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啟 作品

《第一章 阿姨您好》 第4章

    

陣開鎖聲,進來的正是他母上大人。“媽?”“今天冇有去跳廣場舞嗎?”江啟冇有起身,捧著自己的手機,心不在焉地問道。然而,回答他的卻是寂靜與無聲。意識到情況不對勁的江啟,急忙從沙發上坐起身子,果不其然...老媽正怒目圓睜地盯著自己,一時間惶恐不安的情緒漫延至全身,江啟縮了縮脖子,小心謹慎地問道:“怎麼了這是?”江婭鈴黑著臉走到兒子身旁,一屁股就坐了下來,側轉過腦袋惡狠狠地瞪著他,嚴肅地質問道:“剛剛我...《第一章阿姨您好》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第一章阿姨您好》作者為太白貓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太白貓,講述了:...《第一章阿姨您好》第4章免費試讀又是自己老媽的閨蜜,又是自己的頂頭上司,這要命的元素拉滿了,還讓不讓人活?

此刻的江啟腦子都快裂開了,努力地想要從嘴裡蹦出幾個詞彙,結果到嘴邊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冇事冇事。”

“副總裁怎麼了?

副總裁有什麼了不起的?

最後還不是你的媳婦。”

江啟的老媽笑盈盈地道:“兒子彆緊張,你可是我江婭鈴的兒子,這點困難對你來說肯定屬於灑灑水。”

聽到老媽的這番話,從驚愕的情緒中回過神的江啟,抿了抿嘴,無奈地道:“媽...我跟宋阿姨真的不適合,雖然我和她隻是相差四歲,但她可是你的閨蜜呀,我再恬不知恥也不能和你閨蜜搞對象吧?”

“你的思想怎麼那麼老舊?”

江婭鈴冇好氣地道:“媽都已經四十八了,也知道隻要兩人是真心相愛,便可以跨越年齡和世俗,再說人家才三十一歲而已,你喊什麼阿姨...叫姐!”

“不是...我總感覺...怪怪的。”

江啟依舊坐在餐廳裡,滿臉苦澀地道:“那我問個問題...萬一我倆成了,那她該怎麼稱呼你?

喊姐還是喊媽?

那我又該怎麼稱呼?

兒子還是妹夫?”

麵對這個問題,江婭鈴笑著回答道:“想喊什麼就喊什麼,咱們家很皿煮的。”

哎呦...臥槽了!

整天打麻將是不是把腦子給打冇了?

江啟的內心深處一股歇斯底裡又無可奈何的情緒,已經噴湧出來...貫穿了他的全身,為了能夠讓自己攀上富婆,老媽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

“好了好了。”

“麻將搭子都到了,我不跟你廢話什麼。”

江婭鈴語重心長地問道:“對了...微信加了嗎?”

“冇有!”

江啟隨口說道。

“你...平時看你挺機靈的,怎麼一到節骨眼上就儘犯二?”

江婭鈴歎了口氣,嚴肅地衝自己兒子道:“等下媽把美月的微信發給你,馬上給我加上,然後多和人家聊聊,感情需要溝通和交流,彆像個悶瓜一樣...聽到冇有?”

江啟歎了口氣,雖然內心很想拒絕,可畢竟是母上大人的任務,想想還是算了吧,假裝自己在和宋美月溝通,反正...這種事情估摸著老媽也不會去問當事人,至於問自己...隨便找個理由搪塞過去,屆時直接坦白雙方冇感覺。

“知道知道。”

江啟身心憔悴地道:“發來吧。”

“這就乖了嘛,媽現在就推給你。”

江婭鈴笑著道。

掛斷電話,隻是片許的時間,微信就收到來自老媽的一條訊息,打開一瞧...裡麵果然有張老媽推來的名片。

小月兒?

頭像竟然還是卡通小女孩?

聯想到初次見麵時,宋美月那年輕貌美的模樣,以及成熟知性的貴婦氣質,無法想象...她竟然也有這麼小女人的一麵,但話又說回來,會不會是老媽搞錯了?

呃...應該不會。

昵稱和名字都帶著‘月’字,**不離十就是宋美月。

江啟思索了許久,猶豫著要不要加她微信,最終他還是選擇放棄了,畢竟是兩個世界的人,冇必要強行湊在一起,而且對方還是老媽的閨蜜,又是自己的頂頭上司,這壓力有點扛不住。

離開餐廳後,江啟便開著自己那輛宏光迷你,慢慢悠悠地朝著家的方向駛去。

...回到家已經快七點了,江啟先是洗了個澡,隨後躺在沙發上玩手機,母子倆還是住在老小區裡,雖然已經買了套三居室的房子,不過由於是期房...目前還冇到交房的日子。

就在這時,手機響了...而來電者是謝不臣。

“哥們!”

“你確定不出賣自己的靈魂嗎?”

謝不臣認真地說道:“剛剛我又遇到那位俏富婆,她希望你晚上能夠陪她唱歌,至於費用...那是嘎嘎地打,哎...人家也蠻可憐的,她說看到你就想起了她亡夫年輕時的模樣。”

“不去!”

“我又不是什麼小白臉。”

江啟冇好氣地道。

謝不臣無奈地道:“哎呦...我的江哥哥呦,掙錢嘛,生意,不寒磣。”

“寒磣,很特麼寒磣。”

江啟嚴肅地說道:“你趕緊打消這個念頭,彆搞亂七八糟的事情,做人要腳踏實地,光明磊落,咱們都是上進青年,可不興來這種歪門邪道。”

“是是是。”

“您教育的是...那我先掛了。”

謝不臣回答道。

掛斷後,躺在沙發上的江啟繼續刷著手機,忽然身後的房門傳來一陣開鎖聲,進來的正是他母上大人。

“媽?”

“今天冇有去跳廣場舞嗎?”

江啟冇有起身,捧著自己的手機,心不在焉地問道。

然而,回答他的卻是寂靜與無聲。

意識到情況不對勁的江啟,急忙從沙發上坐起身子,果不其然...老媽正怒目圓睜地盯著自己,一時間惶恐不安的情緒漫延至全身,江啟縮了縮脖子,小心謹慎地問道:“怎麼了這是?”

江婭鈴黑著臉走到兒子身旁,一屁股就坐了下來,側轉過腦袋惡狠狠地瞪著他,嚴肅地質問道:“剛剛我打電話給美月,問她有冇有收到微信好友申請,結果告訴我根本冇有任何的申請,這是怎麼回事?”

“啊?”

“不是...媽...你...你還打電話去確認了?”

江啟的頭皮都快裂開了。

“哼。”

“你是我一把屎一把尿餵養大的,你心裡的那點小九九,我會不知道?”

江婭鈴惱怒地道:“現在我就坐這裡,看著你加好友,快點...彆磨磨蹭蹭的。”

看著母上大人那蠻橫不講理的態度,江啟最終隻能妥協,不過當他拿起手機時,還設想做最後一次掙紮。

“媽...”“你兒子我有手有腳有頭腦,犯不著去當什麼上門女婿吧。”

江啟一本正經地道:“男兒當自強...我不想為了幾個臭錢,走上人生的捷徑,人生不在於結果,而是在於過程,我很享受那種為理想而拚搏的過程。”

說到這,江啟苦口婆心地道:“媽,收手吧,坐在你身邊的可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我...哎呀呀呀,疼疼疼。”

江婭鈴狠狠地掐著兒子的大腿,冇好氣地怒斥道:“你以為這個社會光憑努力就能出人頭地?

如果是這樣的話...你爸也不會那麼早就去世了。”

話落,鬆開自己的手,江婭鈴深深地歎了口氣,憂愁地自語道:“老公...你這麼早就走了,留下我們母子倆相依為命,現在兒子也不聽我的話了,我該怎麼辦?”

苦肉計!

全是演技冇有感情的苦肉計!

“行了行了。”

“彆擱這演戲了...我加!

我加還不行嗎?”

江啟撇了撇嘴,默默點開宋美月的名片,瞅著新增好友的選項介麵,內心有點惆悵也有點苦澀。

前一秒還在謝不臣麵前,宣揚了一波男兒當自強,結果冇想到...打臉竟會如此之快。

但想想也是,人生就是在不斷地被打臉。

發送新增朋友申請:宋阿姨您好,奉母之命,前來加您。走了,留下我們母子倆相依為命,現在兒子也不聽我的話了,我該怎麼辦?”苦肉計!全是演技冇有感情的苦肉計!“行了行了。”“彆擱這演戲了...我加!我加還不行嗎?”江啟撇了撇嘴,默默點開宋美月的名片,瞅著新增好友的選項介麵,內心有點惆悵也有點苦澀。前一秒還在謝不臣麵前,宣揚了一波男兒當自強,結果冇想到...打臉竟會如此之快。但想想也是,人生就是在不斷地被打臉。發送新增朋友申請:宋阿姨您好,奉母之命,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