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火旺 作品

第16章 此地的妖魔,不是你一人所能夠對付的!

    

衙中所學的基礎武學,但前身資質一般,修煉的時間也短,尚未入門。雖然眼前的麵板是他所期待的金手指不假,可他的金手指為什麼要拿命來玩兒?還有四十二年壽命,滿打滿算他也隻能活六十多歲,在這個世界中,算是短命的了。如今金手指已經出現,他如果不拿命來玩兒,恐怕……就在他猶豫不決時,風吹得更加生命。窸窸窣窣。四周的林木劇烈擺動,卻並不是因為風才如此。“正巧餓了!吃了你再去找那些村民填填肚子吧!”夜色之下,一道...-

注意到老婦人不自然的神情,葉淩天立馬意識到清河城內,極有可能是出事情了。“大娘,清河城這是出了什麼事情了?”老婦人立馬一副小心翼翼的上前,低聲說道:“清河城最近有妖魔出現,已經有好幾家的小孩子丟了。”“甚至於還有人說這妖魔接下來還要吃大人,城裡已經有不少人搬家離開了。”“所以說,小兄弟如果你是想要去往清河城的話,我看你還是儘快打消這個念頭吧!”老婦人還想要繼續說什麼,就被後麵趕來的老丈急急忙忙的拉著離開,同時還埋怨的說道:“瞎說些什麼,彆給自己引來不必要的麻煩!”目光逐漸從遠離的老夫婦兩人的身上收回,這讓葉淩天對於清河城的妖魔,興趣更深。直至午時,葉淩天才終於到了清河縣內。隻是,偌大的清河縣城,顯得格外冷清,街道上麵隻有寥寥幾人的身影可見。在詢問他人之後,葉淩天也終於尋到了清河縣的縣衙所在之處。縣衙不見任何衙役身影,大門緊閉,就連縣衙門匾,也是朝著一邊歪斜著。這可是縣衙,竟然會淪落到如此地步?葉淩天此刻甚至於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來錯地方了,清河縣城甚至比臨安城還要更加富饒不少,這縣衙不應該如此。就在此時,葉淩天察覺到什麼,猛的回過身去,同時,在他的右手之上,渾厚的氣息彙聚。直到轉身看清楚身後出現的身影時,這才放下警惕,手中的氣息褪去。出現的是一個溫雅的中年男人,膚色偏黃,雖說麵帶笑意,可依舊給葉淩天一種無精打采的感覺。“在下清河縣縣令,梁安!”葉淩天點頭,同時也將自己令牌掛在腰上。隻是剛掛上,梁安仿若如臨大敵,急忙上前將葉淩天腰間的令牌取下,塞入了葉淩天的懷裡。“公子,換個地方說話!”“我知道你是鎮妖司的人,但這令牌不適宜在城中展露。”麵對梁安的態度,葉淩天立馬感覺到了清河縣的妖魔應當十分囂張,居然讓這堂堂一縣之令,懼怕成了這副模樣。……僻靜的小院房間內,梁安為葉淩天倒好茶,隻是他的臉色依舊充滿不安。隨後坐下,梁安眉頭微皺,疑惑問道:“大人,為何隻有你一人前來?”“鎮妖司人手不足,便由我來了。”喝了一口茶後的葉淩天,平靜的說道,他所言也並非虛假,如今的鎮妖司的確人手緊缺,特彆是在這南境。梁安聞言,頓時歎了一口氣,眼中的憂愁更深。“我勸大人還是儘快離開此處吧!此地的妖魔,不是你一人所能夠對付的!”葉淩天聽到這話,好奇更甚,主動湊近幾分,詢問道:“這妖魔果真如此厲害?”梁安聞言點頭,隨即,緩緩說道:“此妖是一幾百年修行的槐樹妖,之前此妖出現的時候,我就已經上報過鎮妖司,他們也的確派了人來。”“記得共有七人,其中兩人的腰間掛著銀令,可與那樹妖交手不過幾個回合下來,就被當做肥料吞噬,屍骨無存。”“若是大人是金令,或許一人還有一戰之力,但大人隻是銀令……”梁安欲言又止,眼中憂愁更深。據他所知,鎮妖司內的人憑藉令牌為自身身份,令牌不同,所擁有的實力,也就不同。銀令的獵妖人,實力應當都相差無幾。葉淩天聽聞後,也意識到這槐樹妖有些難對付,能將鎮妖司的獵妖人如此輕易斬殺,恐怕不是凝丹初期的妖魔。這鎮妖司的情報又錯了不成?但要讓他這就離去,那自然是不可能的。“我既然來了,自然不會這樣離去!”葉淩天露出一臉自信的笑容,朝著梁安看來,“還請梁大人為我安排一處居住之處。”梁安聽後,直接搖頭歎息,似乎對於葉淩天的這個選擇失望至極。“你願意留在此處等死,我也無話可說。”“居住之處,倒是好安排。”葉淩天五指扣著茶杯,沉默片刻後,又問道:“不知梁大人可否與我說說這槐樹妖有關的事情?”梁安也不再勸說,而是認真的開始將槐樹妖的事情所說出。妖魔的出現是三個月前,當時身為縣令的梁安,突然收到清河縣境內一村子有妖魔出現,於是,他親自率領捕快去往,發現那不過是一隻成精的黃鼠狼。於是,捕快聯手,將那黃鼠狼殺了。可誰知不到半個月過去,那個村子全村百姓儘數被掐,留下的隻有一具具乾屍,後梁安大怒,開始命人四處尋找妖魔蹤跡。隻是半個月的尋找一無所獲,反倒是縣衙之中,又有幾名捕快冇了蹤跡。無奈,梁安隻能將此事彙報於鎮妖司,而鎮妖司從一開始派來的隻是幾個鐵令獵妖人。幾個獵妖人進山搜尋,便從此冇了蹤跡。後來,梁安再度上報鎮妖司,這纔有兩位銀令,又帶了八人前來,可得到的結果依舊是死了,不過,也傳出了訊息,知曉妖魔是一頭樹妖。梁安再度準備上報,而那槐樹妖卻開始有了動作,派來自稱它使者的妖魔,開始吃食城中童男童女,接下來,就是城中百姓。而現在,槐樹妖盯上的正是他這位縣令。知曉事情經過後的葉淩天,頓感疑惑,如此看來,應當是無人敢將訊息傳出纔是,為何鎮妖司內會給他這樣的任務?“梁大人,難道是有人逃出了縣城,去往天陽上報了鎮妖司?”梁安歎氣,複雜更深。“的確!那是我兒!”“但是我冇想到鎮妖司派來的,居然隻有你一人。”葉淩天聞言,若有所思,如此看來,這槐樹妖的確棘手!但這樣的槐樹妖所擁有的壽命,應當不低。就在此時,葉淩天忽的起身,一拍腰間乾坤袋,黑刀就已出現手中。梁安見到葉淩天突然如此,不由被嚇了一跳。“有妖氣!”梁安聞言,恍然大悟,狠狠一拍額頭,懊悔說道:“我居然將此事給忘了,來的應當是槐樹妖的使者,那是一隻狗妖,它是來要我家夫人的。”這頭狗妖並不是要吃粱安的夫人,而是這頭狗妖看上了粱安的夫人,這一次是要強行來帶走粱安的夫人做妻子的。

-大人,隨我前來!”說完,這人直接做出請的動作。而另一人則是上前接過葉淩天手中韁繩,同時,又解釋道:“大人可以放心,馬隻是帶入馬廄,大人需要時,我會為大人牽來。”葉淩天聞言,點了點頭。跟隨獵妖人進了鎮妖司內,映入眼簾的,首先是一塊巨大的石碑,上麵刻有的正是諸多人的名字。“大人剛來,不知這石碑為何。”領路的獵妖人在石碑前停下,眼中已是深深敬意,“這些人都是鎮妖司內,因斬殺妖魔而死的白銀位置之上的獵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