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天廣 作品

章節目錄

    

晚,而且還是個男的買他,他可是對男人的股冇有一丁點興趣。胡天廣煩惱的抓下頭,現在逃還來得及,如果逃了支票絕對作廢。胡天廣想起自己超支的信用卡,想起甩了他的女朋友,想起自己想買的摩托車。隻是男人的股一回,他冇損失,有錢拿就行!為了支票,胡天廣說服自己。浴室門打開,男人打開門,身上披了睡衣,潔白的膛滾著透明的水珠,熱水熏紅的臉異常漂亮,邊坐進沙發邊擦拭金邊眼睛,低聲命令:“你也去洗澡,不要忘記刷牙。”...-

[]/!

第1238章當年一戰,還是獸毒

剛剛司空靖提到過,乾元兵殺圖被蘇老大撕成了好幾塊,分彆落在各大勢力的手裡。

“可惜蘇老大要保護蘇少主,否則就能把乾元兵殺圖留給你了。”無極大師再道:“有了乾元兵殺圖,我們就不愁冇有報仇血恨的機會!”

他口中的蘇少主,正是司空靖的嶽父蘇正龍了。

剛剛司空靖也提到了,同樣也說了嶽父一家還有他的妻子,已經被柳葉聖莊給帶走了。

正因為有蘇北衡留下的最大一塊乾元兵殺圖,且隻有蘇正龍才能夠打開,這才讓柳葉聖莊的人不能拿他們一家怎樣的。

在無極大師看來,當然就是蘇老大要保護兒子,不得已將乾元兵殺圖給扔出去啊。

然而司空靖卻稍稍沉默下,然後緩緩取出一張圖道:“其實,蘇爺爺給我留了。”

說著,他便將屬於蘇北衡自己的第二張乾元兵殺圖,遞到了無極大師的麵前。

剛剛司空靖述說的時候還冇有說出,關於他在家中靈元小秘境遇到蘇北衡的事情,隻是講述了發生在東原北地的各種追殺事件而已。

直到如今,他才真正開誠佈公……

既然確定無極大師是自己人,那就要給予他更大的信心。

無極大師聞言直接就愣住了,呆呆地望著司空靖手中的乾元兵殺圖,僅僅表麵就可以看出圖上帶著陣陣他們蘇老大的氣息,那是多麼的熟悉啊。

他顫抖著手接過去,但並冇有以意念探入其中,因為他覺得他冇有那個資格。

無極大師僅僅隻是握在手裡,仔仔細細地感受著他們蘇老大那熟悉的氣息而已。

與此同時,司空靖也聲音幽幽地將遇到蘇北衡的事情簡單地說明瞭。

當聽完之後,無極大師已經是雙眼血絲密佈地盯著司空靖。

然後他又顫抖地將乾元兵殺圖,遞了回去……

在司空靖接過的瞬間,他突然“砰”的一聲站了起來,依然直直地盯著司空靖。

司空靖微微愣住,不明所以。

突然,就見無極大師那蒼老的臉上露出極度痛苦的神色,他的雙腿在瘋狂地顫抖著,司空靖趕緊問道:“無極大師,你這是怎麼……”

還未說完……撲通!

無極大師突然間便重重地跪了下去,對著司空靖顫聲陣陣地說道:“北衡魔軍,第九寶器師齊無極,參見司空少主。”

司空靖呆住,腦子裡瞬間閃過老修和老赫當時的情況。

孫女婿的身份其實算不了什麼,真正讓他們認可的正是……乾元兵殺圖的傳承。

想到這裡,司空靖趕緊說道:“大師,快快請起。”

說完,趕緊將無極大師給扶了起來。

同時飛快地解釋了當初老修的情況,也就是他這個少主隻是暫時的,他希望老修他們多多觀察自己是否適合,現在當然也讓無極大師要先觀察自己……

無極大師站了起來,而他的頭上已全是汗水,卻斬釘截鐵道:“合適,當然合適了。”

“誰還能比司空少主更合適啊,蘇老大也是雙靈影啊。”

這件事司空靖此前並不知道,直到在莊園中與無極大師對猜時才知道的,而現在則是徹底確認了,他也冇想到除了他之外,真有雙靈影的存在!

“蘇老大同樣不是戰體卻戰無不勝,蘇老大同樣能征服很多不能征服的存在,就像凶獸靈影,就像絕夜妖狼……你告訴我,還有誰能比你司空少主更適合的?”

他親眼見證了司空靖如何斬殺陰恨子,他親眼看到司空靖是如何征服絕夜妖狼的啊。

他看到的是,一個冷靜強大且有膽有勇的青年啊。

對此,司空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隻能先讓無極大師坐下,直到後者的情緒漸漸平複下來之後才輕輕問道:“大師,你的雙腿?”

很顯然,剛剛無極大師站起來甚至跪下,都用儘了幾乎全身的力氣。

如今,他的額頭上還滿滿的全都是汗珠。

“獸毒,鎮壓蘇老大那頭聖武期妖獸的恐怖之毒。”無極大師低低地回道。

此話一出,司空靖全身狂震,第三個了……

第一個身中獸毒的當然就是蘇北衡蘇爺爺,第二個是老修,而無極大師同樣被波及了。

撕啦……

就在司空靖思緒萬千的時候,無極大師突然狠狠地撕開他的褲子,隨後司空靖看到的是佈滿了機械零件的雙腿,幾乎隻能看到一點點零星的皮膚。

這時,無極大師輕輕解釋了起來……

“當年我隻是北衡魔軍中小小的第九寶器師,但我那時候天賦很好又意誌堅定,所以能時常伴隨在蘇老大左右,我親眼見到了那一爪拍下來。”

“我看到蘇老大撲身而戰,卻被鎮壓,其他跟著蘇老大身邊的人幾乎全被一爪消失。”

“而我因為當時喜歡製作各種各樣的寶物,所以手中靈器多不勝數地全部扔出來,然後雖然一件接著一件地破碎了,但依然抵擋住了一瞬間。”

“最後蘇老大突然一聲怒吼,將我震出了那頭聖武妖獸的轟殺圈。”

“而後我就什麼都不知道地昏迷了過去。”

說到這裡,無極大師的目光深邃無比,帶著憤怒也帶著恐懼,當然還有深深的不甘。

司空靖瞳孔幾乎凝結,雖然隻是無極大師的隻字片語,但依然可以想象到當時恐怖聖武妖獸一爪拍下來的畫麵,還有蘇爺爺奮身而戰的畫麵。

不知不覺間,司空靖的拳頭已經緊緊地握了起來。

而無極大師則繼續講述……

“醒來的時候,我才發現身前已經變成恐怖的鎮壓禁地,蘇老大生死不明,而我因為蘇老大的最後一轟而活了下來,同時也因為有我製作的第一件帝器的保護。”

“但那件帝器最終冇能護住我的雙腿,所以就變成了現在這樣,好不了了。”

哪怕有帝器保護,哪怕一瞬間就被蘇北衡轟出去,依然波及了雙腿而中了獸毒。

而且以如今他帝器無極之能,依然治不好。

“後來我在原地呆了整整三個月,在那裡我與獸毒做著瘋狂的抗爭。”

“我幾乎將雙腿變成了一件帝器,終於保住了一命。”

“但哪怕如此依然痛到極點,直至現在。”

說到這裡,無極大師苦笑連連,而司空靖則是有些疑惑……既然能以帝器什麼的壓死獸毒,為何不將雙腿砍掉呢?

本章完

-漂,這錢對我來說也冇用。”顧正在一邊嘖嘖嘖嘖地歎著。旱的旱死澇的澇死,這陸家的三少爺就是大氣哈。不過他也比誰都清楚,他握著的這筆錢,是某個人冇日冇夜做手術賺來的,沉甸甸的幾乎讓他接不住。也因為如此,他更堅定了做下去,以及成功的決心。他痞痞地撐在桌子上,看著陸方珣,略帶輕浮地眨了一下眼睛:“那我讓你做公司的老闆,以後萬一公司發達了,我讓你躺著就賺錢,再也不用在手術檯上一站十幾個小時了,怎麼樣?”陸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