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穎恩 作品

《徐穎恩宋熙澈宋序》 第4章

    

主動問候她:“沈小姐,你好。”宋序的秘書,Luna。徐穎恩不太喜歡她。在與宋序認識的那場科技大會上,徐穎恩因為工作和Luna對接過幾次,Luna的態度總是很傲慢。後來徐穎恩和宋序交往,許多時候他們約會的地點是Luna負責訂座,有兩次Luna還受了宋序的囑托,給徐穎恩送東西,可以說Luna對徐穎恩和宋序的關係一清二楚,態度也並未改善。以徐穎恩的理解,Luna是瞧不起她,認為她不過宋序豢養的一隻金絲雀...徐穎恩感覺回來之後的宋序,變得比方纔主動些。抱住他的腦袋時,她發現他的頭髮並不似先前那樣濕漉漉的。乾得這麼快?...《徐穎恩宋熙澈宋序》第4章免費試讀徐穎恩感覺回來之後的宋序,變得比方纔主動些。抱住他的腦袋時,她發現他的頭髮並不似先前那樣濕漉漉的。乾得這麼快?——容不得細思。徐穎恩被他拽入滾滾沸流之中。糾纏得比第一次久些,但他又是剛結束就要起來。今次因為徐穎恩特地抱著他睡,所以在他悄無聲息挪開她亙在他腰間那條手臂的第一時間,徐穎恩便得以察覺,拉住他:“序哥哥,你去哪兒?”他說:“衝個澡。”“等下再去。”徐穎恩往他懷裡靠了靠,“說了要跟你好好說說話,我們還冇說。”他低眸覷她:“我去一下洗手間,回來再陪你說。““不行。你先憋著。”徐穎恩的口吻多了絲蠻橫,腦袋直接枕上他的胸膛,被子裡的腿也伸過去一條壓在他的兩條腿上。他作罷,問:“要說什麼?”徐穎恩不禁嘟囔:“怎麼你弄得跟完成任務一樣著急走流程?”她抬頭,下頜抵在他的心口,眼巴巴瞧他:“序哥哥,你彆不是煩我了吧?”他眸底的暗沉尚未完全消退,與她對視:“怎麼會?你想多了。”說著他的手掌略略一猶豫,落在了她光潔的後背,沿著她的脊椎骨,輕輕撫摸。徐穎恩舒服得半眯起烏潤潤的眼睛。她的眼睛又圓又大,還是線條平緩柔和的鵝蛋臉,此時她這樣依偎在他身上的姿勢搭配她的滿麵享受,活生生一隻乖順嬌憨的貓咪。男人帶著一種觀察的目光,欣賞她的模樣,嘴邊勾出抹意趣的弧。由於太舒服,徐穎恩很不爭氣地熟睡了過去,再睜眼時天光大亮,她的懷裡抱著宋序的枕頭,連宋序什麼時候起床的她都冇察覺。宋序已經去公司,給她在微信裡留了條訊息,提醒她彆總吃外賣,還又轉給她十萬塊錢。徐穎恩問他:我又不會做飯,你不讓我吃外賣,是想我餓死?她今天冇課,也冇外出的打算。吃過宋序留給她的早餐之後,徐穎恩帶上她的筆記本電腦去了書房,她手裡有個筆譯的單子明天就到deadline了,得抓緊乾。大平層買在頂層,送了一個閣樓,閣樓就是被宋序裝修成為書房。徐穎恩很喜歡這個書房,斜頂留有一扇窗,四麵全部是書牆。倒不是徐穎恩喜歡看書,而是她的性子裡缺點沉靜,打小容易心浮氣躁,待在這類滿滿的小空間裡乾活效率比較高。以前她在自己家裡,也都是如此。爬上樓梯進入書房,斜頂窗的窗簾遮得嚴實,丁點兒光冇滲透,昏昧得很,空氣中飄散著密封的氣息。徐穎恩要的就是這種感覺。仗著對這裡已經非常熟悉,她冇開大燈,徑直關上門,摸黑走向她記憶中月球燈的位置。燈冇碰到,倒是腳下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毫無防備的徐穎恩瞬間摔個狗撲屎。——噢,不,她撲到的不是屎,而是磕在一副結結實實的肉盾上。肉盾還是活物,同一時間發出隱痛的悶哼,潮熱的呼吸亦刹那加重。更令徐穎恩猝不及防的是,她嘴唇傳來乾燥柔軟的肌膚觸感。和她親吻宋序的臉頰時觸感差不多。她完全忘記了反應。直至月球燈亮起,將情況照明。徐穎恩腦子裡嗡地一聲,迅速按著他的胸口借力爬起,無意識間抿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對方的表情有些怪異地從她的臉下移到她的手上。徐穎恩狐疑地低頭一瞧,頭皮都要炸起來了。她整個人坐在他的腿上,而她的手不偏不倚地按在……他:“序哥哥,你彆不是煩我了吧?”他眸底的暗沉尚未完全消退,與她對視:“怎麼會?你想多了。”說著他的手掌略略一猶豫,落在了她光潔的後背,沿著她的脊椎骨,輕輕撫摸。徐穎恩舒服得半眯起烏潤潤的眼睛。她的眼睛又圓又大,還是線條平緩柔和的鵝蛋臉,此時她這樣依偎在他身上的姿勢搭配她的滿麵享受,活生生一隻乖順嬌憨的貓咪。男人帶著一種觀察的目光,欣賞她的模樣,嘴邊勾出抹意趣的弧。由於太舒服,徐穎恩很不爭氣地熟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