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老大,出事了!

    

試探你時,我就已經察覺到你的開碑手恐怕已達到圓滿層次,那一掌你並未動用全力。”“開碑手我練了十幾年,才勉強達到大成層次,可你居然……”趙雲海欲言又止,或許是覺得有些丟臉,便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你能有如此天賦,留在臨安城中,著實可惜了,鎮妖司是你最好的選擇。”葉淩天豁然起身,心懷感激的朝著趙雲海一禮,“多謝趙總捕賞識!”“客氣了,指不定今後我還要有勞你幫忙的時候。”趙雲海擺了擺手,眼中滿是羨慕的他又...-

慕長離席地而坐,盤著腿聽故事。聽到唐雪瑩說她與那鄰居早就有了夫妻之實,著實吃了一驚。“不是說古代人都很保守麼?這……也不保守啊!纔多大啊!再說,還在兩家人的眼皮子底下呢!他們膽子不小,能耐也不小啊!”謝必安隻無奈地搖搖頭,冇有與慕長離討論這個事情。唐雪瑩的話還在繼續,她說:“他中了探花,朝廷的喜報送到了我們村裡。所有人都在替他高興,也都在恭喜我那未來的婆婆。我娘擔心親事有變,當天就讓我住到了隔壁婆婆家,想在名義上把這件事情給坐實了。但是婆婆說,我得上京,因為他中了探花,朝廷肯定要封官,不知道封去哪裡,也不知道還有冇有機會回到村裡。她讓我去京城找他,讓我們在京城完婚。她還給了我許多盤纏,並且讓我爹孃陪著我一起去。但是她不能去,因為怕被那個大官給認出來。我當時就覺得哪裡不太對勁,但是莊戶人家,冇有見識,哪裡能想那麼多。第二天我就跟著我爹孃收拾包裹,往京城去了。現在想想,他是京城一個大官外室的孩子,他都中了探花了,他的生父怎麼可能不知道。怕是我那未來婆母心裡也有數,當初把他們從京城趕出來,是因為他們冇本事,不配進那個家門。可現在她兒子高中探花,對方為了光耀門楣,一定會與他相認的。而我那未來婆母也一定會母憑子貴,被那家人接納。她支開我們一家,不過是為了等著京裡來人接她。她悄悄進京,避過我們一家人,住到那個官邸裡。事實也確實是這樣,我們一家進京,根本見都見不到探花郎。幾經輾轉纔打聽到,他已經認祖歸宗,進入相府。原來他是丞相的兒子,而丞相的髮妻一年前病逝,丞相自此冇再續絃。現在他入了相府,我那婆母也被人從村子裡接進了京城。丞相娶她為正妻,探花郎順理成章成了相府嫡子。雖然探花是第三名,但因狀元和榜眼都是苦寒出身,冇有背景。探花郎卻是相府嫡子,一時間,他成了全京城最炙手可熱的人物。這樣的人物,我怎麼可能高攀得上呢?聽說皇上為他賜婚,賜的是當朝公主,皇帝的親生女兒。我在街上聽說這個訊息,當時就眼前一黑暈了過去。路邊的醫館救了我一命,告訴我我已經有了兩個月的身孕。我們一家三口找上相府向他討要說法,被相府拒之門外。我的脾氣上來了,直接就跪在相府門前,見不到他我就不離開。還揚言如果他不認我,就把我們的事全都說出來。可相府還是不給我們開門。後來,公主來了。她讓人把我們一家三口從相府門口綁走,綁進了公主府。她羞辱我,說我不知廉恥,未成婚就懷了男人的孩子,說我這樣的人活該被拋棄。她還說,莊戶人家的女兒,怎配做探花郎的妻子,怎麼配與她堂堂公主共侍一夫。就算是做妾,我也是不夠資格的。她還說,正妻未進門,野女人就懷了孕,這是大忌,所以我肚子裡的孩子不能留。她叫人灌了我一碗紅花,又叫人勒我的肚子。我的孩子冇了,可她還是不願放過我。我苦苦哀求見探花郎一麵,她卻說探花郎是不會見我的,對於探花郎來說,我隻不過是一個在寂寞的時候陪伴在身邊的玩物。現如今他高中探花,早就把我拋在腦後了。我不信,與她理論,說我們青梅竹馬,而且已經訂了親,村裡人都知道,都可以作證。公主卻說,如果村裡人都為我作證的話,那她就把全村的人都給殺了。她的男人隻能是她一個人的,任何人不得與她分享。我爹孃一氣之下破口大罵,說公主跟這樣背信棄義的男人成親,不會有好下場的。說我們一家人就算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他二人。那公主許是怕了這樣的詛咒,於是叫來一位畫師,把我們一家都畫進一幅畫裡。那畫師也不知道會什麼邪術,畫出來的畫不但栩栩如生,居然可以在畫作完成之後,將我們三人都困進畫裡。入畫之前,那公主對我說,除非未來有人能在科考高中三甲之後願意娶我,否則,我們一家將生生世世被困於畫裡,永世不得超生。入畫之後,外界之事我們便不知道了,隻知道被困在畫裡已近千年。這期間也遇見過幾位有緣的書生,他們像你一樣誤入這裡,與我結緣,與我生出情意。倒是也有人真的高中了,還是位狀元。可惜,他高中之後隻來給我報了喜,之後就再也冇有來過。”唐雪瑩麵無表情地說著這些事,顯然因為年月過太久,不管當初經曆過什麼,如今說起來都可以平靜麵對了。就像在講述彆人的故事,情緒掀不起一絲波瀾。她看向姚軒,勾勾唇角說:“現在你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了?我跟過許多個男人,懷過孩子,也冇過孩子。為了從這裡出去,我先後委身於幾位書生。就是你,我也是在極力勾引。這種事我早就已經不在乎了,隻要你們能高中,還能娶我,讓我做什麼都行。可惜,好像那位公主說對了。我這樣的人,是不會有人願意娶的。高中三甲之人,哪還能輪得到我。”姚軒沉默了。這件事情的確顛覆了他對唐雪瑩的認知,但同時又讓他對唐家人生出無限憐憫。這是多可憐的一家人,原本好好的生活著,卻被那對有心機的母子害成這樣。他想告訴唐雪瑩,其實當初那女人能供著兒子讀書,就說明她回京之心從未死過。如果真是為了避禍,她就應該斷了一切回京的念想,讓兒子做個平頭百姓,安穩一生。但是她冇有,她讓兒子去科考,這目的已經十分明顯了。可惜當初的唐家人冇有那麼多心眼,從來冇想到過這一層,稀裡糊塗地上了人家的當。那男人也不見得就是喜歡她,隻不過是讀書時期日子苦悶,想找個人紅袖添香罷了。真正珍惜她、愛她的男人,絕對不會在成婚之前碰她一個手指頭。可是現在說這些已經冇有意義了,而且他相信經過了一千年,唐雪瑩肯定也明白了這些道理。隻是明白歸明白,當人生陷入絕望之際,她留住男人唯一的辦法,還是用自己的身體。這是唐家人的無奈,也是唐雪瑩的可悲。“你們是怎麼學會殺人的?”姚軒問她,“昨晚唐叔說,我如果不聽話,就跟以前進來的那些人一樣,永遠留在後院兒的大樹底下。是你們殺了他們,對吧?”唐雪瑩輕笑了下,“除了那箇中狀元的跑了,其它的一個都冇跑成。我們這院子,最初每隔幾十年就會有一個人進來。到後來,差不多三百年才能進來一個。那些人垂涎我的美色,卻冇有能把我救出去的本事。我不怪他們冇本事,如果他們願意繼續考,我也願意繼續等。可他們總是在得到我之後,一心隻想與我歡好,再無心學業。我如何能放過他們?”

-是鎮妖司。“主人,您難道真就不擔心會驚動鎮妖司的人嗎?”眼前的槐樹不屑的大笑起來,隨後才繼續說道:“整個南境,隻有八位金令擁有者,而他們如今都在鎮壓妖王,根本抽不出身來此處。”“就連那南境的大將軍呼延雷,也騰不出手來,憑藉幾個銀令,我還是能夠對付的。”聽到此處,蛇妖頓時纔是放心不少,隻要金令不出手,那麼便是無人能夠殺了自己主人。“主人,可是需要我去清河縣看看?”“不必了!狗大他們玩兒儘興了,應當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