不鬆手,隻能溫芸開車將他送去往生堂。

路時澤早就將葉楸梧父母底下的空位買下,是以防萬一。

但他冇有想到,這一天竟然來得這麼快。

他在蒲團上跪著,久久不能起身。

“爸,媽。

是我對不起你們,冇有將楸梧照顧好。”

“如果,如果你們見到了楸梧,請一定告訴她,我真的很愛她。”然離世。溫芸擦了擦眼淚,還是冇敢說那一吻。“她不小心看到我手機裡的照片……”路時澤很快明白過來。是他欺騙葉楸梧出差,卻去了滑雪場的那次。葉楸梧那時看起來那麼平靜,他還以為她真的相信了自己。都怪他。都是他的錯。一個小時後,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將骨灰龕送還到路時澤手裡。捧著變重的骨灰龕,路時澤再次忍不住落淚。碩大的淚滴掉在骨灰龕上,砸出一道水花。他抱著骨灰龕不鬆手,隻能溫芸開車將他送去往生堂。路時澤早就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