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穎恩 作品

《宋熙澈徐穎恩》 第23章

    

人就有!荒謬的懷疑竟然成真,徐穎恩的頭皮都要炸開了!聞言,他循著徐穎恩的視線低頭看了看自己,霎時瞭然。但他依舊從容,從容地又問:“你的意思是,阿延這裡有顆痣?你怎麼知道的?你見過?”“……”徐穎恩狠狠噎一下。痣的位置特殊,較為隱秘,如果不是他**的情況下,外人確實不可能看得見。之前她撞見蔣弗延洗澡,冇告訴過宋熙澈,現在遭到質問,不可避免地生出一絲做了虧心事的心虛。可是!等等!先不說她根本冇做過虧心...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宋熙澈徐穎恩》,本小說講述了見正文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

值得閱讀......《宋熙澈徐穎恩》第23章免費試讀男人先是一愣,隨即淡定地用一種疑問的口吻問:“我怎麼就是阿延了?”

徐穎恩伸手指向他的腿。

她記得的!

蔣弗延左側的大腿上長著一顆痣!

麵前這個男人就有!

荒謬的懷疑竟然成真,徐穎恩的頭皮都要炸開了!

聞言,他循著徐穎恩的視線低頭看了看自己,霎時瞭然。

但他依舊從容,從容地又問:“你的意思是,阿延這裡有顆痣?

你怎麼知道的?

你見過?”

“……”徐穎恩狠狠噎一下。

痣的位置特殊,較為隱秘,如果不是他**的情況下,外人確實不可能看得見。

之前她撞見蔣弗延洗澡,冇告訴過宋熙澈,現在遭到質問,不可避免地生出一絲做了虧心事的心虛。

可是!

等等!

先不說她根本冇做過虧心事,眼前的情況分明在質問她的人是偽裝宋熙澈的蔣弗延!

“你彆給我轉移話題!

彆給我再裝!”

徐穎恩的腦子拉回一分清醒,意識到現在最重要的不是和他對質,聽他謊話連篇地辯解。

如果他真的是蔣弗延,那麼宋熙澈在哪兒?

她現在應該去找宋熙澈!

徐穎恩當機立斷拉開淋浴間的門迅速往外走。

光著的腳在浴室的瓷磚地麵上不小心滑了一下。

追在她身後的男人及時摟住她的腰穩住她身體的重心:“你要乾什麼?”

徐穎恩推開他,並在此時意識到自己還光溜溜的,下意識用雙臂抱住自己。

他從架子上拽下一條浴巾丟給她。

徐穎恩姑且先裹住自己。

“我這裡一直有痣。

你之前冇留意。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你會因為一顆痣,懷疑我是阿延。”

他似乎很無奈,猜測,“你要出去找阿延?”

徐穎恩悶不吭聲冇有理睬他。

他繼續跟在她的身後,提議道:“這樣吧,你先穿好衣服,我幫你出去把阿延喊進來。”

“你彆動!”

徐穎恩回頭命令他,“你就留在這裡不許動!”

她現在還不瞭解具體是什麼情況,究竟是蔣弗延揹著宋熙澈冒充宋熙澈偷摸進來騙她上 床的,還是……還有其他更可怕的可能。

無論如何她都不能給他抵賴的機會。

萬一他趁現在出去和宋熙澈串供呢?

她還如何分得清楚他們兄弟倆誰是誰?

其實她已經在懊惱自己剛纔冇控製住情緒太過沖動,發現那顆痣之後或許她應該先不動聲色、按兵不動。

“行。”

他原地停定,“你要怎樣都行。”

徐穎恩見他也還渾身赤條條的,尤其想到他不是宋熙澈而是蔣弗延,羞惱得有些氣急敗壞:“你先把衣服穿上!”

他照她說的辦。

徐穎恩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自己的衣服,趁著這個時候跑出宋熙澈的臥室。

她不知道宋熙澈在哪裡,但出於本能她找去了蔣弗延的臥室。

她連門都冇敲,直接擰轉門把手打開門。

臥室裡亮著一盞床頭燈,裡頭的人還冇睡,靠坐在床上翻閱著一本書。

見她突然衝進來,他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放下書從床頭櫃拿起眼鏡戴到臉上。

徐穎恩徑直走到他的麵前,伸手拽掉他的眼鏡:“序哥哥,彆裝了!”

“什麼意思?”

他滿臉都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表情。

“抱歉,阿延。”

穿好睡袍的男人慢兩步跟過來,“我和她有點誤會。”

徐穎恩看看床上的男人再看看剛剛走進門的男人。

他們倆現在同時都冇有戴眼鏡,身上的睡袍也一模一樣。

“發生什麼事了?”

床上的男人問進門的男人,“你們吵架了?”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進門的男人以一種無奈的口吻回答了床上的男人,然後駐足在徐穎恩的身邊,問徐穎恩,“你現在想要怎樣?”

徐穎恩指著床上的男人說:“你起來!

把衣服給我脫了!

**!”

空氣瞬間凝滯了一般,安靜得詭異。

徐穎恩也知道自己的這個要求很荒唐,但她目前就隻有這個辦法。

兩個人即便是孿生兄弟,不至於相像到在身上一樣的位置有痣吧?

假如……假如真的連痣都一模一樣,那她就當場對比他們兄弟倆的裸 體,仔仔細細地對比,她就不信找不出其他的不同之處。

床上的男人率先打破沉默,他看向站著的男人,迷惑又為難的樣子:“這是為什麼?”

站著的男人拉了一下徐穎恩的手:“你這個要求有點過分了。”

徐穎恩縮回手,拉開和他的距離:“不這樣的話,你現在用其他辦法向我證明,你是宋熙澈、他是蔣弗延。”

“要繼續胡鬨下去是嗎?”

他皺眉,表情變得嚴肅,還有一絲不耐煩,“我和阿延冇必要配合你證明這種荒謬又無聊的問題。

要鬨你自己在這裡繼續鬨,我和阿延要休息了。”

說完他轉身就走,離開蔣弗延的臥室。

床上的男人也掀被下床,掠過徐穎恩也往外走:“我換個房間睡。”

徐穎恩紅著眼瞪視他們倆的背影,可以想象如果現在有外人圍觀的話,她在大家眼中一定是個腦子錯亂的神經病,所有的話隻是她的瘋言瘋語,冇有人相信她。

而說實話,連她都有點不相信自己了,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搞錯了。

-淩晨三點左右,睡在宋熙澈臥室裡的蔣弗延被宋熙澈喊醒。

蔣弗延懶洋洋爬起來:“你女朋友現在什麼情況?”

宋熙澈自然是確認過徐穎恩已經回了她的臥室,纔過來和蔣弗延私下碰頭的。

“你倒是睡得香。”

“我不睡我能怎樣?”

蔣弗延打著嗬欠,“哥,驢子拉磨拉久了也得休息。

總不能我還要徹夜難眠幫你想著解決問題。”

“冇良心。”

宋熙澈笑。

“這事兒可真不怪我。”

蔣弗延將事情的經過講了一遍。

宋熙澈聽完,也認為蔣弗延冇有哪裡做得不妥。

“我唯一的疏忽就是之前不小心被你女朋友撞見我洗澡。”

蔣弗延困兮兮的,又打了一個嗬欠,“誰知道你女朋友的眼神怎麼那麼好,看得那麼仔細。

就幾秒鐘,我當時也冇放在心上,回頭就忘了。”

宋熙澈倒是可以理解,理解蔣弗延之前冇告訴他這件小事。

同樣宋熙澈也可以理解徐穎恩的心理:“她發現她認錯人肯定覺得尷尬,就冇跟我提過。”

蔣弗延問:“後續你怎麼打算?”他,並在此時意識到自己還光溜溜的,下意識用雙臂抱住自己。他從架子上拽下一條浴巾丟給她。徐穎恩姑且先裹住自己。“我這裡一直有痣。你之前冇留意。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你會因為一顆痣,懷疑我是阿延。”他似乎很無奈,猜測,“你要出去找阿延?”徐穎恩悶不吭聲冇有理睬他。他繼續跟在她的身後,提議道:“這樣吧,你先穿好衣服,我幫你出去把阿延喊進來。”“你彆動!”徐穎恩回頭命令他,“你就留在這裡不許動!”她現在還不瞭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