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火旺 作品

第29章 你竟然能夠找到這裡來!

    

宇並不大,從外麵就已能看到以石頭雕刻的鼠妖雕像。身材矮小,鼠頭人身,體格看起來有些肥胖,與常人相比要大上不少。“一個鼠妖,還想要享受香火供奉,這是真把自己當做神了不成?”葉淩天不屑一笑,當即朝著廟宇而去。至於如何擊殺鼠妖這頭妖魔,葉淩天早已想好辦法。來到廟宇前,抬頭看著廟宇牌匾,葉淩天當即用力一躍而起,轉瞬間就已將牌匾輕鬆取下,隨後,當著鼠妖雕像一掌劈碎。廟宇中依舊安靜。扔了手中碎片後的葉淩天,直...-

那蛟龍擁有特殊隱秘行蹤之法,故此隻能先回來了。”聽到李靖宇的問話,玉蓮立馬解釋道。看到慕容輕語的出現,對於李靖宇來說,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葉淩天,命不該絕!“慕容大人,我有長白江中逃脫的那頭蛟龍的訊息了。”慕容輕語聞言,有些意外的朝著李靖宇看來。本來,她應該接替呼延雷的位置,鎮守長白江,隻要江中的龍王一露麵,她立馬親自出手將其擊殺。可呼延雷非要讓她來先將那頭蛟龍擊殺,說是騰不出手來。於是,慕容輕語這纔開始尋找那頭蛟龍,隻是呼延雷那裡並無半點兒訊息。回到天陽城,隻是為尋找餘溫而來。“你為何會突然有了蛟龍的訊息?”李靖宇大致的將知曉的事情所說出,特彆提到了焚香穀。凝丹後期的妖王,隻有金令才能對付。眼前的慕容輕語,便是最好的選擇。“焚香穀嗎?”慕容輕語聞言,美眸之中,刹那間閃過一絲意外。隻因這焚香穀,她早有耳聞,其中黑虎妖王更是與鎮妖司之間,有過契約,絕不會違背契約對人類出手。而鎮妖司的人,也不得踏入焚香穀一步,否則的話,殺無赦!“焚香穀之事,你冇有告訴那人?”“來不及!那小子當時直接就離開了!”“也罷!我去焚香穀走上一遭,若是那黑虎妖王真不識趣,我便將他斬殺便是!”輕鬆說完,慕容輕語直接轉身離去。李靖宇看著離去的身影,徹底鬆了一口氣。不知為何,他每次見到慕容輕語這個女人,都會感到一陣懼怕。……焚香穀外。白青已來到此處,身影狼狽,從鄰水村逃出來後,他就直奔焚香穀的方向而來。其中緣由很簡單,黑虎妖王正是他父親的故友。剛踏入焚香穀內,便有妖魔從周邊樹後出現,是兩頭不過隻有初境的兔妖。“你是何人?竟然敢擅闖焚香穀!”白青不屑的朝著這兩頭初境妖魔,看了一眼,“長白江龍王之子白青,特意來到此處,與黑虎妖王一見。”兩頭兔妖聞言,相互一望,正欲開口時,卻見焚香穀內,有一人走出。這人身著白袍,麵容文雅,眉清目秀,一眼看去倒像是一書生。隻是此人頭頂上的兩隻鹿角,就已說明瞭他並非人類。“白鹿!”看到這人出現,白青麵色微變。黑虎妖王座下,共有四個凝丹境的妖魔,這白鹿正是其中之一。“你們兩個退下吧!”隨著白鹿溫柔平靜的聲音傳來,兩隻兔妖離開了。“白青,長白江的事情,我已有耳聞。冇想到在呼延雷的鎮守,你居然還能從長白江中逃出來。”麵對白鹿的話語,白青從心底裡不喜歡,但奈何現在有求對方,不得不忍氣吞聲。“我是來找黑虎妖王的。”“妖王說了,如果你是為了讓我們去支援你父王的事情,那就請你回去吧!我們不會去的!”白鹿直接說道。而這話也是讓白青的臉色,猛的大變,他帶著錯愕,看向白鹿,追問道:“這話是什麼意思?”“當年黑虎妖王與我父王可是八拜之交,如今我父王有難,他為何能夠如此絕情!”白鹿負手身後,瞬間來到白青身側,眸中閃過一抹不屑。同時,他也注意到了白青身上的不對勁,很明顯是受了傷。“看來,還有獵妖人在殺你!”“這趟渾水,我們是不會參與進去的,所以你可以滾了!”白青聞言,眼中怒火浮現,渾身都在隱隱顫抖。焚香穀,是如今長白江唯一的機會,可黑虎妖王竟敢如此!“冇想到南境內赫赫有名的黑虎妖王,如今居然會成了一個膽小鬼,真怕了那些人類不成?”白鹿並未被這話惹怒,反倒隻是輕笑一聲。“白青,你可知道那慕容輕語已經回到了南境?”“呼延雷可是將她請來對付你父王,你覺得你父王還能有多少存活時日?”聽到這話,白青的臉色瞬間大變,“慕容輕語”這個名字在南境的妖魔當中,可是如雷貫耳。這個女人竟然會回到了南境!“而且,我還得到訊息,慕容輕語也在找你。”白鹿最後的話語,讓得白青更是瞬間感到死亡的到來,慕容輕語怎麼會找他的?難道,慕容輕語知道東西在他身上?忽然間,白青像是猛的想到什麼,急切的看向白鹿,說道:“黑虎妖王一定要救我,我不能死!”“我的手裡,有黑虎妖王一直想要的東西!”聞言,白鹿似乎多了幾分興趣,臉上勾勒起了一絲笑意。“我去問問妖王大人。”在白鹿離去後,白青的內心,變得極為不安。如今,他所擁有的那件東西,卻是成了他唯一能夠保住性命的。隻要黑虎妖王願意收留他,那如今南境的鎮妖司便無法殺他。至於他的父王,他現在已經無法顧及這位父王生死如何,他隻想要活著。忽然間,白青臉色猛的一變,轉過身看去。一道穿著黑袍的冷峻青年,映入眼簾,看著這道身影,他怎可能會覺得不熟悉?“你竟然能夠找到這裡來!”白青咬牙切齒,他已經利用神通逃離,縱然對方也是凝丹之境,也不應該在如此短的時間、之內,就找到了這裡。葉淩天冇有說話,黑刀已經出現在手中,他一步步朝著白青逼近。焚香穀,他在來的路上,就已想起。焚香穀中,有一妖王為黑虎妖王。鎮妖司內有一金令,便是負責鎮守這黑虎妖王。白青退了兩步,自知不是對手的他感到恐懼,他當即說道:“小子,這裡可是焚香穀,黑虎妖王可是我父王結拜兄弟,在此處動手,你不怕會惹怒黑虎妖王?”眼下,他隻有將黑虎妖王搬出。隻是,眼前青年的腳步未曾有任何停下的意思,依舊在朝著他靠近。手中黑刀在陽光的照射下,光芒更加耀眼。就在此時,葉淩天的腳步突然停下,目光看向了白青的身後,一道白色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了。凝丹中期的妖魔!出現的正是白鹿,而白鹿也冇有要動手的意思,隻是看了一眼黑衣青年後,便是看向白青,直接說道:“白青,妖王大人說了,長白江的事情,他不會多管!那件東西,他不感興趣!”

-看向那道年輕的身影,內心中的震驚久久未曾平複下去。豬妖就算受了重傷,可也是凝丹境界的大妖,怎麼可能會是葉淩天殺的?隨後,朱成將事情的經過,簡單的說了一遍。而這也是讓李靖宇更為震驚,豬妖就這樣死了?這小子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怪物?李靖宇自認為在鎮妖司內,他也是一個數一數二的天才,可是如今與葉淩天相比,他算什麼?“看來,我還是低估你了。”“不過,這豬妖竟然擁有秘寶,鎮妖司的情報裡麵可是冇有這一條的,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