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穎恩 作品

《徐穎恩宋熙澈宋序》 第2章

    

給徐穎恩送東西,可以說Luna對徐穎恩和宋序的關係一清二楚,態度也並未改善。以徐穎恩的理解,Luna是瞧不起她,認為她不過宋序豢養的一隻金絲雀,認為她和宋序不可能長久。徐穎恩曾經以打趣的口吻跟宋序聊過這事兒,表示Luna身為宋序的秘書,她對徐穎恩的態度,某種程度上代表了宋序對徐穎恩的態度。宋序無辜喊冤,告訴她,認識久了就知道Luna的性格向來如此,工作能力強使得Luna充滿底氣的自信容易給人造成傲...“嗯,冇走。”宋序又被她的模樣逗樂,笑得疏意,“昨晚和他處理公事時間已經很遲了,我留了他過夜。他在我麵前隨性慣了,你彆在意,一會兒我說說阿澈。”...《徐穎恩宋熙澈宋序》第2章免費試讀徐穎恩捂著脖子陷入劇烈的咳嗽。“寶寶。”宋序見狀終止了會議,來幫她。少頃,櫻桃吐了出來,咳嗽也止住,徐穎恩長長的睫毛掛了幾粒的水珠,挨在宋序懷裡眼巴巴問:“你弟弟昨晚冇走?”“嗯,冇走。”宋序又被她的模樣逗樂,笑得疏意,“昨晚和他處理公事時間已經很遲了,我留了他過夜。他在我麵前隨性慣了,你彆在意,一會兒我說說阿澈。”“說我什麼?”宋熙澈已然從宋序的臥室裡折返出來,穿上了一套休閒裝。和宋序身上的一模一樣。此時宋熙澈又因為剛洗完澡冇戴眼鏡,兄弟倆如同複製黏貼。徐穎恩並非第一次見到宋熙澈,但昨晚之前,一隻手數得過來次數,何況冇有哪一次如昨晚和今天這樣近距離地接觸,都是隔著手機螢幕或者車窗短暫地打個照麵。以致於現在徐穎恩些許淩亂。“說你注意點,我如今交了女朋友,她會經常來找我,你彆再當我是獨居,在我房子裡太過隨意,會嚇到她。”宋序雖有兄長的架勢,但並無說教感,“剛纔冇穿衣服四處走動的情況不要再發生。”“我不是繫了浴巾?”宋熙澈從餐盤中給他自己也撿了顆櫻桃,轉頭還是跟徐穎恩道了歉,“不好意思。”徐穎恩少不得大人有大量:“冇事冇事。”宋熙澈似乎冇聽明白她表麵上的客套,用她的答覆回懟宋序:“聽見冇,哥,她說冇事。”“……”徐穎恩的沉默震耳欲聾。宋序笑著補充道:“而且我剛剛在開會,你也打擾到我了。”宋熙澈湊到電腦螢幕前:“開哪個會?”重點就此偏移,兄弟倆討論起公事。宋序意識到冷落了徐穎恩時,徐穎恩已經吃完那份早餐,跟宋序道彆回學校。學校指的是徐穎恩目前就職的一家國際語言培訓機構。她掌握的語言種類比較多,尤其一些冷門小語種,有時候會自己接點翻譯的活兒賺外快。八個月前她便是在一場科技大會上兼職同傳,認識了宋序。宋序,二十七歲,橫空出世的商界新貴,創立了一家叫“燦聯數字”的公司,短短兩年內從瓜分得差不多的電商江湖裡硬生生砸出一個缺口,打下了自己的江山。徐穎恩比宋序小五歲,是個黏人的女朋友,宋序工作忙,兩人並不能天天見麵。這不,徐穎恩結束了學員的課程,就看到宋序發訊息告訴她,他又要出差一個星期。好友虞姬在開黑的期間詢問徐穎恩昨晚得手冇。徐穎恩嘴角下聳,不太樂觀:“可能他這是睡過我之後覺得冇勁了,要把我甩了。”全靠虞姬帶飛,徐穎恩纔沒有輸掉遊戲。下了線,她重新點開和宋序的對話框。宋序的兩通語音電話她都未接,那之後他發來一條新訊息,轉賬了十萬塊給她,讓她喜歡什麼自己買,錢不夠再問他要。可以說她這個男朋友各方麵無短板,要臉有臉、要身材有身材、要事業有事業,待她溫柔、出手也不小氣。雖然十萬的零花錢之於從前的徐穎恩而言,買個包都不夠,但之於現在的她而言,聊勝於無。本來徐穎恩也冇生他的氣,得到金錢的撫慰,更是嘴角重新上揚,也重拾了繼續攻略宋序的信心。?怎麼像分手費?她故意問。宋序的語音電話再次打過來,啼笑皆非:“難道你覺得你就值這點分手費?”徐穎恩佯裝不悅:“難道你首先不是應該先否認分手?”宋序無奈:“寶寶,我投降。”緊跟在他話音後麵的是機組人員提醒乘客飛機即將起飛。徐穎恩趕在他掛電話前藉口有東西落在他家裡,她想去取。“家裡密碼你知道的,你自己隨時開門,不用特地跟我打招呼。”宋序給予她極大的自由,“還有,你昨晚不是說家裡的床很大很軟很好躺?你那邊既然住得不舒服,就搬到這邊。想和我一個臥室或者自己單獨睡都可以,家裡還有空房間,你自己挑。”他的貼心正中她下懷,徐穎恩糯糯甜甜道:“序哥哥,你對我太好了。”當晚徐穎恩便拎了行李入住。整個星期,宋序的三百平全湖景大平層,由徐穎恩獨享。自從一年前來到明舟市,她的生活品質一落千丈,可再冇有住得舒展過。-週四徐穎恩隻有上午的課,下午徐穎恩去逛街,一不小心就將十萬塊全部揮霍光。五萬給自己買了新衣服,另外五萬給宋序挑了條領帶,作為明天迎接宋序的禮物。將暮未暮時分,徐穎恩回到宋序的大平層,一進玄關便入目疑似宋序的拉桿箱。提前回來了……?徐穎恩放下手裡的購物袋,換了家居鞋立馬往裡走,直奔宋序的臥室。浴室裡的人恰恰好這個時候走出來,滴著水的男性軀體***,倒三角的身材勁削分明,給了徐穎恩一個正麵衝擊。麵麵相覷片刻,徐穎恩率先反應:“對不起序哥哥,不知道你在洗澡,我到外麵等你!”說完她拔腿就跑,剛一轉身嘭地撞門板上,完全顧不上疼,捂住額頭,眼冒金星地撤離去了她的房間。心臟撲通撲通加速狂跳,既是跑出來的,也是驚出來的。驚的是她剛剛所仔細端詳了一把的宋序的身體。也太……了些吧。徐穎恩下意識嚥了咽口水。與他滾的那晚,冇顧上打量。怪不得彼時的體驗感——兜裡的手機嗡嗡震動。徐穎恩摸出來。螢幕上跳動宋序的名字。徐穎恩穩下心緒,接起:“序哥哥,你好了?”“嗯?什麼好了?”宋序困惑,“工作嗎?是啊,剛見完客戶。”“……?”徐穎恩蒙圈。宋序還在出差?那剛剛的人是……電話裡,宋序正在說:“對了寶寶,你今晚會看見阿澈。他的房子爆水管了,全泡了水,得重新裝修,接下去一陣他搬來我們這邊暫住。”骨,輕輕撫摸。徐穎恩舒服得半眯起烏潤潤的眼睛。她的眼睛又圓又大,還是線條平緩柔和的鵝蛋臉,此時她這樣依偎在他身上的姿勢搭配她的滿麵享受,活生生一隻乖順嬌憨的貓咪。男人帶著一種觀察的目光,欣賞她的模樣,嘴邊勾出抹意趣的弧。由於太舒服,徐穎恩很不爭氣地熟睡了過去,再睜眼時天光大亮,她的懷裡抱著宋序的枕頭,連宋序什麼時候起床的她都冇察覺。宋序已經去公司,給她在微信裡留了條訊息,提醒她彆總吃外賣,還又轉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