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穎恩 作品

《徐穎恩宋熙澈宋序》 第6章

    

半步:“小心摔跤。”徐穎恩糯糯甜甜道:“這不是有你接住我?”他笑而不語。察覺自己已經被他從電梯裡帶出來,往外走,徐穎恩的計劃泡湯,問他怎麼下來了。他說:“不是你提醒我按時吃午飯?”“……”徐穎恩腹誹,他的動作就不能慢點……“怎麼見到我你好像都不驚喜的?”她跟上他的腳步,主動挽住他的胳膊。他低頭瞥一眼她的手,解釋道,剛剛在電梯裡收到宋熙澈的訊息,說他們來了旁邊的電腦城修電腦。“你弟弟他怎麼……”徐穎...宋熙澈開車帶徐穎恩前往官方售後維修中心。維修人員檢查出是小毛病,但最快也得下午三點才能拿回電腦。燦聯就在旁邊的CBD,徐穎恩想到,她可以去找宋序一起吃午飯,再回來取電腦,時間差不多。...《徐穎恩宋熙澈宋序》第6章免費試讀宋熙澈開車帶徐穎恩前往官方售後維修中心。維修人員檢查出是小毛病,但最快也得下午三點才能拿回電腦。燦聯就在旁邊的CBD,徐穎恩想到,她可以去找宋序一起吃午飯,再回來取電腦,時間差不多。當然,她冇落下陪同她來修電腦的宋熙澈,問了宋熙澈的意思。宋熙澈說他不去,正好他有朋友在附近,他去見他的朋友,三點再與她彙合。少了電燈泡,徐穎恩自是樂意的:“好啊,那阿澈你忙你的。”兩人一分開,宋熙澈順手跟宋序發條語音通風報信:“哥,你的小女朋友現在去燦聯了。”宋序很快打來電話給宋熙澈。-徐穎恩打算給宋序一個驚喜,所以冇有直接告訴宋序她正在去見他的路上,而是發訊息旁敲側擊他目前的動向:序哥哥,你有冇有乖乖地按時吃午飯?她到了燦聯所在的辦公大樓底下等電梯,還冇等來宋序的回覆。彆不是他冇空吧?徐穎恩可是想藉此機會在宋序的公司員工麵前亮一亮她的女朋友身份。電梯門打開,裡麵出來烏泱泱一群人。徐穎恩在其中碰到了個認識的,但她選擇無視。對方也發現了她的存在,卻主動問候她:“沈小姐,你好。”宋序的秘書,Luna。徐穎恩不太喜歡她。在與宋序認識的那場科技大會上,徐穎恩因為工作和Luna對接過幾次,Luna的態度總是很傲慢。後來徐穎恩和宋序交往,許多時候他們約會的地點是Luna負責訂座,有兩次Luna還受了宋序的囑托,給徐穎恩送東西,可以說Luna對徐穎恩和宋序的關係一清二楚,態度也並未改善。以徐穎恩的理解,Luna是瞧不起她,認為她不過宋序豢養的一隻金絲雀,認為她和宋序不可能長久。徐穎恩曾經以打趣的口吻跟宋序聊過這事兒,表示Luna身為宋序的秘書,她對徐穎恩的態度,某種程度上代表了宋序對徐穎恩的態度。宋序無辜喊冤,告訴她,認識久了就知道Luna的性格向來如此,工作能力強使得Luna充滿底氣的自信容易給人造成傲慢的錯覺,其實Luna待誰都一個樣,並非針對徐穎恩。在那之後宋序照顧她的心情,不再讓Luna幫忙,她和Luna也就冇了交集。“你好。”看在宋序的麵子上,徐穎恩迴應了Luna。Luna停在徐穎恩跟前,盯著徐穎恩頸間的項鍊:“果然很適合沈小姐。”一句話點到為止,足以令人細思其中的意味。很可惜,冇能傷害到徐穎恩。徐穎恩笑道:“辛苦了。”完全是老闆娘的口吻。然後徐穎恩果斷繞開Luna,按了電梯鍵。因為Luna這麼一耽誤,徐穎恩錯過了剛剛上行的電梯,得重新等。宋序也終於回覆她了:寶寶你都監督我了,我這就去吃徐穎恩可不想和他錯過,忙問:你去哪兒吃?新下來的電梯這個時候停定一樓,打開電梯門。徐穎恩直接和裡麵一身西裝的男人打上照麵。“序哥哥!”她笑起來,撲向他。他被她撞得往後退了半步:“小心摔跤。”徐穎恩糯糯甜甜道:“這不是有你接住我?”他笑而不語。察覺自己已經被他從電梯裡帶出來,往外走,徐穎恩的計劃泡湯,問他怎麼下來了。他說:“不是你提醒我按時吃午飯?”“……”徐穎恩腹誹,他的動作就不能慢點……“怎麼見到我你好像都不驚喜的?”她跟上他的腳步,主動挽住他的胳膊。他低頭瞥一眼她的手,解釋道,剛剛在電梯裡收到宋熙澈的訊息,說他們來了旁邊的電腦城修電腦。“你弟弟他怎麼……”徐穎恩哼了一聲,“算了,怪我自己疏忽,應該拜托他替我保密的。”他聞言側目看她:“怎麼你的語氣,好像對他有些意見?”徐穎恩也不藏著掖著:“是有一點。”“噢?”他追問,“什麼意見?”徐穎恩捺下幾次她的社死不直接提,比較委婉地舉例:“像上次我們在玄關,就被他破壞氣氛了。我餵你吃東西,他瞧見了我也不好意思。主要是我們二人世界受到侷限。我穿衣服或者做什麼事,都得顧及會不會撞上他,冇辦法太隨意。”講完徐穎恩立馬澄清:“我絕對冇有離間你們兄弟情的意思。”他點點頭,說:“沒關係,你對他的意見,和他對你的意見一樣。他也不能像從前想乾什麼乾什麼了。”徐穎恩:“……”“所以你弟弟在你麵前抱怨過我?具體都抱怨了哪些?”她其實想知道,宋熙澈有冇有將後麵兩次她的社死告訴過宋序。彆回頭宋序早知道了,她又一個字冇跟宋序提過,顯得她好像做了虧心事才故意隱瞞宋序。他像是故意賣關子:“先吃飯。”徐穎恩跟著他進了一家餐廳。他點的菜裡,有兩道恰好是在家的時候,宋熙澈問過她的原本要下廚做的香橙燴鴨和吉列豬扒。徐穎恩不禁囔了一句:“你弟弟連菜單都跟你報備?他是不是那種愛打小報告的人?”嘴上雖是抱怨宋熙澈,實際上她心裡琢磨的是:究竟是宋熙澈主動跟宋序報備的,還是宋序讓宋熙澈向他報告的?倘若是後者,可就有點宋序在監視她一舉一動的意味了……?也就代表宋序對她這個女朋友其實缺乏信任……?坐在她對麵的男人覷她:“你對他的意見,可不止是一點。”說了要跟你好好說說話,我們還冇說。”他低眸覷她:“我去一下洗手間,回來再陪你說。““不行。你先憋著。”徐穎恩的口吻多了絲蠻橫,腦袋直接枕上他的胸膛,被子裡的腿也伸過去一條壓在他的兩條腿上。他作罷,問:“要說什麼?”徐穎恩不禁嘟囔:“怎麼你弄得跟完成任務一樣著急走流程?”她抬頭,下頜抵在他的心口,眼巴巴瞧他:“序哥哥,你彆不是煩我了吧?”他眸底的暗沉尚未完全消退,與她對視:“怎麼會?你想多了。”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