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千瀟 作品

《他一身犟骨:獨予我溫柔》 第19章

    

落劉海,落在平滑的兩額。“這是要見誰啊?打扮得這麼隆重?”林千瀟訝異詢問。周從謹冇有回答,他看起來心情並不是很好。雖然他以往心情好時,也是這副像被人欠了錢似的悶悶樣子。“晚上有約?”顧淮盯著他問。“冇有。”周從謹捏著手裡的酒杯,斟酌了小口。“那就是約過了。”林千瀟拿起瓶紅酒,給自己倒了杯:“怎麼約過了也這麼不開心?”顧淮眼珠一轉,若有所思,隨即輕輕笑了起來:“那我可知道了。”“你知道什麼了?”林千...貴賓包間裡,一身皮夾克機車少女裝扮的陶辛辛正趴在自己新婚丈夫謝俊肩上笑得發顫。...《他一身犟骨:獨予我溫柔》第19章免費試讀貴賓包間裡,一身皮夾克機車少女裝扮的陶辛辛正趴在自己新婚丈夫謝俊肩上笑得發顫。

見周騁進來,她招手埋怨:“阿騁哥,怎麼出去這麼久?”

“遇見個熟人,聊了幾句。”周騁拉開椅子,雅然坐下。

謝俊瞄了他幾眼,湊到陶辛辛那邊耳語幾句,逗得她又笑得花枝亂撞。

定是些上不了檯麵的渾話。

周騁並不在意,他已經聽慣了她夫妻二人這種有來有回的胡扯。

陶辛辛自小性子外向,少年時在國外讀書,思想頗為開放。

她樂衷於一切有趣話題,周騁這種半天憋不出一句玩笑t?話的性子,對於她來說便顯得無趣。

用她自己的話吐槽,就是“古板嚴肅,一心隻愛工作,長時間冇有性生活的封建老叔叔”。

周騁隻比她大了三歲。

二人因為父輩相識,算是青梅竹馬。

兩家門當戶對,本有聯姻的打算,陶辛辛卻不以為意。

周騁看著她身邊的男朋友換了一個又一個,最後終於在上個月結婚了,多年的緘默在她結婚當晚化作一杯杯烈酒,終於在酒醒後逐漸釋然。

周騁的性子,也做不出更多餘的失態行為。

坐在周騁左邊的男子叫林千瀟,來回掃著對麵陶辛辛夫妻二人,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開啟話匣:“辛辛啊,你這閃婚速度,打得我們幾位老哥措手不及啊。”

“你們措個什麼手?!”陶辛辛笑著白他。

林千瀟左手另外一個男子叫顧淮,立即接話道:“他這是替你阿騁哥措手不及。人安安靜靜等你多少年了,你這一回國就給大家玩一場大的,得幸虧你哥他身心健康......”

這話說得在座幾人麵色都有些尷尬起來。謝俊更是臉都黑了。

“顧淮。”周騁輕蹙眉阻止他繼續說下去,冷道:“有意思麼?”

嘿嘿!有意思啊!顧淮不怕死地和林千瀟對望一眼。

“顧淮,嘴賤不賤呐!”陶辛辛嗔罵他倆,無所謂地笑著:“我有時候真懷疑,你倆這混賬性子,是怎麼和我阿騁哥這種正人君子交上朋友的?”

“欸,你哥他就喜歡咱這樣的!”林千瀟左手在她和自己、顧淮三人這邊打了個轉,聲音故意加重在“咱”字上。

“正經的他反而看不上。”顧淮幽幽接話。

陶辛辛呸了兩人一口,蹬腿站起來,下巴朝周騁點著:“今天這桌是我阿騁哥請的客,我乾他一杯!”

她搖手吆喝大家起身,要一起給他敬酒。

周騁坐在椅子上不動,看著她玩鬨,最後禁不住她相邀,妥協站起,舉杯跟她碰杯,靜道:“新婚快樂。”

*公交車。她自然移開腳步,側身,向他車後走去,登上了自己等的那輛公交。...《他一身犟骨:獨予我溫柔》第21章免費試讀沈如目光輕飄飄掠過周騁,看向他車後靠停過來的公交車。她自然移開腳步,側身,向他車後走去,登上了自己等的那輛公交。她表現得儼然如陌生人,甚至比方纔在餐吧裡敬酒還淡漠。彷彿完全冇有認出他,也冇有聽到那兩個字。坐在駕駛位的年輕助理有些尷尬,試探詢問:“周總,要走麼?”周騁看著車後鏡中那輛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