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天廣 作品

四個字母第3章

    

大師突然狠狠地撕開他的褲子,隨後司空靖看到的是佈滿了機械零件的雙腿,幾乎隻能看到一點點零星的皮膚。這時,無極大師輕輕解釋了起來……“當年我隻是北衡魔軍中小小的第九寶器師,但我那時候天賦很好又意誌堅定,所以能時常伴隨在蘇老大左右,我親眼見到了那一爪拍下來。”“我看到蘇老大撲身而戰,卻被鎮壓,其他跟著蘇老大身邊的人幾乎全被一爪消失。”“而我因為當時喜歡製作各種各樣的寶物,所以手中靈器多不勝數地全部扔出...-

《四個字母》主角是胡天廣,該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第三人稱的寫作視角,帶來極佳閱讀體驗:胡天廣不由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男人,白皙斯文的俊美臉孔,一副金邊眼鏡越發顯出這男人的俊秀,再加上一看就知道是高級貨的黑色西裝,閃閃發光的黑皮鞋,一股精英的氣息直撲胡天廣的臉。...

胡天廣的鼻子裡發出小小的不爽哼聲,態度十分拽的湊上火點燃煙,隨後深深吸一口,不再對男人感一絲興趣,那個男人卻坐到他的身邊,然後冷冷的問:“多少錢。”

周圍隻有他們兩個,胡天廣十分確定這男人是問他,可是為什麼突然問錢?

胡天廣冇當一回事,從口袋裡掏出最後幾個硬幣,遞給男人,用開玩笑的語氣說:“想借錢嗎?喏,拿去,大爺我今天最後的家當。”

男人轉過臉,更加冷漠的問:“你多少錢一晚上?”

“大爺我可是很值錢的……”玩著硬幣,胡天廣一點兒冇往奇怪的地方想,依然是玩笑的語氣。

男人低下頭,沙沙寫了一會兒,將一張紙遞給胡天廣,“夠嗎?”

胡天廣隨意的接過那張紙,藉著路燈燈光一看,居然是一張支票,再一看上麵的阿拉伯數字,他半年的工資。

“跟我來。”男人看一眼他驚呆的表情已明白這個數字足夠買下他,於是起身。

胡天廣對著數字傻笑一會兒,乖乖的跟著男人鑽進轎車,乖乖的跟著男人走進一家高級賓館,乖乖的跟著男人走進客房,乖乖的坐床上等男人洗完澡,乖乖的清醒了。

此時他如果還不明白男人想乾什麼那他就是傻瓜。

雖然他從小學習成績就不好,打架鬥毆的事也乾過不少,但是第一次被人當作路邊的鴨子買一晚,而且還是個男的買他,他可是對男人的股冇有一丁點興趣。

胡天廣煩惱的抓下頭,現在逃還來得及,如果逃了支票絕對作廢。

胡天廣想起自己超支的信用卡,想起甩了他的女朋友,想起自己想買的摩托車。

隻是男人的股一回,他冇損失,有錢拿就行!

為了支票,胡天廣說服自己。

浴室門打開,男人打開門,身上披了睡衣,潔白的膛滾著透明的水珠,熱水熏紅的臉異常漂亮,邊坐進沙發邊擦拭金邊眼睛,低聲命令:“你也去洗澡,不要忘記刷牙。”

胡天廣逃難似的衝進浴室,把蓬頭開到最大,抓起牙膏擠到一次牙刷上,快速的刷牙洗澡,好快點兒速戰速決。

洗完澡,胡天廣胡亂的擦乾淨身體和頭髮。

一打開浴室門,男人已戴好眼鏡躺在沙發裡看著報紙,聽到開門聲才抬起頭,不帶溫度的目光看到胡天廣健美魁梧的身軀時,微微亮了一下,隨即隱在鏡片下,“洗好了我們就開始。”

放下報紙,男人走到床上。

完蛋了!完蛋了!如果硬不起來就完蛋了!

胡天廣在心裡哀號幾聲,他冇有和同做過的經驗,現在是硬著頭皮往前衝,猶如上戰場一樣,一小步小一步接近這個男人,忍著對同不適應的感覺撫摩男人漸漸滑落的睡衣,閉上眼睛吻上他的嘴唇,想把他當作女人一樣親吻。

一吻上,冇有女人的口紅味道,鼻間也冇有聞到甜膩的香味,是洗澡後的清爽氣息。

-是一款言情小說,小說的內容十分充足,主要圍繞胡天廣而轉。《四個字母》采用了第三人稱寫法,值得閱讀體驗:雙手叉牛仔褲口袋裡,胡天廣氣憤的罵一句,使勁一腳踢飛路邊的易拉罐,有些快意的看著踢扁的易拉罐滾出老遠。現在快晚上11點半,他因為失業和幾個狐朋狗友喝了點酒,以為喝過酒後心裡會痛快點。...走到公園,他看到長椅,一股坐椅子裡,掏出煙叼嘴上卻發現找不到打火機。媽的打火機也給他不痛快!胡天廣一邊在心裡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