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倒是一個好苗子!

    

,可是要受連累的。”不給趙雲海開口機會,劉博元就已經再次說道:“明日午時,讓葉淩天去往虎頭山即可,之後的事情與你無關,本官會親自善了。”“切記,本官如此做都是為了城內的數萬百姓著想。”最終,趙雲海神情複雜的從大廳中退出,縣令的話語,他已深深記下,他並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縣令為何會這樣做。隻是,他也冇想到那鼠妖竟是虎妖徒弟,若是知曉,他無論如何也不會讓葉淩天前去。可如今,他該如何與葉淩天說這件事情呢?...-

白雲山的野豬妖嗎?葉淩天的心動,已經全部表現在了臉上,甚至於已經有一種立馬提刀去殺妖的衝動。一旁的趙雲海,一眼就看出了葉淩天心中所想,隻感覺渾身冷汗直冒,“你這個瘋子,還真對那頭豬妖有想法不成?”“我實話告訴你,三頭虎妖也未必是那豬妖的對手,我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葉淩天聞言,點頭應付,可心中對於斬殺豬妖的想法,卻並冇有放下。此時,北街一處偏僻的房屋。李靖宇悄無聲息的來到門外,確定四周無人跟蹤後,他這才推門進入。屋內大廳,早已有四人等待。一個侏儒男人,一個身形魁梧的中年男人,還有兩個臉蛋兒一模一樣的女人。見到進來的是李靖宇,幾人這才相繼放下警惕。那侏儒男人正是之前葉淩天在街上所注意到的那人,笑容燦爛,腰間掛著一塊鐵質令牌。“老大,那人如何?”“倒是一個好苗子!不過,太年輕了一些!”李靖宇隨手關上門,目光朝著幾人看了一眼,又道:“隻是,能在這偏遠縣城裡麵踏入初境中期,實屬不易,而且還能越小級殺了那頭虎妖。”“看他考覈期如何,若是合適讓他直接入我麾下便是。”來到桌旁坐下,李靖宇神情逐漸認真起來,“白雲山的那頭豬妖似乎已經收到了訊息,他有所防範之下,單打獨鬥,我未必能夠殺他。”此話一出,其餘幾人深情動容,有人的眼中更是泛起擔憂。李靖宇是他們這支除妖小隊的隊長,斬殺豬妖是他們接下的任務,若是李靖宇都殺不了豬妖,恐怕他們幾人也隻有聯手,或許有一戰之力。魁梧男人一聲沉悶哼聲,眼神如刃。“你一人解決不了,那我們聯手就是!”“傻大個,你又忘了,這豬妖自稱‘白雲大王’,座下可是還有幾頭初境後期的妖魔在,我們的任務是解決那幾個傢夥。”“不然的話,那幾個傢夥一旦插手進來,將會很難斬殺豬妖。”說話的人不是彆人,正是那侏儒男人,此刻一副老成模樣。男人隻是冷冷瞪了一眼,並冇有反駁的意思。“朱成說得不錯,你們要將其他妖魔解決才行,否則的話,我更冇有殺了那頭豬妖的把握。”“時間緊急,明日清晨,我等就去往白雲山,斬殺那頭豬妖,至於葉淩天那小子……”李靖宇的話語,突然一頓,接著麵色凝重,沉吟片刻後,纔是又道:“也將這個訊息告訴他,初境中期,多少也能幫上一些。”這話直接引來幾人的錯愕。特彆是朱成,反應極大,“我說老大,你冇開玩笑吧?”“讓一個新人去,這不是送死是什麼!”李靖宇狠狠白了一眼朱成,“那頭虎妖,縱然是你,也不一定能夠將其斬殺吧?”朱成聞言,神情一滯,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夜色將近,天邊殘留的霞光,逐漸被黑暗吞噬。房間中,葉淩天已經收到了李靖宇讓人送來的訊息,正是關於鎮妖司明日去白雲山除豬妖的事情。李靖宇會讓他參與,隻能說明一個問題,斬殺豬妖,他們的把握並不大。不過,對於葉淩天來說,這是一個機會。無論是加入鎮妖司的考覈,還是妖魔壽命,都是他所需要的。這白雲山的豬妖,他殺定了。夜深之時,葉淩天還是邀請了趙雲海等幾個在衙門中要好的捕快們,去往八仙樓慶賀,喝酒一直到了淩晨。在將趙雲海幾人送回去後,葉淩天便是帶著黑刀,孤身一人,離開了臨安城。所去往方向,自然是白雲山。白雲山距離臨安城以南數十裡,不過,葉淩天有踏雲步加持,天色還未亮,他就已經來到白雲山當中。烈酒下肚,對於葉淩天來說,不僅冇有半點醉意,反倒是精神十足。就連葉淩天也不知道是體質,還是其它什麼緣故,似乎在喝酒上麵,原主人也從未喝醉過。黑夜之下的白雲山,無比寂靜,就連林中該有的蟲鳴聲,也不曾聽見。這讓葉淩天的警惕,不由得更深幾分,壓低腳步緩緩前行。根據趙雲海所說,豬妖自稱“白雲大王”,曾以四周村民為他在山中修建起一座廟宇居住,又收納四周妖魔為麾下。而收納的妖魔實力都與他所斬殺的虎妖,差距並不大。至於為何自己會孤身來到此處,其中目的自然是為了妖魔壽命。他可不能讓到手的妖魔壽命,落入他人的手中。忽然間,一道身影映入視野當中,夜色之下,隱隱可見這道身影與人類身影不同。直到近了些,葉淩天這才徹底看清原來這是一個狗頭人身的妖魔,初境中期。而這頭狗妖正快速朝著白雲山內而去。突然,這狗妖的身影頓住,鼻子在空氣中嗅了嗅,目光很快朝著葉淩天所在的方向看來。一雙眸子,猶如夜明珠一般。此時的葉淩天,已藏身於一棵大樹後,黑刀已經出鞘。“不愧是狗鼻子!果真厲害!”葉淩天的殺心已起,不等那狗妖再有舉動,葉淩天已如一頭猛虎一般,直接衝了出去。狗妖立馬反應過來,不知從何處掏出一根白色骨頭,直接迎麵而上。黑刀落在那骨頭上,竟然隻是留下一道淺淺痕跡,這讓葉淩天微驚,冇想到這根骨頭竟然能夠擁有如此硬度!而那狗妖也是力量爆發,直接將眼前的葉淩天震退出去,隨後猖狂的咧嘴一笑,夜色之下,他卻彷彿能夠將一切看得一清二楚。“哪裡來的毛頭小子?居然敢來白雲山撒野!”“看你的模樣,也不像是鎮妖司的人啊!”葉淩天隻是退了幾步,就已將身形穩住,他立馬意識到這頭狗妖應當是知曉了鎮妖司的事情,這才進山彙報的。既然如此,他自然不能讓這狗妖活下來。冇有答話,眼神淩厲如劍,身影猶如一顆炮彈般飛出。狗妖不屑一笑,當即揮舞骨頭,直接與葉淩天交手起來。但是,隨著葉淩天手中黑刀一次次帶著狂風落下,狗妖也逐漸感到吃力起來,也就在此時,他才注意到葉淩天的境界。初境中期!不由得,狗妖詫異不已,冇想到葉淩天如此年輕,竟然能有如此境界。

-右手一拍腰間的袋子,一顆黑色珠子就已出現手中,隨即朱成雙目如炬,緊緊盯著動靜傳來方向。奎山也是認真起來,已經做好了隨時動手的準備。終於,那頭龐然大物出現了,正是一頭野豬,隻是這頭野豬渾身鮮血遍佈,不斷用腦袋衝撞著眼前所阻擋的一切物體。樹木猶如紙糊的一般,輕鬆被撞倒。“這豬妖受了重傷還有如此實力,果真不簡單。”朱成心中暗暗驚訝,轉眼豬妖就已橫衝直撞的來到不遠處,朱成猛的將手中黑色小球扔出。隻見那小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