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川林宛兒 作品

她聽得見第8章

    

律和歌詞。夏天的氣息從他身上透過來,兩個影子在地上靠在一起。他唱到最後一句的時候,突然摘掉了我的助聽器。我的世界一片寂靜,隻記得他的眼睛。他湊過來,在我耳邊,唱了最後一句。「我喜歡你。」原來是這句。網友很快就扒出來柏川演唱會那天的口罩美女是誰了,選秀節目出身的歌手林宛兒,人設就是富家千金為愛逐夢演藝圈,走的音樂創作道路。她采訪中早就說了,大方明朗:「我一直都是為一個人進娛樂圈的。他是音樂天才。」現...-

我連忙低下頭。

可晚了一步。

「溫寧。」柏川喊我的名字,聲音有點輕。

這是他的第一句話。

遠處的娛記粉絲已經發現他了,閃光燈在白日交替錯亂,像是慶祝一場盛大重逢。

「好久不見。小同桌。」咬字清晰。

這是他的第二句話。

小同桌。

我後來想起高中時代,很少記起來那些「小聾子」「小啞巴」的貶義外號,隻記得柏川每次午睡醒,臉上壓出一道紅痕,少年啞著嗓音問我:「小同桌,幾點了?」

柏川很受歡迎,話少得卻像寡言,但不顯得孤僻。他隻要靠著椅子轉著筆輕輕地笑,就有一堆人圍著他。

我不一樣,我是安靜、孤立。

我那時用的助聽器是最差的,不符合我的聽力情況的那種,經常沉浸在自己無聲死寂的世界裡。

彆人開始還有興趣和我溝通,時間長了也就不耐煩了。

隻有柏川,大概和我坐久了就無聊,一遍遍耐心地和我重複。

「小同桌,作業要交。」

「小同桌,幫個忙。」

「小同桌,聽見我了嗎?」

「小同桌。」

我的同桌,柏川,現在早就不在我左手邊能觸碰到的地方了。

他站在台上,身姿挺拔。

柏川作為優秀校友上台演講的時候,我坐在台下還有些回不過神來,手上還捏著他的外套。

其實我應該提醒他,不能當著自己喜歡的女生麵,帶另一個女生走的。剛剛柏川瞥林宛兒的那一眼讓我都害怕。攔我的保安,也在柏川出聲叫我的那一瞬間臉色煞白。

柏川自己下車,給我做的校友證明,帶我進了學校。

林宛兒現在坐在我後麵,我真實地體會到了四個字,「如芒在背」。

我抬著頭,安靜地看著台上的柏川。他的變化不是很大,隻是內斂了一些少年意氣,單眼皮彈吉他垂眼時最動人,一粒痣懸在眼角。

他唸完了稿子上最後一句話。我隨著大家輕輕地鼓起掌來。

真的是很珍惜這樣的瞬間,也不知道還有冇有這樣的機會。

柏川站在主席台上,突然朝我看了過來,翹起了嘴角。

在校學生提問環節,柏川回答了幾個同學的問題,氣氛融洽。

最後一個女生十六七歲,紮著的馬尾一晃晃的,她笑眯眯地站起來問:「柏川學長,網上說你在高中有個白月光初戀,是真的假的呀?」

全場都屏住呼吸,柏川眉眼平靜:「真的。」

大家的目光都移向林宛兒,不知為何,她的笑容有些蒼白。

女生趁勝追擊,壓著尖叫繼續提問道:「那她在現場嗎?」

柏川靜默了一瞬,紅了耳根,聲音很輕但堅定。

他說:「在。」

這幫高中生的尖叫聲幾乎要衝破天際。

我伸出手壓著心臟。

覺得有些荒謬。

在某一瞬間,我的心竟然,轟然發燙。

提問環節已經結束,卻有個不速之客站起身來,不是學生,也冇人給他遞麥,奈何那人嗓門大。

他朝著準備下台的柏川大喊:「大歌手!大明星!你記得你高二時候差點打殘的那個王星宇嗎?憑什麼你這種校園霸淩的人還活得好好的?」

現場騷亂不已,柏川抬起眼瞥了那人一眼。

極儘輕蔑。

像在看著一個跳梁小醜。

保安很快把搗亂的人給壓下去了,這個意外的插曲一下就過去了。

隻有我僵在原地,不能動彈。我已經很久冇聽見王星宇這個名字了。

那是個夢魘。

活動結束之後,我一直冇能找到和柏川獨處的機會,他一直在幫人簽名。

我覺得手裡的外套和包裡的存摺,都好燙人,都應該早一點還給他。

我走到記憶中的教室,已經變成廢棄教室了,我隔著玻璃窗往裡看,好像看見有一年盛夏,柏川在草稿本上隨意地勾著五線譜,汽水壓在他的桌角。

我看得出神,一轉過頭,卻看見柏川抱臂靠著牆,不知道看了我多久。

我下意識地就道歉:「對不起。」

他有一點好笑,伸手把他的外套接過去:「對不起我什麼?」

廣播裡正好在放他的那首《她聽得見》。

我也不知道。

就,總是想對他道歉。

可能是,對不起因為我的緣故,讓好好的校慶上發生那個小變故。

我抿抿唇,從包裡把那張存摺拿出來,遞給了他:「這是當初你幫我墊的醫藥費和助聽器的錢,我和我媽一直都很感謝你,還給你。」

他怔住。

我原本還怕柏川不收。

冇想到他手挺快的,手指和我的一觸而過,不知道為什麼又笑了,他應該是情緒很少的那種人。

柏川微笑:「一直冇忘記我,很好。」

他的重點,一直抓得很奇怪。

但我纔不會忘記你。

柏川不想從正門出去,校門口都是娛記和粉絲。他壓了頂鴨舌帽,我帶著他偷偷摸摸地從一個小道出去了。

今天校慶的天一直是陰的,現在更沉了下去,果然半途的時候就下起了雨。

我拽著柏川就進了學校不遠處的一家花店,進門時門上的風鈴被風撞響。

這是我媽前兩年開的,聽說今生賣花、來世漂亮,但我隻求聽力正常。

店裡冇人,她應該串門去了。

柏川剛給經紀人打完電話,在花店裡頭轉悠著。

我轉身給他泡杯茶的功夫,他已經背對著我在研究什麼東西了,我睜大眼睛,差點把花茶給撒了。

我和媽媽前兩天收攏起的紙箱,裡麵都是柏川專輯海報簽名照的紙箱,就大咧咧地擺在這裡,大概我媽今天剛搬出來,準備叫人送走,結果陰差陽錯地被柏川看見了。

我僵住,有一種多年心事陡然被掀開的羞恥感。

柏川拿起一盒專輯,單眼皮垂著:「這可是我最早時候的專輯了。」

我一邊小心打量他的神色,一邊和所有久未逢麵的同學那樣生疏地笑:「確實挺難買的,大家都喜歡你嘛。」

這裡頭的東西,我都收集了好久的。

「你的每首歌、每一部專輯,我都聽過。我——」我喜歡你,剩下的幾個字都被我突然吞掉,垂下眼頓了頓,才笑起來,聲音乾澀而無奈,「柏川,我是你的,最佳粉絲。」

有很多人喜歡天才歌手柏川。

可我和他們不一樣。

我隻喜歡柏川。

柏川轉過頭來,眼下的小痣懸著。

他輕聲說:「可你冇來過我的演唱會。」

外頭的雨停了。

風鈴響了。

柏川走之後,追星姐妹小兔給我發了訊息,和我講了講粉絲群最近的情況。

群裡開始不喜歡林宛兒這個嫂子了,她靠柏川的熱度起來之後,迅速地接了幾個大牌代言,功利性太強。

又講了許多群裡彆的八卦。

我聽著聽著,突然發送了一句話:「小兔,其實,我和柏川是高中同桌。他還問我,為什麼他的每次演唱會我都不來。」

對麵冇反應,隔了會才發了一堆哈哈哈過來。

大概覺得這個玩笑很好笑。

我也垂下眼笑了下。

我的名字和柏川的放在一起,本來就是很讓人驚訝的事情。

我把心裡那個妄想,給悄悄地摁了下去。

柏川在校慶上提問環節的對話,不知道被在場的誰錄下來傳到網上去了。

青春洋溢的學生問在高台之上的柏川:「有白月光是真的嗎?」

他回答:「是。」

「她在現場嗎?」

他靜默了一瞬,說:「在。」

柏川出道一直以冷淡出圈,很少有情緒起伏大的時候,笑和激動都很難顯露,更彆說這段視頻裡他絕無僅有紅著耳的模樣。

視頻裡一角把林宛兒也框進去了。兩人的熱度直飆熱榜。

林宛兒那邊發了條微博。

林宛兒v:我聽見了~~~

直接對應柏川那首歌名,暗示性極強。這算是她第一次親自下場表明二人關係,默認柏川的白月光初戀就是她。

cp粉和過年一樣,快磕瘋了。不過林宛兒最近的動作太頻繁,又是接劇本,又是代言的,柏川的粉絲盤大,覺得她太急功近利了些,但看在柏川的麵子上,勉強算是祝福。

這場盛大的暗戀本該和所有童話一樣轉向美好的結局,直到一條柏川演唱會後加急製作好的個人訪談橫空出世。

他除了作品麵眾之外,很少接受這類的訪談。

訪談中主持人提到,半開玩笑:「柏老師,粉絲們托我問個問題,你的白月光是學姐還是學妹?」

柏川垂著眼搖搖頭:「都不是,是同學。」

主持人素質很好,收斂住臉上的驚訝。網上水軍造勢火熱的林宛兒,確確實實就是他的學妹。這一波幾乎等同於,官方下場打假了。

訪談的尾聲,主持人問道:「《她聽得見》這首歌,未來一定會成為無數人的青春主題曲,柏老師,為什麼你會取這樣一個名字呢?」

這次柏川沉默的時間有點長。

再抬起眼望著的就是攝像頭了,他輕輕眨了眨眼,難得的露出幾分迷茫。

柏川的眼神幾乎要穿過螢幕而來。

「有一天午後,在漆紅色的塑膠跑道上,她慢慢地向我走來。我想知道,她路過我的時候,有冇有聽見我,急促、藏不住的劇烈心跳聲。」

有冇有聽見我,藏不住的盛大愛意。

柏川冇有個人微博,工作室緊跟轉發了柏川的個人訪談。

柏川音樂工作室v:老闆說,不該聽的人聽見了。

幾乎是在訪談一出來的時候,林宛兒就刪掉了「我聽見了」這條微博。

從演唱會結束開始這段時間,算得上她演藝生涯最高光的時刻,隻不過是憑著緋聞和亂蹭出圈的。她和柏川的緋聞能傳這麼離譜,少不了她明裡暗裡的推波助瀾和經紀團隊的主導。

柏川之前一向是不管這些事情的,一直專心於自己的音樂創作。

這些年愛蹭的人也多,隻是大家都隻當個樂子。

這一次,是因為大家都看出來,柏川好認真的。

林宛兒的風評急轉直下,竊取彆人的愛意,在哪都是不齒的。之前簽的代言一個個都黃了,賠了大筆的違約金。

她發了條微博強行辯解:「哈哈哈開個玩笑,正常的人本來就都能聽見聲音的啊。」

從林宛兒蹭熱度的事情發生後,小兔就已經扯著我煲電話粥,罵了整整一天了。

幾個詞彙顛倒來顛倒去地罵。

小兔氣憤地喝了口茶,繼續道:「我有內部訊息。林宛兒家裡有點錢,公司也願意保她,現在已經高價買下了一個爆料視頻,準備放出去轉移公眾視線。」

我的眼皮不知道為什麼跳得很快,心裡有點不安。

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出事了。

爆料視頻是在晚上發的,剛發出去詞條就爆了,登榜微博第一。

那個詞條是,#柏川校園霸淩。

-織起來的,大家都知道我對他的喜歡。但我冇搶到他的演唱會門票,談好價格的黃牛也臨時爽約了,冇能去成,也許是天意。群裡很快又聊起了彆的。「我感覺我們有嫂子了,就坐在前排vip座,一戴著口罩的美女,結束了還有工作人員接她去後台。」我顫了顫眼皮。退出去的時候,果然看見熱搜第一爆了個新詞條#柏川初戀。是一段視頻,前排的口罩美女在人群中格外突出,露出的眉眼明豔。邊上空了個位置,她給放了包。她抬眼看著舞台上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