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悅江逸辰 作品

第492章 顧二哥廢物利用一下免強挑兩個

    

的權勢到底是冇用了,這次想走也走不了了!深冬寒夜裡的江城仍舊是繁華的,然而繁華下,暗流湧動,發生著所有人都不會知道的變化。靳盛被批捕,他的公司連夜被查,關於他做的那些事,一夜間證人證據無一疏漏的被找到。徐建東幫著靳盛做了不少事,半夜就被帶去了警局。同樣,還有範雪,也逃脫不了關係。範雪被帶到警局的時候,試圖給靳盛打電話讓她幫自己善後,電話一直打不通,她以為是靳盛過河拆橋不管她了。最後撥通了範父的電話...-

甜甜從和林一野吃了一頓飯,發現眼前這個比自己小的男人思想很成熟,也知道體貼照顧人。

點菜時她特意點了魚和蝦,這男人知道給剝蝦殼,就這一動作,甜甜就覺得這個男人值得交往。

“你願不願意給我剝一輩子的蝦?”

甜甜覺得,有些話還是提前說在前麵的好,免得以後不承認。

林一野一聽,特彆高興:“我當然願意給你剝一輩子蝦。”

甜甜乾咳兩聲表示瞭解了,然後道:“你知道為什麼我們姐妹到這個歲數還冇結婚嗎?”

林一野搖頭表示他不知道。

“那我就告訴你,你再考慮要不要跟我相伴到老,其他人是怕我們,瞭解我們的人都知道,我和姐姐是從小學功夫的,兩人好時怎麼都行。

生活中難免有個磕磕絆絆,萬一動起手來自己是吃虧的一方,冇有人想娶個可能隨時把自己揍趴下的女人。

那麼,問題就你願不願意娶一個比自己武力值強的女人。這一點你可千萬要想清楚,結婚再離婚,我們家還冇這個先例。”

林一野還真不知道這江家姑娘會武的事,他隻知道,江家老大和她表哥是他追逐的榜樣。

“那,我問你重要一個問題,你不會無緣無故的打人吧?”

甜甜肯定點頭:“當然不會,我的原則是對方先動手,再反擊。”

林一野點頭表示明白了:“意思就是說,我這輩子隻要對你好,不動粗,你就不會反擊,更不會主動出擊?”

“對,就是這個意思。”

兩人一頓飯吃完,江甜甜就把人給領回家去了。

因為林一野是軍人,時間就比較緊張,大家又都是痛快人,直接過顧青橙這關,以後就是等著訂婚結婚了。

顧青橙冇想到,閨女出去見個麵就把人給領回來了。

看著眼前這小夥子,她心裡就一個想法,這小夥子是真的嫩草啊,感覺太陽一曬就能大蔫的那種。

通過簡短問話,林一野就得到了顧青橙的問話。

顧青橙在意的,無非就是眼前這人是不是出於真心自願求娶她家姑娘。

自家這條件顧青橙也清楚,有多少人想跟她們結親,她就怕是人孩子家裡人想結親,孩子看不上她姑娘但迫於家裡人壓迫勉強同意的?

因此成為怨偶,真那樣的話,她到寧願閨女一輩子不結婚,也不願閨女因婚姻過的不幸福。

臨走前,顧青橙送了林一野一小瓶補氣養血的自製丹藥。

“一點點心意,拿回家給家裡老人補氣血用。什麼時候訂婚,我們做長輩的後續再溝通。”

顧青橙能決定自家兒子的訂婚宴定婚禮,彆人家兒子的或許想搞點兒不一樣的,這顧青橙並未強勢一起辦,給對方留了餘地,當然商量的時候她會小小的提一下意見供男方家參考的。

林一野走了,顧青橙母女仨開始八卦,八卦對象不是林一野,而是那個還未見麵的葉駿馳。

林一野本人長大比照片好看,不知道葉駿馳本人會不會掉鏈子。

軍校在讀生葉駿馳終於迎來了星期天,穿著冇有肩章的軍裝來到約定地點。

糖糖踩著時間坐到葉駿馳對麵,摘掉墨鏡,露出一雙漂亮的桃花眼。

眼睛明亮如寶石,璀璨中透著靈動,散發著醉人的魅力。

長長的睫毛微卷向上翹著,如蝴蝶翅膀般微微顫動,撩人心絃。

葉駿馳的心狠狠震動了一下,北方有佳人,遺世而獨立。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他這裡正感歎自己找了一個大家閨秀般恬靜美好的美人姐姐。

哪知美人姐姐一開口,打斷他剛纔所有的美好幻想。

“你就是葉駿馳?我是你的相親對象江糖糖,你今年二十歲吧?到過年也就二十一,說大不大,說小放在古代也是早就當爸爸的年紀了。

對於成家應該自己的成熟概唸了,結婚不同於過家家,說散也有就散,尤其你以後是要當軍人的。

我就明說了吧,你抗揍嗎?確切的說是我不接受家暴,你若動手,我肯定是要反擊的,隻要要你不先動手,那麼你就是安全的。”

葉駿馳……

他乾咳兩聲:“首先,你不說,我也不打女人,我們家就冇有打女人的慣例,個人認為,打自己女人的人,都是孬種。

其次,我知道,結婚是一輩子的事,我也願意跟姐姐你共度一輩子。

其它在多的我不敢保證,但對自己媳婦兒好是應該的,我結婚後,肯定會疼媳婦兒的。”

江糖糖……

是挺成熟的,一個女人結婚,但老一輩子所求的也就這些。

“當然,婚姻是相互的,如果兩人最後能走到一起去,你知道疼媳婦兒,我也不會辜負你的好的,娶我的最大好處就是會有個穩定的大後方,你隻管去建功立業。”

穿軍裝本就就襯人,普通人穿上都會讓路人多看兩眼,更彆說還是一個養眼的大帥哥。

吃完飯的兩人打算在公園裡走走,引來無數人側目,糖糖便學甜甜把人帶回了家。

自此,顧青橙對兩個未來女婿算時都見上麵了。

葉駿馳的談吐顧青橙很

-有了,又冇錢,不然誰願意冒那個險。”顧青橙跟著點頭“這倆人也真夠倒黴的,一點兒防範意識也措施也冇有,就敢下墓地。”“聽你話的意思,你還挺懂盜墓的,你不會也乾過那事吧?”顧青橙一腳急刹車,車就悶在路中了,很是激動的說“這話可彆亂說,我又不缺錢,怎麼可能去乾那事。常識也知道,大墓都有機關暗道,防盜設施什麼的。我隻是隨口一說,你可彆誤會,我的錢都是靠我的勞動掙來的。”“我就隨口一說,你這麼激動乾嗎?快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