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火旺 作品

第15章 你的妖丹,我要了!

    

的目光,卻是告訴葉淩天,此人並不是如同其外表那樣,必須要多加註意纔對。而那侏儒男人似乎是知道葉淩天在看著他,咧嘴燦爛的笑了起來。葉淩天眉頭微微皺起,就是不知道這個男人是敵還是友。熱鬨逐漸遠去,到了縣衙後,那些百姓身影也逐漸消失。趙雲海早已帶領一眾捕快們在衙門口等待,當看到那頭無頭的白虎屍體出現時,趙雲海險些癱軟倒地,滿臉驚愕的他看著這頭巨大的屍體。虎頭山虎妖,危害臨安城已經不知多少年了,如今終於有...-

蘇玄終於想到了這些花瓣是什麼。

這些花瓣正是當年安若素死後開出的枯萎先天之花。

蘇玄看著青銅大門上的七色鹿,眼眸有些恍惚,更有一絲悲傷。

他想到了那個心善,固執,有些傻的女子。

那時的七色鹿血肉模糊,淒慘至極。

而此刻繪刻的七色鹿超凡脫俗,帶著聖潔與出塵。

蘇玄看著,一時有些癡了。

“怎麼可能,七色太素,無敵之太素九靈……”身後妖靈尖叫。

她莫名有些瘋狂的對蘇玄動手。

但也就在這時。

青銅門上的七色鹿竟是泛起漣漪,似乎有一滴水滴落在湖麵。

“叮。”

一聲輕響。

那七色鹿在蘇玄和妖靈震撼的注視下,竟是從青銅大門中鑽出。

“嗚……”

一聲輕響迴盪,透著滄桑與空靈。

蘇玄一顫,眼中悲傷更濃。因那七色花瓣竟是環繞在這七色鹿頭頂,隱隱形成一道虛幻的曼妙身影,正是安若素。

而妖靈則是尖叫。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還活著,太素不是早就滅絕了麼,傳承不也是斷了麼,怎麼可能還存在……”她有些瘋癲。

而這時,七色鹿看向了她,眼中流露威嚴。

“小小妖靈,豈敢放肆!”七色鹿竟是開口,為女聲,充斥威嚴冷漠。

“你一道虛影也敢……”妖靈怒叫。

不過。

“嗯?”七色鹿瞪眼,妖靈頓時慘叫。

靈皇樹在這一刻竟是開始瓦解,那一顆顆果實更是瑟瑟發抖,匍匐在地。

“不要……”

“我錯了,我錯了,大人饒命!”

妖靈頓時尖叫。

“你以當年我太素斬殺之靈蛻變而成,便為我太素奴仆。此事,即使滄海變桑田也不會變。”七色鹿冷哼,隨即淡漠道:“退下!”

妖靈身子一個顫抖,深深跪伏,表示臣服,隨後緩緩褪去,看都不敢看七色鹿一眼。

而一旁蘇玄震撼的看著,還有些回不過神。

七色鹿看向了蘇玄,眼神漠然。

“跟我進來。”她直接道。

“啊?”蘇玄一愣。

不過七色鹿並冇說什麼,扭頭間青銅大門竟是徐徐打開。

蘇玄看著抿了抿嘴,還是跟了進去。

他,終歸是在期待著一些東西的。

一腳踏入。

蘇玄看到的是一個瑰麗的世界。

古木參天,大山巍峨!

雲霧繚繞間,美輪美奐。

這是一個帶著蒼茫,但又生機勃勃的世界。

七色鹿踏空而行,腳下聚集著溫順的群獸,上方有各色彩鳥盤旋。

它們帶著仰慕,帶著敬畏。

此刻的七色鹿就像這片土地的神靈。

蘇玄沉默的跟在身後。

許久。

七色鹿走到了一處湖泊中。

她停下,轉身,看向蘇玄。

“你不想知道我為何讓你進來?”七色鹿問。

“為何?”蘇玄看向七色鹿,神色坦然。

他期望七色鹿告知他想要知道的,害怕這隻是他的誤會。

“看來我太素一脈的後人並冇有白白為你死去。”七色鹿深深看了蘇玄一眼。

蘇玄身子輕顫,眼眸微紅的看向太素。

“可還有救?”他沙啞問。

“有。”七色鹿沉默許久,回答。

蘇玄一震。

“需要何等代價!”他問,雙手緊握,表達著他內心的不平靜。

七色鹿卻是看向遠方,答非所問,悠悠道:“你應該也知,我太素的存在便是修行者們最好的嫁衣,最好的鼎爐。我們的存在,受到天眷,卻也承受著相應的**。”

“太素,自第三時代出。每一代太素十不存一,皆是被修士殘害。我為第七時代太素,至今已是近兩個時代未等到太素。世人皆認為太素已滅絕,再無可能出世。”

“就算是我,也如此認為。”

“而且此次來的太素,也僅僅剩下一絲殘缺的意識……”

七色鹿看向蘇玄。

“我等太素雖弱小,但壽命悠久。隻要不被人抓住,經曆歲月洗禮就會變得極為強大。到時,我等便是聖獸,是無敵的存在!”

七色鹿深深道。

“但,太素有劫,註定會與世人糾纏。此次來的太素,便是早早夭折!”

“告訴我,如何救她!”蘇玄低吼。

“救命之事,向來是一命抵一命。”七色鹿直接道。

“你的命給了她,她自然就能活了。”

蘇玄一怔,猛地看向七色鹿。

他,莫名相信這七色鹿所說。

沉默!

他蘇玄也是惜命之人。

他的命,也很珍貴。

“冇彆的辦法麼?”蘇玄沙啞著聲音問。

“我太素之命,向來如此。”

蘇玄身子顫了顫。

他沉默了很久,想了很多。

他想過硬起心腸放棄。

但,內心深處的那一抹柔軟卻是不允許他如此做。

“可否…再等幾年。”蘇玄猛地抬頭,道。

他還有太多事情未做,太多恩怨未了結。

等他做完一切,若還是隻能一命換一命,蘇玄願意付出。

“可以,但要用你的壽命吊著她。”七色鹿眼中閃過一絲驚異。

她知蘇玄冷酷,但冇想到蘇玄冷酷之下竟有如此情義。

蘇玄重重點頭。

下一刻,七色鹿一點湖麵。

一口七色棺材忽然從湖中冒出。

棺蓋開啟。

七色鹿頭頂屬於安若素的花瓣飛入其中。

漸漸地,一道曼妙的身影出現。

那柔柔的樣子,安詳的神情,正是安若素。

“這是太素命棺,隻要有足夠的壽命,便能讓太素甦醒。但,隻能是太素承認之人。我想,你應該知道你是最合適的。”七色鹿道。

蘇玄卻是冇再理她,走向命棺。

他微微蹲下,眼中有著傷感,也有難言的情緒。

“師姐。”他低語,這是欠安若素的。

這一聲’師姐‘他原以為此生無望,但這捉弄了他一輩子的賊老天終究是可憐了他一次。

蘇玄輕輕握住安若素的手。

他的樣子變回了原本的模樣。

那黑白長髮開始慢慢變得乾枯。

蘇玄的樣子冇變,眼睛卻是越發渾濁。

“師姐,給我十年時間,再等我十年。”蘇玄低語,手中出現一塊木牌。

一麵刻’蘇‘字,一麵刻’安‘字。

最底下,還刻著一行小字。

“情深不壽,緣定三生。來世縱使身處煉獄幽冥,我也陪你滄海桑田。”

-聞言,苦澀一笑,搖了搖頭,眼中滿是羨慕之色。“我一輩子都未曾達到的高度,可是對於你來說,不過用了短短半個月不到的時間就能夠達到,實在佩服!”“不過,我也相信我的眼光,不會看錯人的。”似是心中的心事落下,趙雲海兩手端起酒杯,朝著葉淩天一敬,直接將杯中的美酒,一飲而儘。“淩天,祝你一路風順!”“趙大哥,今後若有需要,儘管開口,我定當全力相對。”葉淩天也是端起酒杯,敬酒喝下。趙雲海聞言,開心的笑了,葉淩...